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一章 鼠斗警犬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679 2019-10-12 15:29

   第十一章鼠斗警犬

  “我一天天的容易吗?你就不能帮帮我吗?还给我找活干,非得累死我你才甘心是吗?”刘霞怒火攻心的举起了巴掌。

  “妈妈,别打,我知道错了。”李佳佳惊恐的一闭眼,泪水从眼角滑落:“妈,我已经帮弟弟们穿好了衣服,也给他们洗了脸,我刚刚……想给爸爸也擦擦脸,可是水太重了,我没端稳。”

  刘霞的巴掌停在了半空,眼泪刷的留了出来。

  “妈妈你别哭,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六岁的李佳佳掂起脚尖用胖乎乎的小手给母亲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妈,我一定快快地长大,等我长大了就可以帮你干活了。”

  “好孩子,是妈妈错怪你了,妈妈向你道歉。”刘霞一阵扎心,强言欢笑:“佳佳,你说……妈妈再给你找一个爸爸好不好?”

  “我不要。”李佳佳霍然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决。

  “为什么?”孩子如此干脆的回答让刘霞一阵错愕:“有个爸爸不好吗?他可以帮妈妈干很多活,也可以送你和大弟弟去上学,最重要的,小朋友们也不会再笑话你没有爸爸了,你为什么会不要呢?”

  “因为我有爸爸呀!”李佳佳的声音是清脆的,眼神是清澈的:“妈妈,爸爸不是在屋里躺着吗?你不要他了?我们都照管他这么长时间了,不要抛弃他好不好?爸爸一定会醒过来的,真的,我和弟弟们不要换爸爸。”

  刘霞的心一颤。

  “妈妈你怎么又哭了?”李佳佳看到母亲又流下泪水,不由得抿了抿嘴唇:“妈……”

  “妈妈没有哭,妈妈是高兴的,妈妈因为有这么一个好女儿高兴。”刘霞扯动嘴角笑了笑:“乖,妈妈听你的,我们不再换爸爸了,我们一起照顾他,直到他醒来。”

  “妈妈……”李佳佳一头扎进了刘霞的怀里,两个男孩也从屋里冲出来,母子四人拥抱在了一起。

  ~~~~~~~~~~~~~~~~~~分割线~~~~~~~~~~~~~~~

  “教授,真的找不到呀!”郝科长一辆无奈的从草丛中钻了出来:“这么大的一片草地,还有这么多的障碍,要抓到一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老鼠,谈何容易,这简直是大海捞针啊。”

  “郝科长,讲真的我们必须抓住他。”白教授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身上有ms药水,这是我们国家的机密,是我们十多年的研究成果,一旦让这只老鼠逃出研究所,那可就……”

  “可是这么大的一片地方,仅仅凭借我们几个人,就算摸到天黑也摸不出他来。”郝科长摊摊手:“除非是调军队来,把这片草地全部踏平……”

  “你是说军队?”白教授眼前一亮:“军队是不是有军犬?”

  “军犬,你是说……”郝科长也豁然开朗。

  “狗的鼻子比我们人类要灵敏几万倍,经过特殊训练的军犬就更厉害了。”白教授越说越激动。

  “你说的没错,这条路完全可行。”郝科长同样兴奋的点点头:“不单单是军犬,警犬也一样,我有个表弟是警队的训犬员,我见过他训练警犬,可神了。”

  “马上打电话,看看他能否来帮忙。”白教授一拍大腿。

  “汪汪汪!”一阵激烈的犬吠惊醒了骑在一棵低矮的灌木树杈上休息的李飞翔。

  “该死的,哪儿来的狗叫?我在这研究所里过了这么长时间,从来不记得有狗的。”李飞翔一把抄起了挂在旁边的手术刀,两颗小黑豆般的眼睛警惕地望着四周。

  “教授,取来了。”韩助理满头是汗的从楼梯里跑了下来,手里提着一只死老鼠。

  “跑掉的那只老鼠和这个气味是一样的吗?”一个牵着条德国牧羊犬的警察问道,语气有一丝高傲。

  “没错没错,气味是完全一样的,他们是同种白鼠,而且注射了同样的药水。”白教授急忙陪着笑回答。

  “交给我的杰克了,我让他无所遁形。”警察自信的一笑,伸手接过死老鼠在那条牧羊犬的鼻子前晃了晃:“杰克,嗅。”

  “您不打算让车上那一条警犬也一起下来吗?”白教授好奇的看着警车上懒洋洋趴着的另一条牧羊犬:“两条狗总比一条来的更稳妥些吧?”

  “有必要吗,完全没有必要。”警察回头看了看另一条警犬,摇摇头,自以为幽默的说道:“那条犬叫露丝,是这一条犬的伴侣,它现在怀着宝宝,工作就让它的老公代劳吧,找一只老鼠而已,没有必要那么兴师动众的。”

  “但愿吧。”白教授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杰克,找。”警察撒开手里的缰绳,手往草丛的方向一指。

  “嗖……”警犬敏捷的窜了过去。

  “他走得大概是那只老鼠逃跑的路线。”郝科长看了一会儿,偷偷的对身边的白教授小声说道。

  “全指望它了。”白教授的脸上写满了希冀。

  “妈妈的,是条警犬!”李飞翔看着狗身上police的标记一阵眼晕:“同为兽类,你丫怎么能帮着人类祸害我呢?”

  但狗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它循着刚刚李飞翔在地上留下的气味,越来越近。

  “不好,扯呼……”李飞翔大惊失色,扛着刀从灌木上溜了下来,撒腿就跑。

  但是狗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甩掉的,嗅到目标的气味越来越强烈,警犬杰克兴奋的狂吠几声,追得越发起劲。

  “妈的,算你腿长,老子特么跑不过你。”李飞翔呼哧呼哧的跑到了一块水泥砖的后面,连滚带爬的钻进了砖上的空心筒里。

  警犬追到面前,仔细地用鼻子嗅了嗅,察觉到目标就躲在里面,它呲呲牙,小心翼翼地把嘴伸了进去。

  “我特么让你追。”李飞翔避无可避,抄起刀子抡圆了,对着伸到面前的狗鼻子就削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