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十八章 原来是这样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4286 2019-10-12 15:29

   第十八章原来是这样

  “老大……老大你这是怎么滴了?”小二黑眼见李飞翔从树枝上掉了下去,吓出来一脑门子的汗,急忙顺着大树滋溜一声溜了下来,跑到李飞翔身边抱起他的头,一边不断的摇晃着他一边吱吱乱喊。

  “呜喵……”一只正在觅食的癞皮猫不怀好意的慢慢靠了过来,鲜红的舌头舔着嘴唇,两只眼睛闪着寒光。

  小二黑觉得自己脑袋嗡的一声,条件反射的站起身就跑,刚跑出两步,又想起了昏迷不醒的李飞翔,只得又硬着头皮折了回来。

  癞皮猫并未直接扑上来,它好像有所顾忌,只是慢慢的往这边蹭。

  小二黑壮着胆子挡在李飞翔面前,伸手从自己老大背后抽出了那把大刀,入手的沉重险些让它脱了手。

  猫儿越来越近,小二黑克制着恐惧与天性,扛着大刀站在原地,两条腿一个劲儿的打着漂,心脏扑通扑通乱跳,都快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吼……吼……”一直趴在地上的大黄狗忽然两条前腿直立了起来,它蹲坐在地上,从喉咙里憋出一阵低吼。

  它以为那只猫是想偷吃挂在架子上的羊肠子,事实上那只猫也的确是为羊肠子而来,碰到李飞翔和小二黑完全是巧合中的巧合。

  癞皮猫站住了,很显然它一直忌惮着这条黄狗,但眼巴前撂着两只不逃跑的老鼠,让它放弃,太难了。

  对峙了一会儿,癞皮猫又开始试着慢慢挪动,它的两眼紧盯着大黄狗,其实它很想告诉对方今天它不偷羊肠子,但是很可惜,语言不通,癞皮猫不会讲外语。

  大黄狗恼了,它很生气,因为它觉得这只癞皮猫是在藐视它,它在挑战自己的权威,以前哪一次不是自己一吓唬对方就落荒而逃的。

  “你还不跑?长本事了?”大黄狗怒吼着扑了过来。

  小二黑脑子里一片空白。

  癞皮猫落慌而逃,它没法不逃,它清楚的知道这条黄狗不是好惹的,而且它也不止一次的吃过亏,它一发火,那可是要下死口的,在食物与性命之间,癞皮猫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后者。

  别说是两只老鼠了,就算是那儿摆着一百块钱它都得跑。

  赶走了猫的大黄狗趾高气昂的回来了,它看了看树底下的两只老鼠,晃了晃脑袋,继续回到大门口趴下眯了起来。

  小二黑终于回过了神,它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心里明白自己和老大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了。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小二黑一边嘟囔一边四下扫视着,终于,它看到了一个下水道入口,于是它一手扛着大刀,一手拖着李飞翔,慢慢的挪了过去。

  眼看着两只老鼠钻进了下水道,大黄不屑的摇摇头,它才不会去抓它们呢,它又不是那只癞皮猫,自己的肚皮早就吃饱了,话说,羊肠子确实美味……

  羊肉店里,里屋的门忽然开了,一脸惺忪穿着短裤和小背心的李佳佳揉着眼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霞和那个男人停住了争执,一起看向她。

  “闺女,你怎么出来了?”刘霞柔声问道。

  “被你们吵醒了。”李佳佳打了个哈欠:“咦?齐叔叔?你怎么大晚上就来了?羊不是明天早上才到吗?”

  “哦!那个,我……”那个男人刚想回答,刘霞把话头接了过去:“你齐叔叔家里有事,你婶婶说肚子不舒服,明天想去县城医院里看一下,但他家里钱不够,所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过来拿点工资。”

  “拿工资?那就拿呗,你俩吵吵什么呢?”李佳佳一脸的不满:“声音还那么大,把我都吵醒了,还有,刚才小弟弟都被你们吵的翻了个身,他要是醒了,烦死你。”

  “三儿醒了?”刘霞吓了一跳,她的小儿子有个毛病,若是睡到一半被吵醒,就会死乞白咧的大哭一场。

  “没,我拍了拍,又睡了。”李佳佳吐吐舌头:“便宜你了。”

  “哦,那就好,那就好。”刘霞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佳佳,抱歉了啊,大晚上打扰你休息了。”被叫齐叔叔的男人一脸的不好意思:“你不知道,我和你妈妈以前说好的工资是一天八十,这么长时间以来也都是那么算的,可从这月,你妈妈非要给我一天一百,我不愿意,她又非坚持,这才越说声音越大,呵呵。”

  “原来是这样啊!”李佳佳了解的点点头:“我说齐叔叔,你就听我妈妈的吧,我听同学们说他们的爸爸妈妈工资都涨了,真的,现在物价上涨,不管在哪里工作的都涨工资呢!”

  “可是……”男人还想说什么,刘霞一把把他硬推回来的钱又塞了回去。

  “拿着。”刘霞脸上佯装不高兴:“你别拿不干了吓唬我,话两头说,你要是不拿着,我就雇别人了。”

  “妹子,我……”男人叹口气:“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你……你还得养着三个孩子啊,我……”

  “你什么你?”刘霞叹口气:“你就没家人要养活了?你老婆和你爸妈都指望着你的工资呢,快拿着吧!”

  “唉,好吧。”男人也叹口气,拿好钱站起了身:“那好,我就回去了,不早了,你们也快休息。”

  “齐叔叔,明天早上怎么办啊?”李佳佳忽然开口问道:“你陪婶婶去医院,店里这边怎么办?我妈妈自己也杀不了羊啊。”

  “我不去,你齐奶奶陪着你婶婶去。”男人回过头回答:“明天我按时上班。”

  他说的齐奶奶就是他的母亲。

  “能行吗?”刘霞有些不放心:“你还是跟着去吧,实在不行明天就不干了,停一天买卖。”

  “别,可别。”男人急忙摆手,微微有些脸红:“我说没什么大问题就没事,真没事。”

  “你怎么就知道没什么大……额?不会是……”刘霞话说到一半,忽然明白了过来。

  “可能是……还不确定呢。”男人有些不好意思。

  “吆,齐哥,那可忒好了,我先恭喜你了,这回你们一家子的心愿可算是达成了。”刘霞也显得很高兴,自己这个雇员三十多岁了一直没孩子,一家人因此都特别苦恼,现在喜从天降,当真是一件可喜可贺得事。

  “嘿嘿……嗯。”男人憨憨的笑着。

  “你们说的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李佳佳疑惑的看着两个大人:“妈妈你也是,齐婶婶都病了,你还又笑又恭喜的,说的那都是啥话啊?”

  “我说啥话?你齐婶儿要给你生个小弟弟了。”刘霞笑嘻嘻的说道。

  “什么?真的?太好了。”李佳佳闻言,高兴的一蹦三尺高,欢呼雀跃起来。

  “哇……”一声大哭从里屋传来。

  刘霞脸色一变,气呼呼的看着李佳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