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四章 阎王爷是个工作狂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4186 2019-10-12 15:29

   第四章阎王爷是个工作狂

  “你也叫李飞翔?”派出所所长霍然抬起头。

  “是!”越野车司机不自然的垂了头。

  “你今年多大年纪?”所长继续问道。

  “二十七岁!”越野车司机把头垂的更低了。

  “李飞翔,你是石家庄人吧?”派出所所长冷笑着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摔在了越野车司机面前。

  “我……”越野车司机李飞翔一脸苦涩。

  “这是怎么回事啊?”警员小陈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石家庄省公安厅昨天下午发过来的通缉令!”所长拿起档案袋拆开:“李飞翔,男,二十七岁,石家庄人,本职厨师,因擅长海鲜烹饪,被华夏大酒店招募,2014年在该酒店任职时利用职务之便在酒店盗窃了大量的珍贵海鲜,随即又洗劫了前台的收银台,然后逃之夭夭,2016年参与了震惊全国的运钞车劫案,杀死一名押送人员……李飞翔,你简直就是一个现代社会的江洋大盗啊!”

  “原来还是个杀人犯,一条大鱼!”警员小陈想到自己刚才就那么一把手拷牵着他大摇大摆的走回警局,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分割线~~~~~~~~~~~~~~~~~

  “告诉我你的职业!”阎罗王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摆足了谱。

  “啊?”李飞翔哆嗦着,不知所措。

  “就是你在阳间的工作!”判官看着他说道。

  “我是宰……啊,那什么,我是在……我们家乡那边,然后我……我把一种生物变成一种食物,供人们食用!”李飞翔眼珠一转,没敢直接说自己是宰羊的,想耍个花枪!

  “他说的是啥意思?”阎罗王眼巴巴的看向了判官!

  “喏,这不是写着呢嘛,你自己看!”判官把生死薄推了过来,上面是一排繁体字:李飞翔,二十七岁,主业厨师,擅长烹饪海鲜,在阳间杀死了大小鱼虾三万六千八百零七,数年前……

  “霍,没少杀生啊!”阎王爷咂了咂嘴。

  “啥?”李飞翔没听清。

  “我说你在阳间的时候没少杀生!”阎王爷提高了音量。

  “阎王爷爷,我也是不得已啊,没别的手艺,混口饭吃而已。”李飞翔心知耍花枪让人家给看出来了,腰板一下子垮了下来:“阎王爷,您给个机会,我上有八十岁的老……”

  “少跟我废话,看看你干的这些坏事儿?”阎罗王拍了拍生死簿:“判官何在?”

  “在!”判官急忙打起了精神。

  “给我判,重重的判!”阎罗王怒气冲冲!

  “真判啊?”判官眨了眨眼睛。

  “还等什么?判!”阎罗王的怒火越烧越旺。

  “那行,既然你让判,那我就判,可有一样咱得事情说明白,像这小子犯下的罪过,判完了怎么着也得折腾他几个时辰,咱俩还得监视,这段时间死的人挺多,咱们可都三天没休息了。”判官摊摊手:“其实下面的弟兄们,当然也包括我,我们倒是无所谓,可是您的夫人刚刚来过了,她说您要是一个时辰之内回不了家……”

  “哦?夫人来过了?”阎罗王的万丈怒火顷刻之间化为了乌有,脸上闪过一丝胆怯!

  “大人,还判不?”判官又打了个哈欠,眼巴巴的看着阎罗王!

  “这个……要是不判的话,你说怎么着呀?”阎罗王一脸的为难:“案子审完了,又岂有不判之理?”

  “不如咱这样,先送他去投胎!”判官挤挤眼睛。

  “不合适吧?这小子干了这么多坏事,就这么轻易饶他?”阎罗王一脸的不情愿。

  “我又没说让他投胎去做人!”判官贼贼的一笑,把嘴凑近阎王的耳朵小声的嘀咕道:“这个小子不是爱做贼嘛!咱们就送他投个鼠胎,让他当上个三年五年的老鼠,最后让人一铁锹给拍死,他转来转去还得转到咱的手里,到时候新帐旧帐给他一块算!您意下如何?”

  “咦?妙,此计甚妙!”阎王爷击节赞叹:“判官,你真是我的诸葛亮啊!”

  “得了吧,诸葛亮在天庭伺候玉帝呢!”判官翻了翻白眼:“怎么着,大人,咱下班不?”

  “下,下班,马上下班!”阎王爷点点头,一边脱下官服换便装一边说道:“我先走一步,你写个条子,让人带这小子去投胎,大印在桌子上放着呢,你自己盖!”

  “得嘞!”判官目送阎王爷走了出去,重重的松了口气:“我滴个老天爷,可算忙完这一波了,命不好呀,跟着这么一个工作狂。”

  ~~~~~~~~~~~~分割线~~~~~~~~~~~~~~~~~

  “啪!”手术室的灯忽然灭了,几个医生先后推门走了出来。

  “大夫,我丈夫的情况怎么样,手术还顺利吗?”刘霞几步上前,焦急地问道。

  “手术?哪儿来的手术?”主治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我们十二个脑科医生围着你丈夫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愣是没人知道如何下手,从检查的片子来看,你丈夫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当然,这么说有点肯定,他的膝盖上有一点擦伤,我的助手给他抹了点碘酒。”

  “那他为什么还不清醒过来呢?”刘霞都快急哭了:“既然脑子没有受伤,那他就不该在昏迷了啊。”

  “这个我也搞不清楚,我们毕竟只是一个县医院。”医生叹了口气:“先观察一天两天的吧,如果他再不醒的话,我建议你们把他转到石家庄的大医院去让专家看看,那里的医疗设备比我们这儿你先进很多,说不定能找到原因!”

  “好吧,谢谢!”刘霞无奈的点点头,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分割线~~~~~~~~~~~~~~~~~

  “警察大哥,警察大叔,警察爷爷,我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越野车司机李飞翔苦苦的哀求着派出所的所长:“我改,我一定改,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法了,我还这么年轻,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能进去啊!”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所长冷酷的一挥手:“你的案子不归我们管,我已经上报了省公安厅,厅里马上就会来人把你接走,留着你的求情话去跟他们说吧!”

  “所长,省厅的人到了!”一个年轻的女警察敲了敲审讯室的门,进来说道。

  “我知道了!”所长点点头:“你去把小陈和柱子他们几个叫来,让他们把这小子押上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