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二十五章 强敌来犯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352 2019-10-12 15:29

   第二十五章强敌来犯

  所有的鼠都以为河鼠部落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投降,其实在鼠族,战败投降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儿,因为它们的战争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个互相融合的过程,投降之后,它的子民都会被并入草原鼠的子民之中,而它自己也会被任命为大鼠之流。

  但是河鼠部落的酋主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鼠都惊讶的决定,它拒绝投降,并恶狠狠的下达了命令,全族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得到消息的草原鼠部落酋主先是一惊,随后便沉默了,它也感到事情有些棘手,继续强攻,胜利是没问题的,不过它能得到什么?一块地盘,仅此而已,这已经失去了发动战争的本来意义。

  它最不缺的就是地盘,荒原那么辽阔,它才不稀罕这块河滩。

  可是不进攻又能如何?战争打成这样,双方也都有了不小的伤亡,就这么撤兵当然不可能,那也赔的忒惨了点,再说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草原鼠部落的酋主感觉自己有点像骑上了黄鼠狼,上下两难,不过它能做到一个部落的酋主,自然不是易与之辈,经过思考,它提出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那就是同意保留河鼠部落,自己也可以撤兵,但河鼠部落必须臣服自己,年年岁供,月月来朝,作为回报,草原鼠部落将会作为河鼠部落的庇佑者。

  河鼠的酋主也同意了,它没法不同意,虽然狠下心决定殊死一搏,但这并不代表它可以放弃机会,从宁死不降的决定可以看得出来,它是个权利欲望很大的鼠,现在既然有机会可以继续做老大,它自然求之不得,虽然成了一个别人的附属部落,但好赖还是个部落。

  于是尘埃落定,五足鼎力的局面就此形成,五大国之间互相也攻伐不断,但都是小打小闹,虽然百鼠山的靠山比较弱些,但它们占据着地利,想击败它们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况且也没人愿意去放手一搏,都唯恐自己的实力受损过重,给了其他部落可乘之机。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傻事老鼠也不会干,谁也不想做那只捕蝉的螳螂。

  但是,就像人类的世界那样,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平衡,终会有被打破的那天。

  ~~~~~~~~~~~~~~~~~~分割线~~~~~~~~~~~~~~~

  百鼠山的山顶有颗大榆树,年头不少了,粗可合抱,这是个挺好的位置,站的高看得远,百鼠山部落的老鼠也不傻,被偷袭了几次并吃过亏之后,它们学会了安排岗哨,而大榆树的树尖便成了最理想的地方,老鼠们在这儿用枝条编织了一个小平台,平时有鼠兵站岗放哨。

  哨兵是轮流担任的,今天上午值班的是个中年老鼠,它一边懒洋洋的扫视着山下,一边用一根草茎剔着牙。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脚下响起,随后,一个年轻的鼠兵笑嘻嘻的露出了头,这是中年鼠兵的儿子,来换它的班的。

  “吃了?”中年鼠兵看看嬉皮笑脸的儿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它的儿子来晚了一会儿,显然是吃了午饭才上来。

  “嗯!你快下去吃饭吧。”年轻鼠兵爬上了平台:“爹啊,一切正常不?”

  “正常,没啥事。”中年老鼠点点头,顺着简易梯子就要往下滑。

  “爹……爹啊!你说正常?可那……那是什么?”年轻鼠兵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指着正南怪叫起来。

  “怎么了?看见什么了?”中年老鼠慌忙爬了上来,眼前的一幕让它倒吸一口凉气,在百鼠山的正南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大群老鼠,浩浩荡荡的正往这边开了过来,数目多的无法统计。

  “妈的,敌袭。”中年老鼠反应过来,它怒吼一声,几步跑到平台的边缘,抬腿把一条半米多长的枯树枝一脚给踢断了,树枝有人类的拇指那么粗,本来按照它的力气是不可能踹断的,但这条枯枝显然事先经过加工,它的根部被咬断了一大部分,只剩下一小半还连在一起。

  枯枝被踹断,从高高的树顶上掉到了地下,随后,一个暗洞里探出一只灰不溜秋的老鼠头,抬头看看树尖上的中年老鼠正在拼命的向它挥手,它赶紧钻出洞穴,一溜烟往后跑去。

  “我下去给金毛大鼠报信,告诉它详细的情况,你在这儿盯着。”中年鼠兵给下面发完了信号,回身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不行,爹,你在这守着,我去。”年轻的鼠兵摇摇头,拒绝了自己父亲的提议,它知道它爹在想什么,因为它也是那么想的。

  “妈的,你敢不听我的话?我可是你爹。”中年老鼠勃然大怒:“再说了,老子的值班时间早就到了,现在理应是你在上面。”

  “可是,爹……”青年鼠兵还想再说点什么,它爹摆摆手,一边下梯子一边道:“儿子,爹老了,你还年轻,好好在这儿待着。”

  “爹……,你千万小心……”年轻鼠兵的眼眶湿润了。

  一只浑身金黄色的老鼠站在百鼠山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动不动,微风拂过它头上长长的金毛,说不出的潇洒飘逸,在它面前,是一群群聚集而来的老鼠,那些都是它手下的鼠兵。

  “金毛大鼠,差不多都到了。”一个胖乎乎的鼠兵跑上前来,毕恭毕敬的向金毛鼠报告。

  “给我兄弟送信了吗?”金毛沉声问道。

  “送了,银毛大鼠已经得知了情况,它现在在后山聚兵呢。”胖老鼠回答。

  “好,随我迎敌。”金毛冷然大喝,扛起身边筷子粗细的木棍,从石头上一跃而下,领头奔山下而来,大队大队的鼠兵跟在它的身后,不计其数。

  来犯之敌的行军速度很快,金毛大鼠聚齐了自己的手下还没下山,它们便已经攻到了,山下几个哨卡的鼠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它们连根拔除,双方相遇在山脚,摆开了阵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