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吞星纪

第014章:压迫

吞星纪 篱下蔷薇 6684 2019-10-12 15:16

   这话一出,对面那伙人顿时哄堂大笑,面面相觑,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欣喜之意。

  事实上,这分宝大会表面上很公平公正,可一旦真的分起宝来,还不是谁家实力强,谁家就能掌握主动权。

  今日,如果应家请来的是星罗学院的罗东城,那他们几家或许会收敛点,但现在,当看到应雀请了一个无名小卒后,他们的眼中便充满了肆无忌惮。

  “小娃娃,我劝你一句,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一个身形消瘦的老者坐在浮空椅上,笑着看了过来,眼中尽是嘲笑。

  应雀脸色一沉,咬牙道:“梁老,请注意言辞,这位李先生,是我的朋友。”

  但很快,他就见李骇然摆了摆手。

  “我只是来见见世面的,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李骇然呵呵一笑,并没有将他们的嘲笑放在心上,往那一坐,显得风轻云淡。

  而一旁的应雀,当看到李骇然面对几大家族浑然面不改色,不由得心中暗松一口气。

  说实话,他之前并不看好李骇然,最怕的,就是罗一堂将他传的神乎其神,但实际上毫无真材实料,废人一个。

  搞不好会出现被对方呵斥几句,就灰溜溜逃走的情况,那样的话,应家的脸都会被丢尽。

  好在从此刻的表现来看,至少气势上不弱于人。

  “算了,既然是应雀侄儿的朋友,我们就不要为难人家了。”这时,一个白首的老者打了个圆场,一脸笑呵呵,然后又对李骇然点了点头,说道,“李先生,请自便吧。”

  李骇然笑了笑,没有回应。

  然后那老者又顿了顿,接着说道:“侄儿,闲话咱们也不必多说了,还是赶紧开始吧,那十件宝贝,也该拿出来让我们几个老头掌掌眼了。”

  他这一句后,在场的众人眼前一亮,也就不再纠结李骇然了。

  应雀脸色极为难看,但还是让应管家取来一个大盒子,放在大厅中央,徐徐打开。

  顿时,盒中之物就大放光彩,其中各色光芒交相辉映,五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

  应雀阴沉着脸,将十件宝物一一摆开。

  分宝大会,正式开始。

  “应雀侄儿,这次你们从南海一共寻回来八件宝物,我听我这不成器的孙儿说,他这次南海之行出力不小,功劳甚大。”

  “这样吧,我梁家也不是贪心之辈,就取走两件,侄儿意下如何?”

  那个瘦的跟猴子似得老者也不多废话,开门见山,直接就要取走两件。

  应雀嘴角一抽,气得发抖。

  他那孙子别说功劳了,几次三番都拖后腿,就这样,还敢开口就要两件?

  不过看到那老头似笑非笑的神情,他还是忍住了,苦笑道:“梁老的孙子神勇不凡,我觉得取两件很合适。”

  “哈哈,孺子可教也,侄儿还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梁老哈哈一笑,就要去取宝物。

  桌上,一共十件宝物,三颗果实,三块玉佩,一件宝衣,一本经书,一片七色的叶子,一柄生锈的短剑。

  这其中,属三颗果实的色泽最为明亮,有一丝丝淡紫色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即便是不懂宝物的人,也能知道那是不可多得的灵果。

  而这梁老,他的一双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三颗果实上,贪婪无比。

  至于李骇然,则是将十件宝物一扫而过,“紫阳果,还算不错吧,在这批宝物中,也算是很有价值了。”

  最终,他的目光盯在那柄生锈的短剑上面,若有所思。

  就在他思考之际,梁老已经挑选好了物品,将一块白色的玉佩以及那片七色叶子拿在了手中,笑容满面,显得很满意。

  “咦,这家伙居然不选择紫阳果?”李骇然微微一愣。

  而这时候,梁老又出声了:“相信大家也能看出来,这十件宝物中,就属这三枚灵果的价值最高,我建议把它们都分给岳家,如何?”

