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二章 飞天鼠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824 2019-10-12 15:29

   第十二章飞天鼠

  “我的警犬杰克是整个警队最好的,露丝是第二好的。”那个警犬训练员趾高气昂的跟白教授等人吹着牛:“它在我们警队各项考核都是最优秀的,外某年警犬大比武中,它勇夺冠军,在一次抗震救灾的时候,它……”

  白教授和郝科长的目光则一直看着那在草丛中不断搜索着的警犬,他们两个人的目光里有一丝担忧。

  “嗷……”一声惨叫把训导员的掰扯硬生生的打断了。

  “好像是你那条冠军警犬!”白教授往草丛里探探头,耸了耸肩膀。

  “怎么回事?它好像受伤了,草丛里有什么别的东西吗?”警犬训导员脸色煞白,急匆匆的冲进了草丛里。

  警犬杰克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它的鼻头上有个大大的伤口,不断的淌着血,倒不是因为受伤就退出了任务,关键是它找不到对手了,灵敏的鼻子里现在只有一股血腥味。

  “该死的,这是谁干的?”警犬训导员又惊又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杰克的伤口,不像是被老鼠咬的,这……是谁伤害了它?”

  “我想应该就是那只老鼠。”郝科长叹了口气:“表弟,刚才我们一时疏忽忘了告诉你了,那只老鼠手里有刀。”

  “老鼠……手里……有刀?”警犬训导员大张的嘴巴里仿佛能塞下一个鸡蛋。

  “事情是这样的……”郝科长拉过了自己的表弟,想和他说明情况。

  “郝科长,机密……”白教授看了看他,给他提了个醒。

  “表弟,你看这事儿……”郝科长有些为难。

  “不要再说了,机密我懂。”警犬训导员的脸色严肃起来,他回头对着警车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大喊一声:“露丝……”

  “警车的车门打开,那条雌性警犬敏捷的一跃而下,微微有些鼓胀的小腹,似乎没有给它带来任何的不便。”

  “嗅……”训导员提起死老鼠在它的鼻子前晃了晃,然后手指一指草丛:“找,干掉他。”

  警犬露丝冲进了草丛,低着头找了起来,杰克紧紧的跟在它身后,寸步不离,它的鼻子已经废了,但是牙齿还在。

  “奶奶的,怎么还有一条?”躲在空心砖后面的李飞翔破口大骂,刚才是运气使然,那条傻狗把鼻子伸到了他的刀口上,这会儿又一口气来了两条,乖乖,难弄了。

  眼看着两条凶猛的恶犬越来越近,李飞翔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撒腿就跑,后面两条狗一前一后穷追不舍。

  “不能被它们抓到,死也不能被它们抓到。”李飞翔红着双眼,拼命的跑着,心中的怒气越烧越旺,一股热流顺着因为运动而沸腾的血液涌遍了全身。

  “喝!”李飞翔大喝一声,浑身的肌肉暴涨,眼睛变得血红,身高也拔出了一截,他慢慢的站住了脚步。

  两条警犬也停了下来,它们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忽然长大的动物,虽然奇怪,但它们并不畏惧,任李飞翔再怎么涨,在它们面前也微不足道。

  李飞翔慢慢的转过了身,挥动了一下手中锋利的大刀。

  两条德国牧羊犬也龇出了自己的獠牙。

  “他妈的,不行,还是弄不过它们。”李飞翔咬了咬牙,强迫自己压下了心中那一丝疯狂,侧着脑袋看看旁边有一棵大树,李飞翔几步窜过去,把大刀往嘴里一叼,手脚并用开始往上爬。

  两条警犬霎时间傻了眼,无奈的围着大树狂吠起来。

  “该死的,他上树了。”随后赶来的警犬训导员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的状况,破口大骂。

  “这下可怎么整哟?”郝科长叫苦不迭。

  “交给我了。”训导员阴着脸往手上戴了一副手套准备爬树:“它敢伤我的杰克,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还不死心?”李飞翔趴在一条不粗不细的树枝上,皱着眉头看着树下:“讲真的,我不想再伤人了。”

  但是没人听得见,也没人听得懂他的话,身手敏捷的警犬训导员已经开始上树了。

  “好吧,那就来。”李飞翔红着眼,抓紧了自己的大刀。

  “呱……呱……呱…”一声刺耳的鸟叫从头顶上响起。

  李飞翔抬头看去,是一个乌鸦巢,一个身材肥硕的乌鸦站在巢边,好奇的看着自己,巢里伸出几个同样黑漆漆的小脑袋,也在看着自己。

  “既然陆地上走不通,那我只好上天了……”李飞翔脑袋里猛然响起前世看的一部电视剧,特种兵里老炮的一句很帅很帅的台词。

  “罢了,反正已经山穷水尽,老子豁出去了。”李飞翔咬咬牙,扛着大刀往乌鸦巢爬去。

  “在哪儿呢?你在哪儿呢?赶紧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警犬训导员站在大树主干的大叉上,手里扶着另一条稍小的树枝,锐利的眼神四处的扫视着,搜寻着,嘴里神经质一般的嘟囔。

  “呱呱呱……”几声乌鸦叫从头顶响起,一摊鸟屎啪的掉落在了他的鼻子上。

  “该死的,真倒霉。”训导员痛苦的一闭眼。

  “呱呱呱……”乌鸦的叫声再次响起,但这次不是在树顶了,它扑腾着翅膀在研究所的院子里飞了一圈,然后歪歪斜斜的往远处飞去。

  阳光照在乌鸦背上,一把锋利的刀晃动了一下,像镜子面一样的刀身把反射的阳光投在了院子里。

  “那是……什么?”一个女研究员的眼被晃了一下,她抬手遮住天空中投下来的阳光,睁大眼睛看去。

  一只肩膀上扛着手术刀的老鼠骑在乌鸦的背上,正在回头看着自己等人,它两条后腿死死的夹着乌鸦翅膀前的脖子,空着的一条前腿竟然像人类一样挥着,那很明显是一个再见的姿态。

  “那只老鼠骑着鸟飞啦……”女研究员瞪着不可思议的大眼睛,嘴里大喊一声,尖叫的声音之大仿佛是看见了一个色狼。

  “什……么?”仍然在树上寻找的警犬训导员眼前一黑,险些一头栽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