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人在鼠途

第三十四章 黄鼠狼骑士银毛

人在鼠途 血与火的人生 3725 2019-10-12 15:29

   第三十四章黄鼠狼骑士银毛

  大鼠银毛是个护犊子,虽说那么大的战场它顾不完全,也不可能救下每一个被敌鼠杀死的手下,但两只黄鼠狼的表现实在太过于扎眼,这不能不让一直关注着战场形势的银毛恼火。

  于是百鼠山的战神找上了草原鼠的凶兽。

  银毛的心里其实也有些发毛,以前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个东西,但因为数量稀少,银毛从来没真的见过,它杀过野猫,斗过毒蛇,还真就没跟这黄鼠狼过过招。

  但它别无选择,普通的鼠兵在黄鼠狼面前就像纸糊的一般脆弱,它们连拿命去填的资格都没有,金毛当时在前山带兵打仗,能有一拼之力的也只有它了。

  事实证明银毛的担心不无道理,两个役使恶兽的草原鼠倒不算啥,银毛一棍子一个就把它俩敲成了脑震荡,但当它真的对上了黄鼠狼本尊,个中辛苦就只有它自己知道了。

  两只黄鼠狼其中一个被银毛活生生打的脑浆迸裂,另一个脑门也挨了一棍,当场晕死过去,但银毛也不好受,它的肩膀在缠斗中被一只黄鼬咬了一口,险些丢了一条胳膊。

  其实这也算是它运气,今天只是遇到了两只黄鼠狼,要知道,草原鼠一共养了十只呢,其中有八只是能打能杀的成年黄鼠狼,要是它们都在这儿,别说银毛自己,就算加上它的哥哥金毛,兄弟俩一起联手也不是对手。

  但森林鼠懵了,它们从没见过如此凶悍的老鼠,虽说它们的特种兵松鼠一族的战士们也都是精英,但比起眼前这个白毛怪胎,它们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独自缠斗两只黄鼠狼,还把它们打的一死一伤,这本事,那简直不是一只老鼠应该有的。

  于是森林鼠们退却了,闪开了好大的一块空地,都生怕离得近了被这个杀神一棍子打的见了鼠神地涌夫人。

  山丘鼠们则趁机一涌而上,冲过好大的一批来接应自己的大鼠,银毛大手一挥下了令:“把这只晕过去的凶兽给我抬回去。”

  银毛让手下抬黄鼬其实也是一时兴起,它本来是想宰了吃肉来着,哪儿知道这黄鼠狼的生命力着实顽强,一场仗还没打完,它自己悠悠的醒了。

  银毛当时是吓了一跳的,它当时正坐黄鼠狼身上歇着,没想到屁股底下忽然一动,银毛当场头皮发炸,一把抄起自己的棍子就跳出了老远。

  但黄鼠狼这回没有攻击,它见了银毛就跟狗见了主人似的,一脸的讨好,又摆头又晃脑,毛绒绒的尾巴没完没了的摇。

  “意外收获啊!”银毛激动的不行不行的,它就算再傻也知道这只黄鼠狼是让自己打服了。

  “不知道能不能骑着它去打仗。”银毛暗暗的想。

  金毛都觉得自己点嫉妒了,幸亏这得了坐骑的是自己的兄弟,要是别的鼠,恐怕它更会抓狂,这等好事怎么就没轮到它呢?

  金毛感觉自己先打了胜仗的那点优越感这会儿全没了,它觉得银毛从黄鼠狼身上一偏腿跳下来的那个姿势特别的帅。

  “大哥。”银毛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跟金毛打了个招呼。

  “打的不错。”金毛跟自己的兄弟碰碰拳头。

  “你比我厉害,呵呵。”银毛谦虚的一笑,随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李飞翔等鼠:“这几位是……?”

  “哦,我给你介绍一下。”金毛拉着自己的兄弟走了过来:“这位叫……额……这位是神使大人,那俩是他的兄弟,这次战斗,人家给咱们帮了大忙了,要不是他们,咱不可能打的这么顺利。”

  “看着了,这几位冲的真猛。”银毛点点头表示赞同,指指李飞翔:“尤其是这位,冲的比我都快,厉害,您的战斗力恐怕不比我兄弟逊色。”

  “哼哼。”李飞翔还没说话,小二黑先不屑的摇了摇头,也不怪它不爱听,李飞翔的本领又岂是它一个相对强壮的老鼠能比的。

  “神使?”银毛没注意二黑的表情,却猛然想起刚才金毛的介绍来了。

  “嗯,神使,它们自己说的。”金毛苦笑着点点头。

  “哪个神的神使?”银毛皱起了眉头。

  “当然是鼠神地涌夫人的使者。”灰太狼傲然回答,虽然对于自己老大心血来潮的冒充的这个角色它有些担心,不过到了该它说话的时候,它绝对不会落套。

  “你好像有疑问?”李飞翔眯起眼睛看着这位新晋的黄鼠狼骑士。

  “请原谅我的多疑,阁下。”银毛淡淡的一笑:“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所看到的,我不会怀疑您,只要您能拿出证据。毕竟鼠神大人给我们派了使者这种事儿,有点……呵呵,我们不能大意啊,如果您是真的,一定不介意给我们这些凡鼠一点证明吧。”

  “我当然是真的,证据我也是有的,不过我凭啥给你?”李飞翔狡猾的一笑,随即又不经意的点了一下自己的功劳:“我说,能不能先给我弄点水来,打了这么久,渴了。”

  金毛挥挥手,一个鼠兵马上搬来了一截竹筒,里面盛满了清水。

  “挺甜啊。”李飞翔喝了一大口,赞叹了一声。

  “这是地下泉眼的泉水,只有我们百鼠山才有。”银毛客气的笑了笑:“阁下,也许您不认识我,我叫银毛,跟我哥哥一样,我也是百鼠山的一个大鼠。”

  “噗……”李飞翔一口泉水喷出了一大半,剩下的全呛到了鼻子里,引起了一阵咳嗽。

  “老大,你咋滴啦?”小二黑不明所以,急忙上前给李飞翔拍打后背。

  “你说……你叫啥?”李飞翔把鼻子里的水擤干净了,哭笑不得的问。

  “我叫……银毛啊。”大鼠银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自己一身银白色的毛发,不知道这个自称神使的老鼠笑从何来。

  “哈哈哈哈……”李飞翔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银毛……哈哈哈哈哈。”

  灰太狼也在偷笑,不过它还顾及形象,不敢笑的太大声,憋的挺难受。

  小二黑却不明所以,一脸的尴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