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六章 老鼠的制度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788 2019-10-12 15:29

   第十六章老鼠的制度

  “我说,你……叫什么?有名字没有?”白鼠从那颗倒下的苞米杆上一把把棒穗子掰了下来,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一脸媚笑的黑老鼠。

  “我叫小二黑。”黑老鼠点点头。

  “噗……哎,妈呀!”白鼠喷了黑老鼠一脸的白沫子,然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有那么好笑吗?”黑老鼠抹了把脸,一脸的郁闷。

  “小二黑?咋叫了个这名啊?你家小芹呢?”白鼠都快笑岔气了:“你俩结婚时有没有村干部捣乱啊?”

  “……听不懂你说的什么!”黑老鼠摇摇头,一脸的悻悻。

  “额,抱歉,没什么,我忘了你是只老鼠了!”白鼠慢慢收起了笑容。

  “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黑老鼠嘟囔了一句,它觉得这只白毛老鼠不是一般的奇怪:“那么,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李飞翔。”白鼠点点头。

  “吆,还起了个人名啊。”小二黑乐了。

  “你为什么叫小二黑呢?”白鼠李飞翔一提这个名字就想起了那部豫剧,看看眼前这只老鼠,除了长的壮点,一身黑毛之外,倒也还有几分灵动。

  “网上说老鼠的智商有八岁儿童的那么高,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啊。”李飞翔暗暗想着。

  “那天我妈生了两个孩子,我是老二,又长的比较黑,所以我就叫小二黑了。”黑老鼠回答的很理所当然,也很理直气壮。

  “哦,原来如此。”李飞翔点点头表示了解:“那你哥是不是叫小大黑?他在哪儿呢?”

  “不,他叫大老黑。”小二黑叹口气,一脸的悲痛:“我大哥早死了,我们学会走路第一天出洞的时候他就死了。”

  “那太遗憾了。”李飞翔安慰他。

  “咳,没什么,弱肉强食罢了。”小二黑倒是看的挺开,它指了指地上狸花猫的尸体,说道:“那天是我们哥俩第一次出洞,我哥哥在前面,我紧随其后,他刚把头探出洞口,这只猫一爪子就把它捯走了,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呢,幸亏我妈妈在后面扯住了我的尾巴,其实我哥是替我妈死的,这只狸花猫蹲在洞口本来是想抓我妈的。”

  “你哥哥也算没白死,替母而亡,按我们……按人类的说法是尽了孝道了。”李飞翔点点头:“你妈妈现在怎么样?还好吗?”

  “上月死了,也是被这只猫抓住吃了。”小二黑抽抽鼻子:“多活了一年。”

  李飞翔默默无言,它感到有些黯然,本来按照他以前作为人类的思维,这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了,两只被猫吃掉的老鼠而已,但现在随着身份的转变,这件事在他的心里不可遏制的激起了一丝波澜,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开始弥漫。

  “对了,你不是当地鼠吧。”看惯生死的小二黑很快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同类中的异类,心里画满了问号。

  “嗯,我是从……我的确和你们不太一样。”李飞翔点点头,本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含混带过。

  “怪不得。”小二黑一副了然的表情:“我说从来没见过你呢,你真厉害,力气大不说,还会用武器,连猫都弄的死,就跟武侠评书里的大侠一样,你比酋主可厉害多了,上次酋主出洞溜达,正好碰见这只猫,吓得它屁滚尿流的,牺牲了四五个鼠兵才逃脱。”

  “酋主?”李飞翔目瞪口呆:“酋主是干嘛的?”

  “就是我们所有老鼠的头啊。”小二黑一副你怎么蠢到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表情。

  “厉害了我的哥,没想到你们老鼠也有头头。”李飞翔伸出了大拇指。

  “咦,凭什么老鼠就不能有头头?”小二黑翻翻白眼。

  “说的也是。”李飞翔琢磨了一下,自己也想通了,猴有猴王,狼有狼王,老鼠作为一个有着高等智商的族群,有个鼠王也属正常。

  “我们不但有酋主,而且它手下还有一些强壮的鼠兵呢,这些鼠兵听从酋主手下几个大鼠的命令,一个大鼠管一群鼠兵,另一个大鼠管另一群!”小二黑喋喋不休的介绍着。

  “大鼠?大老鼠?”李飞翔好奇的插了句嘴。

  “不是。”小二黑摇头:“就那么叫,显得尊敬,也不见得个头有多大。”

  “跟人类封建社会那会儿差不多了。”李飞翔哈哈一笑:“你们的王……额,酋主,你们的酋主是怎么产生的?是不是靠打架,最能打的就做酋主。”

  “听说以前是,但现在不那样了。”小二黑苦笑着摇摇头:“听说以前就是靠打斗来决定,最强壮和最聪明的来做酋主,如果有不服气想做酋主的,可以去找在任的酋主去挑战,胜出了就可以做新酋主。”

  “那你们的酋主岂不是天天什么事都别干了。”李飞翔觉得这个政策有些漏洞:“光是应付没完没了的挑战就够它忙的了。”

  “不,每年只有一天是酋主接受挑战的日子,其他时间不允许。”小二黑也笑了:“而且挑战的那天也是挑战者们先互相竞争,最后胜出的几个才有资格跟酋主比试,要不然累也把老酋主累死了,听说以前都是那样的,不过我没见过。”

  “不愧是高智商的动物。”李飞翔赞叹了一句:“你刚说以前都是那样?现在呢?不允许了?”

  “是的。”小二黑点头:“也不知道从哪一代酋主开始,忽然就下了命令说规矩改了,以后的酋主都得由他的后代来担任,老酋主临死之前可以在他的后代只中指定一个鼠来继任。”

  “呵呵,世袭制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李飞翔冷笑一声,问小二黑道:“就没人反抗吗?毕竟这对于那些强壮的平民老鼠来说,就等于失去了一次可能会一步登天的机会啊!”

  “怎么会没有,听说有好多反抗的,不过毕竟当时那个酋主还在位,那些鼠兵都还要听从它的命令,它下令捕杀反抗者,据说死了好多鼠呢,眼看反抗没效果,老鼠们也就不敢再造次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认了。”小二黑的语气里有着丝丝的惋惜:“你不知道,我在这一带出名的能打,没有老鼠斗的过我。要是那种挑战制度延续到现在多好,凭我的力气,就算不能挑战成功当上酋主,也能被酋主看中当个大鼠什么的吧,据说旧时都这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