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三章 你已经死了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4162 2019-10-12 15:29

   第三章你已经死了

  “还特么兄弟呢,这么俩人就怵了,不就是刚赢了你一条羊腿么。”李飞翔心里暗骂了老四一句,回头冲着自己的肉摊子又开始嚷嚷起来:“刘霞,老婆,别光看着啊。”

  “咣当!”正在卖羊肉的刘霞手里的刀掉在了案板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几乎响彻了半个集市:“老公……老公啊!”

  “还是自己老婆亲啊!”李飞翔感动的看着冲过来的刘霞,嘴里不住的感叹,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刘霞把刀扔了,扔刀干啥,不捅人也能吓唬这俩黑衣人一下啊。

  但是刘霞并没有伸手帮他揍那俩人,她直直的扑在了李飞翔的脚下:“老公啊,你这是怎么地了?你醒醒啊!老公……你伤哪儿了?”

  “我没事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我……”李飞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想弯腰去扶自己的老婆,但是眼前惊悚的一幕却让他直直的定在了原地,说出的话也变成了两截……

  他的老婆,此刻正抱着另一个自己坐在马路上哭天喊地……

  “这……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杀羊不眨眼的李飞翔双手不住的颤抖着,他一把揪住了自己身边的黑衣人:“是不是你们搞的鬼?为什么有两个我?地上躺着的那个是谁?”

  “还不明白吗?你已经死了,死于这场车祸,地上躺着的是你的尸体,而我们,包括你现在的灵魂,你的妻子和朋友是看不到的!”被李飞翔揪住的黑衣人身材慢慢的变得高大起来,脑袋上慢慢地出现了两个螺旋的犄角,人头变成了牛头。

  “你……你们是……”李飞翔呆住了,他慢慢地回过头,另一个黑衣人也长到了和他同伴差不多的身形,一张惨白的马脸阴森森的。

  “我们是牛头马面!”两个鬼差异口同声。

  “我去你妈的吧!”李飞翔终于反应了过来,破口大骂:“我告诉你们两个,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根本没有被车撞,刚才车头只刮到了我肩膀上抗着的羊肉,我是被带倒了,不信你们看看地上那个我,看看我的身体,一点伤口都没有,我这么年轻,难道摔一下就能致命吗?”

  “那我们不管!”马面摊了摊手:“我们只管奉命行事,让我们抓谁我们就抓谁。”

  “奉谁的命?”李飞翔吓得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现在他是灵魂状态,要不然的话眼泪肯定都出来了。

  “当然是奉了阎罗王的的命令了!”马面冷笑一声,一把把黑布袋套在了李飞翔头上,而鬼差一抖铁链:“跟我走吧你!”

  “完喽,这下完喽,铁定是要下十八层地狱了!”李飞翔一步一个踉跄,欲哭无泪。

  “妈勒个b的,奶奶个腿的。”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的老四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看自己那躺在弟妹怀里怎么摇晃都醒不过来的兄弟,老四彻底的怒了,他顺手抄起路边马路牙子上一块半砖头,恶狠狠的对着越野车砸了过去。

  “哎呀我的妈呀!”因为额头撞在前挡风玻璃而晕厥的越野车司机头顶上又挨了一砖头,刚刚苏醒过来的他又倒在了车内。

  “你他妈的给我下来,下来!”老四活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手里抡着一把铁锹围着越野车一圈一圈的打着转,手里的铁锹不断的往车上砸。

  警笛声越来越近,一辆警车快速的赶来,停在了案发现场,一个中年警官和一个年轻的警员从车上下来。

  “老四,你别冲动。”中年警官一声大喊。

  “四哥,赶快把家伙放下。”年轻的警察上前夺下了老四的铁锹。

  “柱子叔,这王八蛋把翔子撞了!”老四抹了把眼泪,对着中年警官哭诉。

  “我都知道了,你别伤人,他犯了罪,自有法律处置他。”柱子点点头,然后回身走近了抱着李飞翔身体的刘霞,沉声道:“侄媳妇,翔子他怎么样?”

  “也没见外伤,可就是昏迷不醒,柱子叔,这可咋办啊?”刘霞哭的梨花带雨。

  “没外伤不见得没伤,要是撞坏了脑子更麻烦。”柱子皱皱眉头:“打120了吗?”

  “打了,可还没到!”刘霞哭的更欢了。

  “不能再耽搁了!”柱子咬了咬牙,招呼了老四一声:“来,把翔子抬上警车,我送他去医院!”

  “师傅,那这小子咋办?”年轻的警员把越野车司机从车里提了出来,上了手铐。

  “小陈,你把他带回所里吧,步行,反正也不算太远。”柱子一边帮着老四抬李飞翔一边回答着:“我得先把人送医院去,救人要紧。”

  “我看这小子撞得也不轻,你看这脑袋撞的血呲呼啦的!”年轻警员小陈看了看越野车司机,咧咧嘴:“咱要不要把他也送医院?”

  “送个屁!”柱子冷哼一声:“你看他那精神头也不带有事的样子,拷回去,你给他包扎一下就行了,让所长审他。”

  “明白了!”小陈点点头,目送载着李飞翔的警车呼啸而去。

  ~~~~~~~~~~~~~分割线~~~~~~~~~~~~~~~~~

  “咋又带了一个过来?这都快下班了!”阎罗王不满的看着牛头马面,李飞翔跪在下面不住的颤抖。

  “回阎王爷爷,这小子是个大奸大恶之徒,他死了,这魂魄肯定不会乖乖的在原地等到明天,所以我们兄弟两个加了个班把他给拘来了!”牛头躬下身子,回答的恭恭敬敬。

  “你说这咋办呀?要不,审一审?”阎王爷看看旁边打着哈欠的判官。

  “审呗!”判官点了点头,又连着打了两个哈欠。

  “姓名!”阎王爷猛的一拍惊堂木。

  “我……我叫李飞翔!”李飞翔慌忙回答。

  “年龄!”

  “二十七!”

  “对的上吗?”阎王回头。

  “完全对得上。”判官扫了一眼生死簿,点点头。

  ……

  “姓名!”派出所所长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李飞翔!”越野车司机战战兢兢地回答。

  “捣乱是不是?”警员小陈停下了记录的笔:“我们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是问你撞的谁!”

  “啊?”越野车司机不知所措的抬起了头,颤颤巍巍的递上了自己的驾驶证:“我……我就叫李飞翔啊!”

  “……不会这么巧吧?”小陈目瞪口呆地看了看他的驾照:“合着……李飞翔撞了李飞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