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三十七章 三锤定音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855 2019-10-12 15:29

   第三十七章三锤定音

  一阵哔哔啵啵的异声响起,所有在场的老鼠都呆呆的看着身材慢慢变得更加魁梧强壮的李飞翔,除了金毛和银毛之外,没有鼠见过这种景象,杂毛老酋主张大的嘴巴足足可以塞进去一个鹌鹑蛋,它和它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给我走……”李飞翔大喝一声,胳膊上的青筋鼓的老高,铁疙瘩一般的肌肉高高坟起,一双有力的大手紧握着长柄,铁锤呼的一声就对着石桌的侧面砸了过去。

  说是石桌,那是因为老鼠们把它当桌子用,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近似方形的大石台,实心的,石台一部分是埋在土里的,李飞翔打算卖弄一下自己的神力来彻底镇住这帮老鼠,所以他用铁锤砸的石桌侧面,打算把它抡飞。

  又是一声巨响,比刚才小二黑的那声响了不知道有多少倍,巨大的声响甚至震得大厅壁上掉落下些许的尘土,所有在场的老鼠都觉得耳膜一阵发疼。

  石台微微晃动了一下,却没有动地方。

  李飞翔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就算不把这面石桌打飞,最起码也要掀它一个跟头的,可是现在手里的钢筋已经微微有些弯曲了,石桌却依然稳如磐石。

  “给我开!”李飞翔再次运了运气,举起钢筋大锤又来了一下子。

  钢筋变成一个对勾,石台挪动了一下。

  “走起啊。”暴怒的李飞翔第三次抡起了胳膊,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再一声巨响过后,石台的侧面跟土地出现了一个可以塞得进一只老鼠爪的缝隙,而那一跟钢筋却已经变成了曲别针的形状。

  “呸,什么他妈玩意。”李飞翔愤愤的把手里弯曲的不成样子的家伙扔在了地上,骂了一句。

  “阁下,莫非……您是想把它打飞?”金毛大鼠揉了揉耳朵,终于辨过了味儿。

  “家伙不争气啊。”李飞翔叹口气,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从侧面验证了金毛的判断。

  “我的大锤……废了。”小二黑哀嚎一声。

  “能拆就能盖,回头给你捋直了就是了。”李飞翔霸气的一挥手。

  “捋……”金毛呆了,眼神比没被糟蹋前的小二黑那根钢筋还要直。

  “神使大人,您不可能打飞它的。”银毛上前一步,看到那道缝后先是一愣,随即说道:“这块石头并非只有您看到的这一点,它是很大的一块,高度有十几个老鼠那么高,宽度略小,我们在开挖这间大厅的时候曾经往下刨过,但是它太重了,弄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李飞翔恍然大悟,如果真像银毛所说的那样,这块石头光搬就够自己的呛了,现在它埋在土里,自己想撼动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但您仍然很了不起了。”金毛走了过来,弯腰捡起了李飞翔扔在地上已经七扭八拐的钢筋,由衷的点点头:“关于神使的身份,我没有任何意见了,这已经不可能是老鼠所能拥有的力量了。”

  “我也是。”银毛点点头,附和了自己的大哥一句:“拥有如此大的力量,也只有神鼠下凡一种解释了。”

  智囊们没说话,一起看着揉着眉心的杂毛酋主。

  老酋主不想承认,但是它不得不承认,它想好的所有托词在刚刚李飞翔砸出的那三锤子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李飞翔看着它,眼神像天空中的鹰隼一般犀利。

  “百鼠山酋主鼠来宝,见过神使。”老杂毛颤颤巍巍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深深的对着李飞翔弯下了腰。

  “见过神使。”所有老鼠有样学样,一起躬身施礼。

  “行了,只要大家确定并认可了我的身份,那就行了,我不在意这些礼节的。”李飞翔摆摆手,虽然心中狂喜,但脸上仍然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仿佛这都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谢神使。”众鼠起身。

  “鼠来宝酋主,时间紧迫,我们言归正传,商讨一下怎么退敌吧。”李飞翔点点头,想起山外还有强敌环绕,迅速的进入了角色。

  “神使不用歇歇吗?”老杂毛鼠来宝客套的说道:“您刚刚在外面打了一场恶战,会不会太疲惫了。”

  “不必。”李飞翔断然摆手:“退了敌再歇息不迟,现在大敌当前,随时可能再次攻山,歇也歇不安心,倘若百鼠山有失,我无法向鼠神地涌夫人交待。”

  “如您所愿。”鼠来宝答应一声,给李飞翔让开了位置。

  “哎?这是干嘛啊?”李飞翔急忙拦着。

  “神使大人,我其实并无过鼠的本事,承蒙大伙支持着,我在这酋主的位子上坐了些年。”鼠来宝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您来了,无论是头脑还是身体,您都强过我百倍,再加上您是鼠神派来的,这大位理应让给您啊。”

  金毛银毛等鼠一起低下了头,鼠来宝在位这些年,虽然没什么大的成绩,但它很仁义,对手下的子民一直不错,现在看到大位旁落,它们心里都不太好受。

  “这可不行啊。”李飞翔眼角余光扫到了众鼠的表情,心念一转,急忙一把把鼠来宝推回了正座:“老酋主,我是来辅助你们的,不是来夺位的,你该在哪儿坐着就在哪儿坐着,我在你下边。”

  金毛兄弟一起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李飞翔。

  “这可使不得啊。”鼠来宝慌忙又站了起来:“你可是天上来的,我一个凡鼠,万万不敢托大,之前您的身份未明,那还好说,可现在……”

  “别那么说。”李飞翔灿烂的一笑:“先不说身份,也别论本领,您老统领百鼠山多年,我是新来乍到,再说了,您是长者,让您到我下面去坐,我也于心不安啊。”

  “不行,不行啊。”鼠来宝还是一个劲的推托。

  “神使,既然老酋主执意让贤,您就依了它吧!”金毛站了出来,也帮着劝。

  “是啊,神使,别客气了。”银毛也点点头,虽然对于老酋主的退位有些难过,但李飞翔的做法却让大伙儿非常感动,因此所有的鼠都加入了劝说的行列。

  “都别说了。”李飞翔看到收买人心收买的不错,心中暗喜,但外表仍然皱着眉头。

  “神使啊,别推脱啦。”鼠来宝一个劲的拉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