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五章 顺手救下一只老鼠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662 2019-10-12 15:29

   第十五章顺手救下一只老鼠

  烈日炎炎,天气十分的干热,但好赖还有一丝丝的风吹过,农田里,宽大的苞米叶子互相拍打着,发出一阵啪啪声。

  一颗粗壮的苞米杆下,有个不起眼的地洞,一个黑不溜秋的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它警惕的左右看看,再三确认没什么危险之后,这才又出来半个身子。

  “呱呱呱!”一声嚎叫忽然响起,刚刚爬出洞穴的黑老鼠滋溜一声又缩了回去。

  一只浑身长疙瘩的癞蛤蟆嘣了过来,扯着嗓子呱呱了几声,一蹦三跳的走了。

  “奶奶的,原来是只蛤蟆,吓死我了。”黑老鼠爬出洞,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拍了拍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

  一只狸花猫无声的爬上了田边一棵铁锹把粗细的小树,双眼眯了起来,尾巴尖轻轻的摆动着,它没有贸然攻击,那只老鼠还未离开洞口,若一击未中,那就功亏一篑了,它想等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饿死了,都猫了半天儿了,那只大猫也该走了吧。”黑老鼠摸摸干瘪的肚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左右扫视,茂密的杨树叶把狸花猫的身形挡的严严实实,它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开饭喽!”黑老鼠欢叫一声,利落的手脚并用爬上了一棵苞米,它爬到苞米杆半截长苞米的那片叶子处,一只手抠在苞米杆上,一只脚同样勾在上面,另一只脚虚踏在叶子上,腾出的一只手(前爪)一把撕开了嫩绿的玉米包皮,玉米并未成熟,一排排整齐的玉米粒像洁白的牙齿一般。

  黑老鼠一口咬了上去,立刻,白白的像**一样的汁液糊了它一嘴。

  “唔,又香又甜,好吃,一年里就这段时间的苞米好吃。”黑老鼠满嘴黏糊糊的,一边吃一边赞叹着。

  “嗖…”破空声划过,一颗米粒大小的石子,亦或者说是沙粒快速的飞了过来,正好打在它脚踏着的那片叶子的叶柄,苞米叶的叶柄只有一条,被打折就没有了丝毫的挺劲,黑老鼠一脚踏空,怪叫着从“半空”栽了下来。

  几乎与此同时,一个矫健的身影“铺天盖地”的凌空飞来,两只粗壮的利爪摁在了刚刚黑老鼠停留的地方,壮硕的身子压的苞米杆一个不自然的弯曲,“咔嚓”一声,在骨节处折断了。

  几滴清亮的汁液从苞米杆的断茬处冒了出来。

  黑老鼠已经站稳了身子,从半截苞米杆的高度掉落,对于一只老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松软的土地并未让它受到伤害,但危机并未解除,因为刚刚那个卑鄙的偷袭者已经回过了身子,更要命的是自己的洞口在人家的身后。

  黑老鼠咽了口吐沫,怎么办?跑?老鼠是跑不过猫的,斗?那更不可能了!

  一阵寒意从心底生起,黑老鼠手脚冰凉,它甚至从对面那只狸花猫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戏谑。

  “呼……”一阵劲风掠过,黑老鼠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已经从空中翻着跟头落了下来,稳稳的站在了它的面前。

  “呜…喵…”狸花猫眼前一亮。

  “你……你……是……”黑老鼠已经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从天而降的白东西好像也是自己的同类,只不过它的毛色怎么和自己不同呢?还有,他身上怎么还有块布,弄的跟人类一样,如果它也是老鼠,那它来干什么?碰到这样的场景,一般老鼠躲还来不及呢,它怎么……

  黑老鼠完全呆住了,眼前的一切颠覆了它的思维。

  “退后,把它交给我。”那只白鼠淡淡的说道。

  黑老鼠一怔,急忙后退两步,把身子藏在一棵苞米后面,露出俩黑豆般的眼珠巴眨着。

  “喵……”狸花猫很不满自己的猎物逃走,它刚想有所动作,那只从天而降的白鼠拦在了它的面前。

  “你的对手是我。”白鼠掠了一下额前的长毛,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闪亮的大刀。

  狸花猫有些看不太明白,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攻击,再怎么说对面也只是一只老鼠而已,虽然它的毛色是白的,虽然它扛着一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白鼠见狸花猫发动了进攻,眼睛一眯,不退反进,往前冲了几步,身子一矮,手中大刀猛的一轮。

  一猫一鼠一错而过,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站在苞米杆后面的黑老鼠咽了口吐沫。

  “砰…”沉重的猫身子重重的趴在了地上,半拉猫头被摔了下来,血,脑浆,留了一地。

  黑老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瞪口呆。

  “哼哼,看来不催动ms药水,我的力量也比一般老鼠要大很多啊。”那只白鼠一边满意的把大刀在狸花猫光滑的皮毛上擦拭着,一边满意的自言自语。

  “扑棱棱…”一只白鸽飞了下来,讨好的用头蹭了蹭那只白鼠。

  “额……那个……那什么,多谢英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那个……英雄若有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黑老鼠确定那只狸花猫已经被干掉了,哆哆嗦嗦的走了出来,对着白鼠一通点头哈腰。

  “哎吆?我去……你……”白鼠目瞪口呆,手里的大刀无声的滑落,噗嗤插在了狸花猫的屁股上,可怜一只大猫,窝窝囊囊死在一只老鼠手里不说,死了还多挨了一刀。

  “咋啦?”黑老鼠被白鼠看的浑身不自在,扭捏的问道。

  “我说,你哪儿学来的这些话?”白鼠回过了神,饶有兴趣的问道:“还一套一套的,不赖啊,跟个人似的,有文化啊。”

  “哦!呵呵,我从收音机上学的。”黑老鼠嘿嘿一笑,解释道:“这块地是一个老头的,他来干活时老爱带着一个收音机,一边除草一边听武侠小说,我也爱听,就一直跟着他,听的多了,也就能学两句。”

  “原来如此。”白鼠恍然的点点头,赞叹着说道:“不赖,真不赖,不一般,还真是只奇怪的老鼠。”

  “再怪也怪不过你,混身白毛不说,打架还会使家伙。”黑老鼠一边陪着笑,一边暗暗的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