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三十一章 地涌夫人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269 2019-10-12 15:29

   第三十一章地涌夫人

  经过灰太狼的一再提点,李飞翔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所谓的鼠神是谁了。

  什么半截观音,什么地涌夫人,不就是金鼻白毛鼠精嘛。

  金鼻白毛鼠精,它原是凡间的一只普通白鼠,机缘巧合之下,让它得了些道行,修炼成精,后来这厮又在西天灵山偷吃了如来佛祖的香花宝烛,功力大增,便膨胀的自命为半截观音。

  如来因失了宝物,遂遣托塔天王李靖和三太子哪吒将金鼻白毛鼠捉拿,哪吒见她楚楚可怜,于是便向如来求情,如来佛祖也动了恻隐之心,觉得她修行不易,也不忍心将她杀死,但又恐其为恶,于是便让托塔天王李靖把她认为义女,让三太子认其为义妹,教导她向善。

  李靖何许人也,那可是天庭的托塔天王,况且他平日里便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以他的身份,又怎么会真的把一个出身低贱的老鼠精放在眼中,认做干亲那只是不好驳了如来的面子,至于教导金鼻白毛鼠,他才懒得去做,于是李天王便将这个便宜女儿随意的放到了下界,任她自生自灭,然后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以至于美猴王孙悟空提着两块牌位来找他告状的时候,他甚至都想不起来有过这么一回事。

  金鼻白毛鼠也是劣性不改,到处吃人,其实这也怪不得她,她本是人间一野鼠,哪里又懂得是非曲直与善恶因果,她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随性而为罢了,这一点从她胆大包天的偷吃了如来的宝物就可以看出来了。

  终于有一天,她又碰上了一个硬茬子,一个鼠精要娶唐僧,那齐天大圣孙悟空自然不干了,所以当他得知了这金鼻白毛鼠精还有这么一层身份之后,便怒气冲冲的到玉帝面前告了一状。

  李靖当场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大意已经惹了个不小的祸事,孙猴子他是十分了解的,那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泼皮无赖,黏上就甩不掉的狗皮膏药啊,这白毛鼠精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他们。

  但他还没法往外择,当初是如来让他教化这只老鼠的,现在他没干好,金鼻白毛鼠闯了祸,要是让上边知道了,没他什么好果子吃。

  于是托塔李天王不得不妥协,他让自己的儿子哪吒和老滑头太白金星一起为他求情,若不是孙猴子急着救师父,以他的性格,恐怕这事没那么容易了结。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金鼻白毛鼠在自己的干爹和干哥哥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轻而易举的便被收进塔中带回了天庭。

  后来的事情,西游记中并没有提及,只是说唐僧师徒四人火急火燎的继续西天取经了,不过金鼻白毛鼠精和托塔李天王的父女关系毕竟在这儿摆着呢,既然原告都不追究了,想来李靖也不会傻到真的把她交给天庭去处置,那样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金鼻白毛鼠的最终结局,应该也就是被托塔天王李靖带回了自己家,然后好生的管教。

  这是一段神话故事,绝大多数看过西游记的人都知道,不过关于这个故事的真伪,却几乎没有人真正的深究过。

  “你们把她当做自己的神仙?”李飞翔一个劲的咧嘴,实在有些想不通,在所有的妖魔神仙中,长得好看的有的是,本事比她大的更是大有人在,要论后台,在天庭有个干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而她在老鼠当中去能混到这么高的位置,着实让李飞翔很是吃惊。

  “那当然,地涌夫人可是我们老鼠一族的骄傲。”灰太狼的一句话就把李飞翔的疑惑全部给打消了,每一个种族都会崇拜本族的英雄,而老鼠中最能提得上号的人物也就是她了。

  “老大,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打人家的旗号,万一人家地涌夫人真的找上门来,咱可咋办?”小二黑不无担心的问道。

  “你可拉倒吧!”李飞翔像看白痴一样白愣了它一眼:“哪儿来的地涌夫人?你是不是听评书听傻了?那只是神话故事,神话故事懂吗?那是吴承恩编出来的,就像起点中文网奇幻频道的那些作者写小说一样,瞎编乱造的,你还当真有那么一回事儿啊。”

  “老大,话也不是那么说的。”灰太狼摇摇头,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吴承恩和起点中文网那些人不同,《西游记》也不是《人在鼠途》那样的扑街书,虽然血火宰羊挺牛B,但是他写的书不咋地,而关于《西游记》,据说吴承恩在写的时候,里面有很多的故事都是取材于民间人们口口相传的神话故事,说到底,他只算西游记的半个作者,而是另一半,他充其量也就是收集整理润色了一下。”

  “你是想说,这些神话故事都是曾经真正的发生过的,而你所说的那个地涌夫人,也真实的存在?”李飞翔的脸色慢慢变得严肃起来。

  “是的。”小二黑点点头,脸色比李飞翔更严肃!

  “哈哈哈,你们真是太逗了。”李飞翔再也绷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了声:“哎呀,我的妈呀,没文化真可怕,我说你们啊!哪儿来的妖魔鬼怪呀?谁见过?反正我是不信,我可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儿都是扯淡,我告诉你们,我以前是干屠户的,干的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活,那些大羊脑袋一刀子一个,不知道喇掉了多少,怎么一个变成冤鬼回来找我的都没看见呢?”

  “老大,你……不信鬼神?”小二黑小声的说道。

  “我信个蛋。”李飞翔嘿嘿一笑。

  “那你是从哪儿来的?”小二黑反问了一句。

  “什么从哪儿来的?”李飞翔莫名其妙:“我从哪儿来的你不知道吗?我都带你去我老家看过,我老家……我……我靠……”

  李飞翔猛然醒悟过来,脸上的表情从莫名其妙变成了尴尬,又变成了震惊,最后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还……还真的有哇?”李飞翔感到头皮和爪子一起发麻。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