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吞星纪

第016章:你可知何为神通?

吞星纪 篱下蔷薇 6238 2019-10-12 15:16

   啪!

  清脆的一声。

  然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岳墨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勉强止住身形。

  这……

  什么情况?所有人愕然,表示没看清刚才是怎么回事。

  而看清的那几位,比如梁老,则脸色微变。

  至于岳墨,更是满脸凝重,自己必杀的这一掌,竟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了?

  他承认,之前还是低估了李骇然。

  “恩,力量挺不错的,可惜,还是奈何不了我。”

  李骇然看了他一眼,点头称赞。

  闻言,岳墨脸色一冷,狂傲起来:

  “哼,大言不惭,刚才不过是试探你,接下来,就取你狗命,祭炼我这新创的神通。”

  然后,就见他双手翻飞,快速的捏了一个手印。

  哗啦!

  下一刻,岳墨的衣袍就无风自动起来,在他头顶,还有有一团火红色的火焰缓缓形成,隐约间,还能听到火焰燃烧之声。

  随着这火焰一出现,梁庸脸色一变,呼吸变得急促:“这是精神力具现化……”。

  “精神力和生命力双修,没想到真的有人做到这一步。”黄老更是惊呼出声。

  应雀脸色变得难看,他没想到岳墨竟是精神与生命双修的武者,这下子,李骇然就难办了,要知道,双修的武者,战斗力岂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的。

  而方洋,则是脸色一喜,看着天空中那团火焰,觉得岳墨这个神通一看就非常厉害,李骇然一定抵挡不住,当场毙命。

  各路人脸色各异,但不约而同的对那团火焰心生畏惧,这是他们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强大的神通。

  “我这门自创的精神力神通,名为‘天火’,李先生觉得如何?”岳墨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上前了一步,想要在气势上,就胜过李骇然一筹。

  但李骇然镇定自若,只是盯了一眼那团半空中的火焰,摇头道:

  “勉强入眼!”

  这话一出,所有人哗然,面面相觑,觉得李骇然吹牛挺厉害的。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用着‘勉强入眼’的神通,打得你魂飞魄散。”岳墨眸光冷冽,冷笑一声,双手飞速掐诀。

  然后,就见那团红色火焰往李骇然那边飞去。

  这是精神力凝聚的火焰,一旦靠近,普通人的灵魂都会燃起火焰来,恐怖异常。

  “魂飞魄散?”

  李骇然面对天火,恍若未觉,反而嗤笑一声。

  “区区精神之火也敢在我面前放肆,甚至敢以神通自居?”

  “也罢,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神通,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之怒火。”

  话毕,李骇然豁然一步踏出,体内星力翻腾,张嘴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猛地吐出一道淡金色的火苗。

  轰!

  犹如龙之吐息,气势非凡,大厅中金光四溢。

  淡金色火苗不偏不倚,直接飞入了岳墨的那团红色精神之火中。

  呲呲呲!

  红色火焰居然燃烧了起来,这是以火炼火。

  “啊!”

  岳墨惨叫一声,捧着脑袋摔坐在地上,表情扭曲。

  “星力外放,大……星尊饶命,请收了神通,别再灼烧我的灵魂。”

  岳墨跪在地上,开始求饶,模样凄惨,口齿不清。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青年竟然是一位大星尊,如今的联邦,所有能星力外放的星武修士,都被成为大星尊,那至少是三阶潮汐境的修为。

  事实上,就在李骇然动手之际,他心中咯噔一下,就知道要遭。

  可惜李骇然的神通实在太快,那道金色火苗更是恐怖,竟连他的天火直接烧穿。

  天火是他的精神力具现,燃烧天火,自然就是在灼烧他的灵魂。

  故此,他才这般声嘶力竭的求饶。

  “我这神通,名为‘龙焱真火’,你觉得如何?”李骇然背负双手,看着趴在地上的岳墨,朗声道。

  “厉害之至,厉害之至,远非晚辈的雕虫小技可比,请大星尊收了神通,饶命啊!”

