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九章 恢复记忆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869 2019-10-12 15:29

   第九章恢复记忆

  “该死的,从来没他娘的打过这么疼的针,妈的。”李飞翔骂着,翻滚着,呻吟着。

  真难受啊,浑身又痛又痒,这比镇上诊所里那个大屁股的女医生打针还要痛。

  等等……大屁股的女医生?她是谁?对了,她是在老四家的隔壁开诊所的。

  那么……我是谁?对,我是李飞翔,我是开店的,我是宰羊的。

  我宰羊干嘛?对了,宰出羊肉来让我老婆卖钱。

  我老婆?对,她叫刘霞,我有老婆,我还有女儿,她叫佳佳,我还有两个儿子,二宝和三宝,我有兄弟,他叫老四。

  那我为什么在这儿?操,我特么死了,让一个煞笔越野车给撞的,我现在是只老鼠……”

  剧痛不断的刺激着全身,包括大脑,转世为鼠的李飞翔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前世的记忆,四分之一碗的孟婆汤,在ms药水所带来的的剧痛下败了阵,原来,孟婆汤并不是让你忘记前生,而是把它封存起来。

  “妈的,怪不得前世的时候偶尔觉得会对某个对方或某件事有熟悉的感觉,原来如此!”李飞翔一边接受着开闸泄洪般涌来的前世记忆,一边暗自想着。

  二十七年的记忆,实在是太多了,李飞翔现在这颗小小的老鼠脑袋慢慢的有了些吃不消的感觉。

  “该死,好累!”李飞翔骂着,渐渐的开始昏昏欲睡,ms药水所带来的痛痒也渐渐的慢慢褪去。

  ~~~~~~~~~~~~~~~~~~分割线~~~~~~~~~~~~~~~

  李飞翔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十几个人类,他不会和这些人类交流,也不知道如何和他们交流,告诉他们自己和他们是同类?那显然不可能,人家肯定会以为那种什么s药水会让鼠变成神经病。

  十几个人类也看着他,好像在看一个稀罕物件。

  事实上他现在也的确算得上是个稀罕物件,血红的双眼,浑身隆起的肌肉,比一般白鼠要大上两圈的体型,怎么看怎么怪异。

  “教授,这……这算成功么?”郝科长声音颤抖。

  “嗯,算!”白教授目不转睛的看着白鼠李飞翔,随口答应着。

  “可是那些……那死去的十九只……”郝科长欲言又止。

  “我明白你的意思。”白教授慢慢的抬起了头:“你放心吧,我不会傻到把一个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甚至更低的研究成果上报的,我说的成功是指局部的,虽然存活率偏低,但最起码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是可行的,我们的研究方向没有错,只要有一例成功的,哪怕几率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那也算成功。”

  “那它咋办?”郝科长指着白鼠李飞翔。

  “解剖吧。”白教授沉吟了一下:“我十分想了解经过ms药水改造过后的肌肉和器官跟之前到底有什么不同,至于成活体,我们有的是药水,也有的是白鼠,那不是问题。”

  “什么?解剖?”李飞翔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恢复了记忆的他自然明白解剖是怎么回事,那特么是大卸八块啊,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身子慢慢的开始缩小,肌肉也渐渐萎缩,很快,他又变成了之前的模样。

  “怎么又变回去啦?难道是药水失效了吗?”郝科长目瞪口呆的看向了白教授。

  白教授眨眨眼,那茫然的眼神表示他也一无所知。

  “解剖吧,也许能找到答案。”白教授一边带上医用胶皮手套一边斩钉截铁的说。

  “我去搬解剖台。”郝科长转身离去。

  “把格林医生送我的那把合金手术刀拿来,那把刀锋利的紧,我要认真对待,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解剖。”白教授喊着。

  “该死,老子是人,宰羊的,老子叫李飞翔,老子不是老鼠,别喇老子啊!”李飞翔尖叫着,挣扎着,但在研究人员的耳朵里,那只是几声吱吱吱的尖叫。

  一阵镇静剂扎在了脖子里,李飞翔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那把合金刀慢慢划过了自己毛绒绒的胳膊,站在在也许该叫前腿了,刀子果然比一般的手术刀锋利,李飞翔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只是觉得有些冰凉。

  皮肤被划开了,露出了粉红的肌肉组织。

  白教授忽然一把捂住了肚子。

  “教授,你怎么了?”在场的人们纷纷关心的问道。

  “有点儿肚子痛,我想去上厕所。”白教授呲牙咧嘴的说。

  “那你快去,我们在这儿等你回来。”郝科长说道。

  “千万要等我回来,你们别乱动它。”白教授一边嘱咐着,一边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卷纸,向着洗手间跑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白教授一脸轻松地走了回来,没人看他,大家都在围着桌子上的小手术台发愣。

  “怎么了?”白教授好奇的问道。

  “愈合了,刚才的伤口竟然愈合了!”郝科长喃喃的回答。

  “什么?这怎么可能?才刚刚十分钟左右啊!”白教授也目瞪口呆。

  “一定是ms药水的作用吧!”年轻的韩助理说道。

  “是的,错不了。”白教授无比肯定的点点头,随后又拿钱了合金手术刀:“实在是没有想到这药水还能让生物加速伤口的愈合,好吧,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它到底神奇到什么程度,我要把它开膛,然后摘除一些器官,我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地步。”

  “开膛?妈了个b,太过分了吧!”被镇定药水拿的迷迷糊糊的李飞翔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心中一团怒火熊熊燃起,心脏里仿佛有一股能量,顺着血液流变了全身。

  镇静剂成分在这股能量面前不堪一击,麻木的四肢很快就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又回到李飞翔手里。

  “快看,他又涨了。”一个女研究员无比兴奋地喊着。

  “太好了。”白教授双眼放光,手术刀稳稳的落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