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四十章 深入敌后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501 2019-10-12 15:29

   第四十章深入敌后

  一片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中,沉睡了一夜的太阳终于再一次露出了笑脸,虽是夏天,但初生的日头并无丝毫的炎热,和煦的阳光斜斜洒下来,照耀着草叶上晶莹的露珠,折射出一片绚烂,荒原上的小动物和昆虫们也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开始了一天的活动。

  一群早起的鸽子从地平线上越来越近,等它们飞临了荒原的上空时,忽然压低了飞行的高度,然后在一只灰羽鸽子的带领之下,先后落在了一棵大槐树上。

  槐树和榆树是有区别的,榆树是靠着它们的种子也就是榆钱来繁衍,借着风力,它们在哪儿都能生根发芽,但槐树不同,槐树靠的是串根,跟竹子有点类似。

  天知道这片辽阔的荒原上怎么会长着这么一棵独门独户的槐树。

  槐树很大,跟所有的独树一样,因为没有其他树竞争雨水与阳光,这棵树长的及其茂密,枝繁叶茂。

  距离鸽群降落在槐树上大约一分钟后,一只灰不溜秋的老鼠忽然从一片树叶下探了探头,随后,这只老鼠一个后仰,竟头朝下脚朝上的从树枝上栽了下来。

  但它并没有坠落,而是离奇的悬在了半空中,仔细看去,原来它的身上竟然绑着一条细细的丝线,丝线的另一头则牢牢的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悬空的灰鼠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然后敏捷的一翻身,变成了头上脚下,然后手脚并用的顺着绑在腰间的绳子往上爬去,速度极快。

  “怎么样?”还没等它站稳,立刻就有藏身于大树上的另外几只老鼠围了上来。

  “老大,安全,一切正常。”刚刚爬回来灰老鼠对着另一只个头挺大的鼠点点头,这只老鼠也是灰色的,不过灰的不太自然,有些别扭。

  “唔,好。”大老鼠点点头,随即吩咐道:“灰太狼,你带着灰羽在这棵树上等,准备接应我们。”

  “老大,我不跟着去了?”灰太狼一愣,有些不情愿。

  “你在这儿守桩。”被称作老大的老鼠,也就是李飞翔拍拍它的肩膀:“兄弟,并非跟我们下去才算是战斗,接应的任务同样重要,我们可以少一个战斗力,但若是我们没了接应,就算把目标抓了来也走不脱,而你,控制着所有坐骑的头鸽,是守桩任务的最佳鼠选。”

  “是,老大,我明白了。”灰太狼点点头:“老大,你弄的这一身灰毛真难看,丑死了。”

  “废话,你以为我想?这叫化妆潜入。”李飞翔翻翻白眼:“我要是一身白毛过来,走不出十米就得让人家发现喽。”

  “神使,我们出发么?”另一只大老鼠凑了过来,这是同样化妆参加任务的擒狼,李飞翔看上了它的机敏,特意点了它的将,让小二黑暂代它带兵守后山。

  李飞翔不怕会出乱子,他吃准了短时间内敌鼠不会进兵,重新派遣指挥官,熟悉战场,整合兵力,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

  “告诉弟兄们,准备出发。”李飞翔回头看看擒狼,发出了战斗命令。

  “是。”擒狼答应一声,回身对着四散在各个树枝上待命的老鼠们一挥手,立刻,早就准备好了的老鼠们纷纷顺着树干爬到了地上,汇聚成了一支小队伍。

  擒狼和手下们一起下来的,等它们聚齐了,李飞翔早就已经在地上等它们了,他是从树上直接跳下来的,爬树他嫌麻烦,五六米的高度,他还没有放在眼里。

  “走。”李飞翔挥了挥手里并不是很顺手的木棍,木棍的一端是新削的尖头,他的刀留在了山上,经过一晚上加班加点的赶工,百鼠山上所有的鼠兵都装备了一条一头削尖的长木棍,但李飞翔并未让它们停工,他还想趁着敌鼠的新一轮进攻没来之前,再弄出一些投枪来用。

  一群鼠兵排着散乱的队伍和擒狼一起跟在他的后面,李飞翔并没有刻意去管它们,因为草原鼠的队伍大概也就是这个德行,既然是乔装潜入,那就不能表现的扎眼。

  “投枪不算太好用,费劲,还射不准,比弓箭差远了。”李飞翔边走边暗暗的想着:“要是百鼠山的兵有上几百张弓就好了,等攻山的鼠兵上来,先给它来几波齐射,老鼠们都傻,冲锋起来一窝蜂的扎堆,简直是活靶子,不等短兵相接就给它报销几百,说起短兵相接,手下们那些家伙事也忒对付了点,要是一鼠一把大刀,那是个什么劲头啊,用大刀对对鼠的短棍甚至是爪牙,那可就……”

  “站住,干嘛的?”一声忽然响起的断喝忽然打断了李飞翔的胡思乱想,所有深入敌后的鼠兵们都精神一震。

  十几只明显也是兵的老鼠出现在了不远处,带头的是只肥硕的灰老鼠,身材臃肿的很,面上也是丑陋不堪。

  李飞翔皱了皱眉头,所有的手下都看住了他,虽然被发现,但这些兵都是精英,每个鼠都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色。

  一只百鼠山的胖老鼠在李飞翔的示意下上前几步,迎上了这股忽然出现的敌鼠,它叫肥仔,小二黑的亲戚,原是百鼠山大鼠金毛的手下亲兵,这次被李飞翔挑来参加了突击队。

  肥仔迎住了这支小队伍,胖嘟嘟的脸上堆着笑,但对方的那只比它还肥的带头老鼠显然不吃这一套,它不等肥仔开口便一把将其推开,独自径直往李飞翔等鼠走了过来。

  擒狼挑挑眉毛,把身子移到了李飞翔前面,手慢慢的摸向了腰里新削尖的木棍。

  李飞翔按住了它的肩膀,微微摇头,擒狼诧异的看着他。

  “它没有识破我们。”李飞翔自信的笑笑,小声道:“否则它不敢自己过来。”

  擒狼眨眨眼,点头退开了。

  “你们到底是谁?”肥老鼠趾高气昂的晃着膀子走了过来,左脸上写着嚣张,右脸上写着跋扈。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摞在了它的脸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肥鼠的脸像吹气球一样肿了起来,它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打了它的李飞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