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二章 死于车祸的李飞翔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4253 2019-10-12 15:29

   第二章死于车祸的李飞翔

  “多长时间?”羊屠户翔子把第二只羊腔子挂在架子上开膛破肚完毕,一切收拾停当,然后回过头挤眉弄眼的看着老四。

  “25分钟!”老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就是一条羊腿吗?哥哥我输得起。”

  “那就好,那就好!”翔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抄起刀对着羊腔子比划了起来。

  “哎?哎?你干嘛呀?这是?”老四急忙上前拦着:“这个是要给我老丈人送去的,不能动!”

  “嗯?”翔子挑了挑眉毛。

  “你从别的羊上弄,钱我给,不就完了嘛!”老四叹口气:“一条羊腿而已,说吧,多少钱。”

  “三百!”翔子笑眯眯的伸出三个手指头。

  “你打土豪呢?”老四猛然抬起头:“兄弟,什么羊??的一条腿能值三百块钱啊?”

  “它的一条后腿就值三百,出十斤肉没问题!”翔子笑眯眯的指了指车上剩下的最后一头大羊:“我一冬天都没舍得吃羊肉了,好不容易碰见你这么个土豪,又怎么能放过呢?”

  “你说你咋长的?怎么这么肥呢?”老四呆呆的看了看那头肥羊,咬牙切齿的说道。

  “少废话,给钱吧!”翔子叼起一颗烟卷,毫不客气地伸出手。

  “给你。”老四不情不愿的抽出三张一百元的大钞,塞进了翔子的手里:“你就抠吧你……”

  “不抠不行啊!”翔子叹口气,转过头宠溺的看着门口树底下的玩闹着的一个女两男三个孩子:“一个儿子一百万,我有两个小子,那就是两百万,姑娘上学也得花钱吧,我得玩儿命的给他们攒呀!”

  “别发愁兄弟,还有哥哥我呢!”老四也叹口气:“等他们长大了花钱的时候我帮着你!”

  “那就先谢谢四哥了!”翔子吹了个口哨,大声对着树下的孩子们喊道:“孩儿们,赶紧谢谢你们的四大爷。过了年爹带你们去他家吃涮羊肉!”

  “谢谢四大爷!”

  “谢谢四大爷!”

  老大姑娘和老二小子异口同声兴奋地喊道。

  “谢…四…爷!”老三一边蹒跚地围着树打着转,一边口齿不清的也跟着喊。

  “三个娃娃,确实够个劲头。”老四呵呵一笑,打趣的说道:“兄弟,你要是实在养不起,过继给我一个算了,你嫂子一直怕他们不愿意生呢。”

  “行啊,你把一百万甩在这儿,随便挑一个,我让他管你叫爹!”翔子随口答应一声。

  “还是算了吧,你家的母老虎我可惹不起。”老四哈哈一笑。

  “爸爸坏蛋,又说把弟弟送人了,两个弟弟都是宝贝,哪一个也不给人。”四岁的大姑娘已经懂些事了,颠颠地跑过来,对着翔子的小腿踢了一脚。

  “不把弟弟送人,把佳佳送人,你跟我走吧!”老四拦腰把小姑娘抱了起来,亲了亲她的脸颊。

  “我不走,我得看着弟弟们。”小姑娘佳佳咯咯的笑着,努力的挣开了老四,跑到树下和两个弟弟玩了起来。

  “多好的孩子呀!”老四赞许的点了点头。

  “进屋拿点纸,给你小弟弟擦一下鼻涕。”翔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

  “嗯。”佳佳乖巧的点点头,跑进了屋里。

  “赶紧的,咱们装车吧!”翔子用保鲜膜把两只羊腔子裹好:“打开后备箱。”

  “嗯!”老四点头,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后备箱的箱盖缓缓升起。

  “咱俩一人一个,你帮我装上车!”老四提起一只腔子,转身往自己的车走去。

  “好嘞。”翔子答应着,随手提起另一个,紧随着老四上了公路,往对面的汽车走去。

  一辆越野车急速的开来,像一阵旋风一样,引起了人们的阵阵惊呼。

  “靠,作死啊。”老四大惊,急忙紧走两步。

  “翔哥,你慢点,这里是个集市。”越野车里,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妇女焦急的拉了拉司机的手臂。

  “给老子闭嘴,这车的刹车他妈的不灵。”司机一边用脚尖猛点刹车,嘴里破口大骂。

  “啊……有人,小心。”副驾驶的女人一声尖叫。

  “靠!”越野车司机猛抬头,一个男人肩膀上扛着只羊腔子正走在路中间!

  “给我拐!”司机猛然一声大吼,双手猛打方向盘,车子吱吱尖叫着冲向了路边,砰的一声撞在了马路牙子上停了下来。

  “我靠!”扛着羊腔子的翔子被车头刮了一下,一头栽倒在路上,脑袋猛然磕上了坚硬的水泥地路面。

  “咣当!”越野车司机因为车子急停,惯性狠狠的把他甩了出去,额头重重的顶在了的越野车的前玻璃上。

  哗啦……车玻璃碎了一地,男子头破血流的坐回了车里。

  ……

  “奶奶的,大集上把车开得这么快,万一撞死个人还过不过年了,靠,四哥的羊?”翔子坐起身子揉揉脑袋,急忙去捡那个掉落在地上的羊腔子。

  但他一把捞了个空,羊腔子仍然安安稳稳地躺在地上。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翔子大吃一惊。

  “是他吗?”两个黑衣人来到了他的面前,其中一个开口说道。

  “应该就是他吧,不是说死于车祸嘛!”另一个黑人不太确定的挠挠头,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小声的念道:“李飞翔,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在某地死于车祸。”

  “哎,你叫什么名字?”一开始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冷着脸严肃的问仍坐在地上的翔子。

  “李飞翔,怎么了?”翔子不明所以,条件反射般的回答道。

  “错不了了,就是他,带走吧!”黑衣人点点头,抖出一条手指头粗细的铁链不由分说地套在了翔子的头上。

  “哎?你们这是干嘛呀?我告诉你,这街面上都是我的弟兄!”翔子大惊失色,愤怒的吼道。

  “你嚎啥啊?”另一个黑衣人收好纸条,又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子,往翔子脑袋上就扣。

  “去你的吧!”翔子猛然往旁边一躲,对着路边发呆的老四吼道:“四哥,你发什么呆呢?他们两个人干我一个,你快上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