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一章 羊屠户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4157 2019-10-12 15:29

   第一章羊屠户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水果摊,菜摊,肉摊……所有的摊位前都是人满为患,临近春节了,每一个生意人都迎来了最大的旺季。

  “咩……”几声羊叫响起,让这个本就车水马龙的集市显得更加热闹。

  “是新鲜的吗?”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的问一个羊肉摊前忙碌着的少妇。

  “大爷,你就放心吧,俺们家的肉从来就没剩下过,都是昨天晚上现宰的。”少妇剔着羊骨头的手没停,嘴里回答着:“你看看这肉的颜色,多新鲜啊!”

  一排被劈成两半的羊腔子高高的挂在不锈钢管焊成的铁架子上,在初升的太阳照耀下,闪着诱人的粉红色!

  “是呢,是呢?”老人喜笑颜开:“就爱吃你们家的羊肉,新鲜还不注水,你说这年头谁还差那几块钱呢?对不对,都想吃口好肉,给我来上二斤!”

  “二斤后腿肉!”少妇麻利的从羊腿上切下一块,过好秤递了过去:“大爷,这大过年的,您就吃块好肉吧!”

  “好嘞好嘞!”老人接过来,笑眯眯地付了钱:“闺女,生意兴隆啊,我走了。”

  “您慢着点儿,街上人多!”少妇笑呵呵的点了一下头。

  “吱……”一声刹车,一辆奥迪轿车稳稳地停在了摊子对面的马路边,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四哥?你怎么来得这么早?”少妇急忙从围裙上擦了擦手迎了上去。

  “早来点儿心安!”年轻人嘿嘿一笑:“谁不知道你家生意好,我要是晚来一会儿,把我的肉给卖了怎么办?老丈人那里没法交代了。”

  “那不能,没谁的也得有你的!”少妇一笑。

  “弟妹,你别光捡好听的说了,我的羊呢?”年轻人在摊子上扫视了两遍,没发现给自己准备的肉!

  “应该,可能,大概还没杀吧!”少妇吐了吐舌头。

  “翔子呢?别给我耽误了事儿,要不然老丈人那边没法交代!”年轻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焦急的神色。

  “还在屋里睡着呢。”少妇回手指了指肉摊子后面的门市:“累了。”

  “这可不象话啊,他在后面睡觉,让你自己在前面忙活。”被女人叫做四哥的年轻人撇撇嘴。

  “不用你拱火,我们打不起来。”少妇捂着嘴巴一笑:“我睡了一晚上觉,人家宰了一晚上的羊,这会儿我多干点活还算什么呀!”

  “行,真够贤惠的!”四哥伸了伸大拇指,一边往后走一边说道:“我去叫他起来吧,睡差不多就行了,赶紧把我的羊杀了!”

  “你自己去吧!”女人点点头,回到肉摊前继续忙活起来。

  “四哥?你来的可真够早的!”一个身材中等偏上,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了屋门。

  “吆?你怎么起来了?我还说去叫你呢!”老四挠挠头:“睡够了吗?”

  “睡个屁呀睡!”年轻人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我怎么睡得踏实。”

  “既然睡不着,那赶紧把我的羊杀了吧,我等着走呢!”老四挑了挑眉毛:“你嫂子着急回娘家。”

  “行,这就给你弄。”翔子点点头,伸手指了指旁边小三马后斗上的两只小山羊:“喏,你先看看活口,看看是不是中意。”

  “我看个屁,咱们兄弟两个啥交情,你办事我还能不放心吗?”老四撇撇嘴:“再说我也不懂,一切都凭你做主,你说哪个好就哪个好,现在我只求你下手快点!”

  “放心吧,半个小时就给你弄完。”翔子自信的点点头,伸手接过老四递过来的一颗烟点燃,然后转头回屋里取来了一把锋利的屠宰刀。

  “你就弄你的,甭安慰我。”老四撇了撇嘴:“半个小时俩羊,吹呢?你是操刀鬼曹正啊?”

  “吹?”翔子一把抓起一只山羊扔在了架子上,回头不满的看了看老四:“四哥,你不信就拿手机给我掐着点,我说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多一分钟,过了年我请你吃涮羊肉。”

  “咱就这么着。”老四也来了脾气,一把从兜里掏出了一部iPhone5:“兄弟,你说话算话?”

  “必须的。”翔子得意地一笑:“不过四哥,咱得把话说明白,万一我要是在半个小时之内杀完,你怎么办?”

  “卸一条羊后腿,让你嫂子给你炖着吃,钱我照付!”老四大气的一挥手:“我还就不信了,十五分钟宰一只羊?吹呢?”

  “开始!”翔子不再废话,喊了一声开始,手里的刀在刀棍上背了几下,然后猛然在羊脖子狠狠一划。

  “咩……吼…额……”挨刀的小山羊一声惨叫没有叫完,气管食管声带就一并被割断了,剧烈的疼痛让它不断的挣扎,四只蹄子一阵猛蹬。

  翔子不慌不忙的用左手按住了羊头,右手屠宰刀猛然一转,变成了刀刃冲上,然后握拳死死地压住了羊的身子。

  两条被割断的颈动脉像喷泉一般涌出了两道血柱,喷出老远,正落在提前放好的一个桶里,翔子咬着牙,死死的按着羊,身上一滴血也没沾上。

  “我的乖乖,你可真狠。”老四急忙躲到一边咧咧嘴。

  “这有什么,咱吃的就是这碗饭。”翔子慢慢的松开了挣扎的越来越弱的羊,说话的语气毫不在意。

  失血过多的羊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只剩下抽搐了,颈动脉的血喷泉也没有了力度,只剩下了慢慢的滴,翔子单手提羊,把它从架子上摆正,一刀划在了肚子上。

  “乖乖,我算是服你了!”老四壮着胆子走过来探头一看,不由自主的吐了吐舌头:“这一刀划得恰到好处啊,皮破肉不破。”

  “这就叫技术。”翔子嘴里回应着,手上丝毫没有停顿,屠宰刀在羊前腿上挑开羊皮,用力的往下一撕,立时皮肉分离。

  “看来我要输!”老四看看三下五除二就撕下半张羊皮的翔子,再低头看了看正在计时的手机,不由得一声苦笑。

  “咋滴,要不然就认输,认输输一半!”翔子对着他挤挤眼睛。

  “骂人,一条羊腿我输不起啊?”老四佯怒。

  “嘿嘿嘿嘿!”翔子一阵坏笑:“四哥我告诉你,这要是在古代,我玩儿刀玩儿的这么溜,绝对能当个刀客什么的。”

  “你现在也可以去当刀客。”老四一阵窃笑。

  “去你的吧,万一被派出所抓了,你给我送饭呀?”翔子猛撇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