  岳墨浑然没了之前的高傲,跪伏在地,惨叫连连,龙焱真火炼的越久,对他的精神力就越是受创。

  “这青雀剑,你可还敢染指?”

  李骇然脸色一正,继续道,声音如九天神明,威严、从容。

  “晚辈不敢,从今日起,这青雀剑,晚辈不敢染指。”

  岳墨趴在地上,声音虚弱,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既然如此,那这次就放你一马,你好自为之。”

  李骇然目光平淡,手一挥,就将龙焱真火散去。

  见李骇然收了神通,岳墨松了一口气,双手捏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天火给收回了体内。

  经此一役,他仿佛苍老了数岁,这精神力算是废了。

  “晚辈谨记教诲。”他半跪在地上,继续叩首,话一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解决了岳墨,李骇然抬头,目光凌厉无比,对着其余众人看了过去。

  “你们呢,又当如何?”他道。

  这一眼之下,顿时,所有人都心神一震,瑟瑟发抖。

  他们万万没想到,岳墨居然会败,而且败的如此彻底。

  从他那惊惧的神情就能看出,李骇然那一击,是直接将他的心胆都给吓破了。

  如此生猛的人物,若是来对付自己,和杀鸡又有何差别?

  梁老反应最快,霍然起身,对着李骇然躬身拜道:“晚辈愿意交出宝物,弥补之前对李先生的不敬。”

  他一个鹤发苍苍的老者,居然在李骇然面前自称晚辈,这一幕很怪异,但是没人敢嘲笑他。

  有了他开这个头,其余几家也纷纷做出表示,愿意交出宝物。

  李骇然摇摇头,说道:

  “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我要你们在十天之内,集齐三百颗彗星陨铁石,有异议?”

  闻言,四个家族脸上闪过一丝肉痛。

  三百颗彗星陨铁石,其价值远超他们获得的这几件宝物。

  但是,当他们看到李骇然那冷冽的眼神后,他们浑身一哆嗦,苦笑道:“我们答应就是,还请李先生等待十天,十天之后,三百颗彗星陨铁石,一定准时送上门。”

  “好了,既然都已明白,就可以滚出我的视线了。”李骇然下了逐客令。

  四个家族如蒙大赦,顿时前后脚踩前脚的逃出了应家庄园,哪里敢回头,生怕李骇然反悔,把他们给一锅烩了。

  方洋心中惊恐万分,但却毫无勇气抬头看李骇然一眼,直到逃出了应家庄园,他都恍如做梦。

  “完了,怎么会这样,他竟然这么强,我之前那样对他,他肯定会报复我。”

  ……

  很快,轰轰闹闹的应家庄园,就沉静下来。

  应雀看着李骇然的背影,心中五味驳杂。

  同时也非常庆幸,当初邀请李骇然,要不然,今天应家真的要亡!

  “李先生……”

  他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

  “你不用谢我,这本就是交易,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李骇然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感谢,然后就将青雀交给他。

  接过青雀剑,应雀摇头:“一码归一码,对我来说,今天之事,您对应家的恩情堪比天大,我爷爷要是能醒来,绝对会奉你为应家上宾。”

  闻言,李骇然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了,问道:“我听说,应家本事明罗城顶尖的家族,你爷爷更是第一强者,他人呢?”

  一提到他爷爷,应雀的脸色一暗,无奈道:

  “爷爷不知得了什么病,已经睡了好多年了,一直未醒。”

  “往日,明罗城大小家族都畏惧爷爷的余威,不敢造次,几年过去,他们应该忍不住要出手了,比如今天。”

  李骇然点点头,今天,那四家很明显就是来逼宫的,顿了顿,他又道:

  “我对医术也有点研究,若是不嫌弃,可以让我看看,兴许可以治好你爷爷的病。”

  此话一出,应雀心神一震,脸色狂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