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吞星纪

第020章:大戏前兆

吞星纪 篱下蔷薇 4866 2019-10-12 15:16

   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是这几天服用太多强化剂的缘故?导致了精神力不稳定?

  许圣易眉头微皱,有些不解。

  他并不认为,自己刚才精神力突然消失,和这个李骇然或唐雄会有关系。

  ……

  而趁着他思索的时候,李骇然已经扶着唐雄坐下了。

  唐雄虽然捂着脑袋,还是一副痛苦的样子,但其实问题不大,只是精神有些恍惚。

  他刚才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也就是想看看这唐雄的意志力如何。

  现在看来,他的意志力很坚定,这种人,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

  唐雄的资质虽差,但如果有李骇然引导他的话,未来成就也不会太低。

  这时候,许圣易也回过神来了,不再纠结精神力突然消失的事情,而是转头看着李骇然。

  “怎么,你这是想帮他出头?”他笑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屑,这小子,还没找他麻烦,居然敢自己送上门来?

  “狠话谁都会说,还敌人来了就有猎枪伺候?李骇然,你没病吧。”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许圣易是个讲道理的人,也不为难他,只要他现在赔偿我违约金,我二话不说立马就走,如何?”

  “当然,若是做不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许圣易的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抵赖的。”

  说完,他饶有兴致的盯着李骇然,嘴角虽带着微笑,不过眼神阴冷至极。

  “好,我替他付。”

  闻言,李骇然点点头。

  他心里一清二楚,这许圣易看似来找唐雄讨要违约金的,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主要是来找他茬的。

  要知道,早在刚才看到方洋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奇怪了。

  于是放出神念,一扫之下,就看到了二楼雅室里王远南他们几人。

  不过他没有动声色,就是要看看对方想怎么玩,没想到这会儿把唐雄给连累了。

  “李老弟,这是我自己的事,怎么能让你破费。”唐雄激动的要站起来,却被李骇然按住了。

  “无妨,我还有点多余的星元,先帮你垫付吧,你要是觉得亏欠我,以后好好报答我就行。”李骇然爽朗一笑,浑不在意。

  星元对于他来说,其实并不重要,能帮一点是一点。

  “违约金是多少。”

  李骇然向许圣易盯了过去。

  闻言,许圣易嘿嘿一笑,眼中露出一丝狡黠,道:“也不多,区区五万星元而已。”

  然而他话语刚落,唐雄就怒了,气的浑身发抖。

  “什么?一个D级任务的违约金,居然需要五万星元,你怎么不去抢?”

  D级任务,其实就是最简单的探险任务,大多没什么危险,酬金很低,所以相应的违约金也不高,大多是在三千星元至五千星元。

  但这许圣易开口就是五万星元,这和强抢有什么区别。

  就连李骇然也不禁眉头微皱,觉得这人过分的离谱了。

  ……

  二楼,雅室内。

  王远南看到楼下发生的一幕,顿时乐不可支起来:“这许会长还真敢说出口,五万星元,这不得要了他李骇然的小命?”

  一旁,卢芊韵看着身边的王远南一副意气风发,大局在握的模样,在对比了一下李骇然,顿时微微摇头,心头暗叹。

  “果然,这两人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五万星元,对于王少爷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你来说,和取你性命有何不同?”

  “我不明白,你究竟从哪里来的勇气,敢和王少爷叫板?”

  她失望至极。

  另一边,田思思则是脸色有些担忧,怯怯的问道:“王少爷,你打算待会儿怎么处置李骇然?”

  她天性温柔,虽然与李骇然不熟,但怎么说那也是然然的哥哥啊,如果可以,能救则救吧。

  王远南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我怎么处置他,这决定权不在我,而是在他自己。”

  “如果他能主动承认错误,那我自然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与一个普通人斤斤计较,至少我王远南还拉不下这张脸来。”

  “当然,若是他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闻言,田思思面色微变,她虽然不了解李骇然,但从星罗学院那次事情就可看出,李骇然绝不是一个肯乖乖就范的人。

  “看来今晚是避不了了,李骇然,你自求多福吧。”田思思眼露忧色,对眼前的事有心无力。

  在她看来,王远南这次是有备而来的,那今晚,李骇然注定要身败名裂,只求到时候然然别太伤心才好。

  注意到她的眼神,王远南轻笑道:“田小姐,你也不必太担心,我只是针对李骇然而已,对于表妹,我可是费尽心思邀请她回王家的,不会让她难过的。”

  说着,他又瞥了一眼方洋,道:“方少爷,你说是吧?”

  方洋手一抖,心中纳闷不已。

  从刚才起,眼前这几人就一直在商量着怎么对付李骇然,听得他心中冷笑不止,故此,他才一直都默不作声,今晚他都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

  “几个毛头小子,还想对那个煞星动手?”

  他内心嗤之以鼻,觉得这几个人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要不是看王远南身份摆在那里,他巴不得现在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楼下那位可是翻手间就能将一位二阶觉醒者打得抱头痛哭的存在,挑衅他,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见王远南依旧看着自己,方洋收起心中所想,脸色正了正,连忙回应道:“王少爷所言极是,思思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这时候,雅室外边,传来一阵敲门声,是之前那位赵经理。

  “王少爷,大事不好了,许会长在楼下和别人起了冲突。”赵经理刚一进门,一脸焦急的将楼下的情况汇报一边,说这话时,他还偷偷打量着王远南的脸色。

  “无妨,许会长做事向来有分寸,不用管他。”王远南摆了摆手。

  这话一出,赵经理就知道王远南这伙人是什么意思了。

  那许圣易主动去楼下挑事,看来也是受到了眼前这位的指示的。

  “那……王少爷,我这就将那碍眼的俩人轰出去,免得打扰了你用餐的雅兴。”赵经理心如明镜,知道王远南这是要对付那两个人,连忙谄媚道。

  “不必了,这么快就赶出去,那岂不是无戏可看?逗猴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沉得住气的心。”

  “放心吧,待会儿自然会有人来把他们带走的,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王远南笑了笑,然后估摸了一下时间,又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罗婉清应该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先下去吧。”

  说完,他就带着一众人往楼下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