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章 逃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671 2019-10-12 15:29

   第十章逃

  “好你奶奶个腿!”李飞翔尖叫一声,身子猛然向旁边一滚,手术刀落空,切在了小小的解剖台上。

  “给我撒手吧!”李飞翔躲开要命的一刀,张大嘴巴回身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白教授拿刀的手上。

  “呀!”白教授惨嚎一声,扔掉手术刀抱着手吹了起来。

  “打死他,这只老鼠疯了!”女研究员一声尖叫,快速往后躲去。

  “打死我?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李飞翔冷哼一声,随手捡起掉落在身边的手术刀,足有二十多公分长且沉重无比的合金刀在他手里就像个屁一样轻,李飞翔双手持刀,高高举起,迎着那个年轻人韩助理拍过来的一沓资料就抡了过去。

  刺啦一声,字典一般厚度的资料被拦腰斩断,落了满地的白纸,韩助理目瞪口呆。

  “还敢咬人,我打死你!”另一个男研究员抡起巴掌拍了过来,一只老鼠而已,就算它注射了ms药水,他也并未太把它放在心上。

  “够狠的,咱就比比谁狠。”李飞翔双腿用力一蹬,一个干净利落的后空翻躲开了巴掌,然后抡起手术刀猛然往身前一剁。

  “妈呀!”研究员痛呼一声,抱着手掌一蹦老高,他的一截手指竟被斩掉在了桌子上!

  “好东西,这刀宰羊一定好使!”李飞翔赞叹一声,鼓足力气抡圆了胳膊,对着窗户上的玻璃猛然把手里的刀往那边一掷。

  “咣当……哗啦……”玻璃窗应声而碎,手术刀合着玻璃掉落在窗外。

  “走了,拜拜了您呐!”白鼠李飞翔潇洒的一挥手,一跳半米多远,几步便来到窗户上,然后从刚才砸出的缺口里一跃而出,纵身跳下!

  “就这么让他跑了?”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不行,绝对不能让它就这么跑了!”白教授甩了一下手上流出的血珠,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叫:“普通的小白鼠跑就跑了,但是它不行,它是注射了我们最新的ms药水的,万一它要是被有心人抓到,我们就泄露了国家机密了。”

  “快,去抓!”郝科长大呼一声,带着在场的男性研究员跑下了楼。

  “没了,没影了!”韩助理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一堆碎玻璃:“不单它走了,连教授的合金手术刀都让它扛跑了。”

  “它简直不像只老鼠!”郝科长叹了口气:“如果它不是披着一身鼠皮,我倒宁愿相信它是个人,ms药水实在是太厉害了。”

  “怎么样?抓到了吗?”白教授也气喘吁吁地跟了下来,他的手上贴着一块创可贴。

  “早就跑得没影了!”一群人无奈的大眼瞪小眼。

  “白教授,怎么了?”几个警卫跑了过来:“我们刚才在值班室听到有玻璃的碎裂声,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不错,的确是出事儿了!”白教授点点头。:“你快去召集你的弟兄们,把所有人都找来来,帮我们一起抓老鼠。”

  “抓老鼠?”几个警卫一愣,互相看了看,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一般的老鼠,是一只小白鼠,事关重大,来不及跟你们多解释,赶紧着。”白教授提高了音量。

  “那只小白鼠有什么特征吗?”警卫队长看着白教授焦急的神情,似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急忙问道。

  “他有的时候是一直正常的小白鼠,有时候,个头会比较大,也比较粗壮。”郝科长急忙回答。

  “老徐去叫人,其他人跟我来。”警卫队长没再废话,带人冲进了研究所办公大楼后面的草丛中。

  “你们也去!”白教授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手下的研究员们。

  “是!”八九个研究员也急忙跑了过去。

  ~~~~~~~~~~~~~~~~~分割线~~~~~~~~~~~~~~~

  “你抓紧换身衣服,换身好看的,然后再画画妆,这次这个小伙子真的不错,有车有房的,人长得好,而且还没结过婚,你可得好好的珍惜!”一个四十多岁的媒婆正喋喋不休的唠叨着刘霞。

  “我知道了,等我把活干完我就去!”刘霞头也不回的剔着羊肉,嘴里应付着。

  “我说你能不能上点心?”媒婆有些不满:“实话跟你说,要不是那小伙子求我,我才不爱管你的闲事呢,你说以他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不行啊?可他偏偏就看上了你,他为什么看上你?还不就是因为你心地善良又能干嘛!”

  “我也没求着他看上我!”刘霞一笑,说话的语气轻描淡写。

  “那你就打算守一辈子活寡吗?”媒婆冷笑一声:“刘霞,不是当婶子的说你,你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真的就那么好过?现在这个社会,一个孩儿需要多少钱才能长大呀?你就是努死也够不上吧?是,我知道你无所谓了,孩子呢?没爹的孩子就好过?你真的为孩子考虑过吗?”

  “……嘶!”刘霞手一抖,剔骨刀在手指上划了一个小口,鲜血立刻流了下来。

  “我跟你说,我的确是为了你好,我大老远……”媒婆依然在喋喋不休。

  “别说了,我……我去。”刘霞无奈的叹了口气。

  “哎,那好,那好,我赶紧给人家回个话,安排地方。”媒婆闻言,喜出望外。

  “……”刘霞送她出了店门,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咣当!”一声异响从里屋响起。

  “李佳佳,你在屋里干什么呢?”心情不好的刘霞大声吼了起来:“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你知不知道你还得上学?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还嫌我不够累吗?”

  “妈妈,对不起,我错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浑身是水,慢慢的撩开门帘走了出来,两个小男孩探头探脑的在屋里看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