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三章 难过的妻子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907 2019-10-12 15:29

   第十三章难过的妻子

  刘霞送走了三个上幼儿园的孩子,自己回到店里,帮丈夫李飞翔在手腕上扎上针头,开始打点滴,药是从某省城的大医院寄来的,每五天寄一次,这些药水有很复杂的营养成分,可以维持李飞翔的身体需要。

  所幸国家照顾,这些药水都是免费的,要不然这个靠着一个女人维持的家庭绝对担负不起。

  药水顺着输液器慢慢地滴入了李飞翔的身体中,刘霞看看一切正常,起身来到外屋,吃力的搬起半只羊,走到外面门市前的肉摊旁边,挂在了架子上开始剔肉。

  媒婆气急败坏地走了过来,沉着一张脸。

  “婶子,抱歉,我没去,有事耽误了,实在太忙,忘了给你说了。”刘霞知道她是来兴师问罪的,所以先冲着她淡淡一笑。

  “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儿,这不是让我在中间为难吗!”媒婆叹了口气:“闺女,你到底是咋想的?”

  “我不能去相亲,你帮我把人家回了吧!”刘霞手里的活不停,嘴里说道。

  “为啥?”媒婆一愣。

  “因为我没有那个资格。”刘霞叹了口气:“婶子,翔子的情况,你知道吧。”

  “我都知道呀!”媒婆点点头:“所以我才给你找个好人家嘛。”

  “你这件事儿干的本身就不对。”刘霞扯扯嘴角:“翔子他还没死,你就急着给我说婆家,这干的叫什么事?若是真说成了,我还犯重婚罪呢。”

  “我知道他还没死,但是他和死了有什么两样?”媒婆撇撇嘴:“他甚至连个植物人都不如,人家都说了,他现在就是个活死人。”

  “他还有呼吸,他还有心跳,这在医学上叫做还有生命体征,他就是活着。”刘霞坚持着。

  “我说你就是个死心眼。”媒婆子翻翻白眼:“就算他活着,你不会和他离婚吗?你真的就打算守着这么样的一个活死人过一辈子?他还能干什么?吃饭他都吃不了,你还年轻。”

  “离婚?我没想过。”刘霞摇头:“我绝对不会离婚,我的丈夫是病了而不是死了,在这种时候抛弃他,我还是人吗?”

  “你这就是被脸皮所累,我明白你的心思。”媒婆眼珠子转了转:“我说,表侄女,咱不是外人,婶子给你出个万全之策怎么样?”

  “嗯?”刘霞诧异的看着她。

  “反正他也什么都不知道,我听说,他现在是靠输液活着对不对?”媒婆的眼里有一丝凶光闪过。

  “没错,你想说什么?”刘霞皱起了眉头。

  “反正一天天的都是你伺候他,没人知道,你偷着给他的药里加上点……”

  “你放屁。”刘霞勃然大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那是杀人。”

  “我……”媒婆子脸色苍白,幸亏大早上的周围没什么人,要不然……

  “你嚷什么嚷啊?”媒婆子急忙要捂刘霞的嘴:“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吗?”

  “为了我好?所以你就教唆我去谋杀亲夫?我看你是为了自己得那点保媒的钱。”刘霞冷哼一声:“李婶子,你看过水浒传吗?”

  “啊?我看过呀。”媒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自己去拿个镜子照照,你现在的嘴脸活脱脱就是一个贪贿说风情的王婆。”刘霞的语气很轻蔑,她拿起剔骨尖刀,猛然往肉案板上一扎:“可惜,你打错了如意算盘,我可不是潘金莲,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你再进我们家的大门,还有,我不管他是谁,如果哪个敢对我丈夫不利,我跟她拼命……”

  “你……你分明是不识好人心……”媒婆被刘霞一阵抢白加吓唬,弄得有点恼羞成怒。

  “差不多你就走吧,武二郎来了,当心他急了打你。”刘霞看到一辆奥迪汽车停在了摊子前面,叹了口气。

  “你在这儿干嘛?”奥迪车门打开,老四走了下来,很明显他是认识这个媒婆的。

  “关你什么事?”媒婆铁青着脸,气鼓鼓的顶了回去。

  “我说,你还是人不?我弟妹又不是寡妇,用得着你在这儿**。”老四霍然想起她的意图,心里很不快。

  “哼……”媒婆重重的哼了一声,扭头离去。

  “弟妹,家里有点事耽搁了,来得稍微晚点儿,没耽误事儿吧。”老四看媒婆走了,回头问刘霞。

  “……”刘霞摇摇头没说话,眼圈红了。

  老四叹口气,自顾的走进门店,先到后屋看了看李飞翔,见他一切安好没什么不妥,就回到前面,穿起一件皮围裙,一手掂起半只羊往外走,挂在了架子上。

  来回往返了十来趟,所有的肉都已经挂在了外面,老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问刘霞道:“弟妹,还有什么力气活儿儿没有,有的话你只管说。”

  “没了,四哥!”刘霞递过一条毛巾。

  “你今天有点不对劲。”老四一边擦汗一边奇怪的看着她:“咋啦?有人欺负你们?还是那媒婆说什么了?跟我说,我保着你们几个不受欺负。”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刘霞摇摇头:“四哥,你……以后别来了。”

  “为什么?”老四一阵错愕:“我不来怎么行?这些力气活你一个人弄的过来吗?女人力气总是小的,这些肉你搬半个小时也不见得能搬完,我五分钟就能给你搞定。”

  “影响不好。”刘霞抬起头:“四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兄弟他……他这样,你总是往这儿跑别人会说闲话的。”

  “谁?谁他妈的乱嚼舌根子?”老四勃然大怒:“还嫌你们孤儿寡母的不够可怜吗?真混蛋。”

  “不是别人说的,是我那么想。”刘霞急忙拦着他发火:“没人那么说,我是琢磨着,嫂子那边……”

  “弟妹,你就踏踏实实的做你的生意,别胡思乱想。”老四叹口气:“我跟你说实话,我每天过来帮你搬肉,那就是你嫂子让我来的,我兄弟变成那样我们也有责任,要不是你嫂子让我来买羊,要不是我让他帮我搬到车上去,这一切就不会……”

  “四哥,你别说了。”刘霞掩面而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