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二十二章 二踢脚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181 2019-10-12 15:29

   第二十二章二踢脚

  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老鼠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家鼠,一种是田鼠,田鼠很好理解,就是那些在野外生存的老鼠,它们以庄稼,野草野菜,昆虫等等为食,而家鼠则并非家养的老鼠,当然,也没人闲的蛋疼去养老鼠(ps爱养鼠类宠物的朋友莫恼,我说不是你们的宝贝,而是是普通的那种大老鼠。),家鼠是那些生活在人类周围的老鼠,它们在人类房屋的墙壁或屋顶上打洞,又或者居住在粮仓,杂物间,甚至厕所等地。

  老鼠是杂食性动物,不管是荤是素,也无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只要是能往嘴里放的,它们几乎无所不吃,可以说除了人类,它们是适应能力最强悍的一种哺乳动物了。

  老鼠的生存方式有两种,一是散居,便是以家庭为单位,一只公鼠与一只母鼠组成夫妻,并生儿育女,选择这种方式生活的一般是家鼠,目的是为了躲避对它们深痛恶绝的人类的打击,若是聚在一起,被连锅端大批消灭的可能性太大了。

  还有一种便是群居,就像大多数野生动物一样,野外生存的田鼠大多都是群居的,它们除了像黄鼠狼,猫头鹰,以及蛇类这样的天敌之外,没有更多的致命对手,所以群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相互之间也可以照顾一下,集体的力量毕竟要比个体要大的多。

  当然,田鼠也有独居的,但那是少数。

  (剧情需要,懂行的生物学家们莫喷,这不是动物世界,也不是纪录片,这只是小说,而且是奇幻小说,奇异幻想而已。)

  小二黑是标准的田鼠,但灰太狼不是,它是只根正苗红的家鼠,所以对于小二黑要带它们去的地方,灰太狼表示不可思议。

  “在俺们那里,不算小崽子,一户人家最多住上七八个老鼠。”灰太狼如是说,对于小二黑所说的数百甚至数千只老鼠群居在一起的事儿,它表示无法理解。

  但李飞翔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讶,虽然他做人的时候也没听说过这些,但也不至于无法接受,动物的群居在自然界中并不罕见,人类的未解之谜多了去了,再者说了,连牛头马面阎王爷之流的他都打过交道,还有什么别的不能接受的。

  一行三只老鼠上路了,像之前的二黑一样,李飞翔给灰太狼寻摸了只鸽子作为空中坐骑,开始的时候灰太狼是打算跟李飞翔或二黑同乘一只鸽子的,对于自己老大说的上天,它有些怕怕,虽然往常它也顺着高压线爬过,但像鸟儿一样上天,它还是有些恐惧,有个鼠跟它一起,它心里还能安定点。

  不过李飞翔不同意,虽然他俩的坐骑还算强壮,不至于背负两只鼠就飞不起来,但那必定会影响速度,再说了,李飞翔是十分看好灰太狼的,这是个将来可以委以重任的鼠,李飞翔不能容忍它连空骑都不敢坐。

  以李飞翔的本事,驯服一只鸽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儿,鸽子算是一种温顺的鸟儿,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也有一定的智慧,李飞翔上天拦下了一个飞过的鸽群中的一只雄鸽,几拳头就将它打服了,很快,这只鼻青脸肿的灰羽雄鸽便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按照背上那只老鼠的指示去飞就不会挨揍。

  于是李飞翔有了包括灰羽在内的近三十只鸽子,一个鸽群。

  这个结果绝对是个意外,意外的惊喜,三十来只鸽子就那么在附近徘徊着,灰羽到哪儿它们就到哪儿。

  李飞翔估计被驯服的灰羽大概是这群鸽子的头鸽,要不然不会它们不会这么一反常态。

  捡到宝了,李飞翔乐不可支的想着,他原本只是想给自己的手下弄个坐骑而已。

  于是李飞翔带着两个手下上路了,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展翅翱翔的鸽子。

  初次上天的灰太狼一开始被吓得一阵吱哇乱叫,太恐惧了,前所未有啊,不过时间不长它就适应了,开始觉得刺激,这一适应,就已经飞出去了二三十里地。

  这一带是人类聚居的地方,村庄十分稠密,灰太狼跨坐在灰羽背上,看着地面上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人类,一阵惬意,它正在享受着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忽然“轰……”的一声巨响,从地面上传来,随后,一个纸筒卷成的东西快速的从地面飞了上来。

  “啥东西,飞这么高?”灰太狼傻呵呵的看着飞到眼前大约两米处的东东。

  “靠,是二踢……”离它有十几米远的李飞翔一声大喝,没等他说完,那个纸筒轰然爆炸,发出了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

  灰太狼立刻汗毛倒竖。

  这还不算完,巨响过后,接二连三的纸筒先后腾空,一个个都升到了和鸽群差不多的高度,然后争先恐后的炸裂开来,发出耀眼的光芒和巨响,一个比一个的亮,一声比一声的响。

  “妈了b,还是组合雷。”李飞翔一边咒骂着一边拼命的稳住胯下的白鸽,突如其来闷雷一般的炮仗响让所有的鸽子都受到了惊吓,李飞翔的白鸽还好些,毕竟骑了那么久了,小二黑那边问题也不大,飞了好几天,它也算的上是个熟手,盘旋了两圈也稳住了阵脚,但还有个要命的主,那就是新上天的灰太狼。

  灰太狼的坐骑是今天才被驯服的,跟主人的磨合少的可怜,况且灰太狼也是刚刚才学会的骑乘鸽子,骑术本来就很生疏,再加上那第一声炮仗响离着它最近,所以灰羽条件反射的立即拔高了飞行高度,扑着翅膀慌不择路的一阵乱飞。

  被吓坏的灰太狼终于回过了神,来不及查探刚才的巨响是怎么回事,也顾不得那仍在嗡嗡作响的耳朵,灰太狼甩甩被震的发涨的脑袋,猛然一兜缰绳,想勒停受惊的灰羽。

  灰羽被扯的猛的一抬头,这才想起背上还有个累赘,在这种关头,惊魂未定的它也顾不上前不久才学会的前走后倒,左拐右拐了,就那么昂着头愣往前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