  说完,他微微一笑,看向了至始至终都一直紧闭双眸的那个中年人。

  闻言,那中年人才缓缓睁开眼睛。

  “也好,正巧我修炼已经到达了瓶颈期,我看这三枚灵果之中,灵气十足,我若全部炼化,必然能让生命力再上一层。”

  “三枚灵果,我要了,应雀侄儿,你没意见吧。”

  他虽然这般问着,但其实已经起身,将那三枚紫阳果都拿入手中,根本没有要听应雀的回答。

  见到这一幕,应雀深吸了一口气,怒火中烧,但敢怒不敢言。

  这个大厅,一共五个家族,梁家,岳家,黄家,以及他应家,还有实力最弱的方家。

  但是才过了两家,就被对方拿走了五件宝物,而且是最有价值的宝物。

  叹了口气,一想到岳家的背景,他最终还是咬牙道:“岳叔叔客气了,我没意见。”

  再之后,黄家那个白首老者也开始挑选,将一块玉佩,与那本经书选走,笑着回到了座位。

  这时候,分宝大会也到了尾声。

  看着桌上,还剩下两块玉佩,以及一柄生锈的短剑,应雀的心在滴血。

  他历经九死一生,才拿回来的十件宝物,被人瓜分殆尽。

  不过好在,还剩下三件。

  而且,接下来,怎么也该是他应家了。

  毕竟剩下的方家,在明罗城不过就是三流家族,族中最强者,也不过是个一阶的觉醒者。

  “好了,那接下来,轮到我应家选了,两件,没意见吧。”应雀扫了一圈,沉声道。

  但是,他刚说完,就有人反对了。

  “这恐怕不合适吧,应雀侄儿,我听小辈们说,这次南海之行,你一直都在拖后腿,浑水摸鱼,得到这么多宝物,与你关系并不是很大啊。”

  “这样吧,让方家先选两件,剩下那件归你应家,你觉得如何?

  ”梁老呵呵一笑,一双眼睛乱转,一副老狐狸模样。

  “你说什么?”应雀闻声而变,脸色阴沉的可怕。

  “是啊,应雀侄儿,我孙子还跟我说,你有好几次都想独吞宝物,至同伴的生死于不顾,你说是吧,黄冲。”

  那个黄家的白首老者把玩着刚到手的玉佩,转头问他身边的年轻人。

  “是啊,雀哥,你这太不地道了,方家小子还救过你好几次,你不记得了,我觉得让方家先挑选挺好的。”

  一堆人你一言我一语,气的应雀脸色发青。

  如果是岳、梁、黄三家的话,仗着实力比现在的应家强,排在他前面,他只能忍了。

  但是,让方家排在他应家前面。

  这就是在赤裸裸的羞辱应家啊!

  “李先生,你怎么说。”应雀双拳都捏的发紫了,转过头,看着李骇然问道。

  这次分宝大会前,他其实已经想好了,这次吃亏一点,让三家先挑选,选完后,基本还会剩下三件宝物。

  而他,则还能选两件,这是他的底线。

  但万万没想到,对方做的这么绝,不光瓜分了自己都宝物,还要羞辱自己。

  这怎么能忍!

  万般无奈下,他还是求助李骇然了,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我觉得,让方家先选也没什么坏处,他们选剩下的那件,才是这批宝物中最有价值的。”李骇然瞥了他一眼,淡然的说道。

  轰!

  李骇然这话好似晴天霹雳,直接让应雀眼睛一瞪,绝望了。

  他惨笑一声:“原来如此,到头来还是我看走眼了,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他对李骇然怒目而视,气的笑出声,暗恨自己当初怎么找来这么个奇葩。

  说罢,他眼神一暗,整个人的精气神好似被抽空了一般,叹了口气道:“罢了,你们选吧,只留一件给我就行。”

  这话说完,他就瘫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

  而方家的人,则是神色一喜,连忙起身,走到桌前,开始挑选。

  最终,被他们选走的,则是最后两块玉佩,至于那把生了锈的短剑,对方直接就无视过去了。

  至此,这分宝大会算是圆满结束了,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而李骇然,同样微笑着,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到了桌边,拿起了那把生锈短剑,手指轻轻在剑刃上一弹。

  剑刃发出“嗡”的一声剑鸣。

  “果然是好剑!”李骇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但是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顿时让所有人再次捧腹大笑起来。

  “应雀侄儿找来的这朋友还真是人才啊,所有人选剩下的一把破剑,居然被他当成了宝贝。”

  “别笑了,李先生再怎么说,也是应家邀请来的,而且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很有深意。”

  “你想啊,无论最后剩下的是那一件,只要李先生厚着脸皮,走上去说一声‘果然是好宝贝’,也算是保全了面子。”

  就连一直站在方家家主身边,从未出声的方洋,此刻也忍不住笑道:“还真是一个蠢货。”

  另一边,应雀涨红着脸,无地自容,他万分后悔,把李骇然带到这里来。

  但是,面对这些人的嘲笑和挖苦,李骇然恍若未闻,目光扫了一圈众人后,他笑道:

  “此剑可不是普通之物,你们看不懂,也算正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