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吞星纪

第017章:罗刹星杀咒

吞星纪 篱下蔷薇 6168 2019-10-12 15:16

   从应家庄园出来,梁老一行人满头虚汗,脸色煞白,就好像是从鬼门关逃出来似得。

  “这个李骇然,欺人太甚,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走到很远后,梁庸回头看着应家大门,他眼神阴毒,恶狠狠的说道。

  黄老看了他一眼,诧异道:“梁老头,你莫非贼心不死,还打算和他硬磕不成?”

  “那是当然,这人敢大庭广众落我面子,光凭这点,我就不会饶他。”梁庸神色略微狰狞,不过顿了顿,看着黄老,鄙夷道,“怎么,莫非你就这样认栽了?”

  闻言,黄老哈哈一笑,没有被他这拙劣的激将法给唬到,“我黄某人向来很识时务,他要彗星陨铁石,那给他便是,反正这趟浑水,我黄家是不会参与了。”

  说完,他就带着黄家的人离开了。

  梁庸再次看向岳家,此刻,岳墨依旧昏迷不醒,是被岳家的族人抬着的。

  “岳家的侄儿,这事你们怎么看,莫非也像黄老头那样认怂?”

  “要知道,你们家主经此一役,可能会跌落神坛,到时候,你岳家在明罗城的地位,堪忧啊”

  梁庸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唬得岳家年青一代一愣一愣的。

  “梁伯伯,那个李骇然实在可恶,下重手将我父亲打成重伤,还逼他下跪,让我岳家脸面尽失,此事就算你不说,我们岳家也不会和他善罢甘休。”

  “只不过,现在我父亲生死不知,我们岳家也群龙无首,也没能有太好的办法啊。”

  岳家最年长的一个青年站了出来,一边抹泪一边说着,他是岳墨的亲子岳东阳,之前在大厅就站在岳墨身后。

  梁庸眼睛一转,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这个无妨,那个李骇然实力强大,就算集我们三家的力量,也斗不过他的。”

  “不过一旦你们背后的岳家主脉,要是也参与进来,那收拾一个小小的李骇然,岂不是手到擒来?”

  闻言,岳东阳神色一变,摇头叹气道:

  “我们这一脉,来到明罗城后,与主脉联系并不多,我也不能保证他们会出手帮我们。”

  “放心吧,那种大家族,对于脸面是最看重的,只要你们还姓岳,那他们不想出手也得出手。”梁庸道。

  “好吧,梁伯伯,那我回去试着联系。”

  岳东阳点点头,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应家庄园,眼中恨意十足,暗道:“李骇然啊李骇然,你可给我等好了,今天我岳家受到的耻辱,他日百倍奉还。”

  随后,三家告别了。

  梁庸看着岳家众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容。

  “哼哼,如果岳家肯出手,那还真是一出好戏啊。”

  “李骇然,你可千万不能败得太快了,不然就没意思了。”

  ……

  ……

  应家庄园,李骇然跟随应雀,七拐八拐,走进了一间房间。

  房间很朴素,几乎没有太多东西。

  病床上,一个老者安详的躺着,一根根塑料管子,插满了他的手臂,正在输送着生命液。

  “这是联邦最新型的三叶菌生命液,平日里,也就靠着它维持一下我爷爷的生命了。”

  “不过最近爷爷的病情明显加重了,用量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恐怕……”

  应雀没有再说下去,满脸苦涩,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李骇然点点头,走到床边,观察起应家老爷子。

  脸色浊黑,皮肤褶皱,印堂上,有一丝丝细小的黑纹正在流窜。

  看到这里,李骇然眉头一皱,连忙翻开老爷子的眼皮,只见他的瞳孔涣散,那些黑纹都已经蔓延到眼球上面了。

  “这个症状怎么这么眼熟?”

  “不好,这是……”

  李骇然心头猛地一跳,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连忙催动左眼中的周天星斗图。

  下一刻,他就见到应家老爷子整个人的身上,都被一条条普通人无法看到的黑纹包裹了,几乎快要将他整个覆盖,这是濒临死境的征兆。

  “竟然是罗刹星杀咒!”

  李骇然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饶是他的心境,此刻也不免内心惊涛骇浪。

  罗刹星,这颗行星,位于太阳系之外,是一颗十足的凶杀之星。

  万年前,那群天外文明攻入地球的时候,就曾经借助它的力量,发明出了一种诅咒,用来咒杀荒古修士。

  那就是这个‘罗刹星杀咒’,没想到万年之后,它后出现了。

  这绝不是个好现象。

  “莫非天外文明已经攻破封印,秘密潜入进来了?”李骇然心中想到,不由得觉得时间紧迫起来,看来去百幕三角洲这件事,得提前了。

  “李先生,我爷爷的病怎么样,还有办法?”

  这时候,应雀将他的思绪打断,他迫不及待的问道,一脸期待。

  “这病虽然麻烦,但我确实能治,不过不是现在,得等上一段时间。”李骇然隐了周天星斗图,脸色恢复如常,瞥了他一眼,沉吟道。

  以他现在潮汐境一阶的实力,想要化解罗刹杀咒,非常勉强,还是等突破到二阶,稳固了修为再说吧。

  闻言,应雀狂喜。

  “李先生,如果真能治好我爷爷,你对我应家,恩同再造,请受我应雀一拜。”

  应雀眼眶湿润,情绪激荡,跪倒在地,对李骇然行跪拜之礼。

  李骇然没有阻拦他,欣然接受了这一拜,有时候,拒绝反而才是不尊重别人。

  “可以了,起来吧,我也不过顺手为之,而且你爷爷这件事意外的让我有了重大发现。”李骇然将他扶起,然后又问,“你爷爷重病之前,去过什么地方?”

  “我爷爷从第三区回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至于他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应雀扶额沉思,沉吟道。

  第三区?

  李骇然点点头,算是了解了,并将它放入自己重点关注的区域。

  “好了,其他也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你爷爷的病,等我有把握之后,再来治吧。”他道。

  应雀点点头,将他送到了庄园门口。

  “你回去吧,也不用让人送了,我自己散步回去就行。”临走,李骇然拒绝了应管家的接送,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应雀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

  “哦对了,李先生,岳家梁家不是什么善茬,尤其那个梁庸,憋了一肚子坏水。”

  “您今天驳了他的面子,他肯定绞尽脑汁想给您添麻烦。”

  闻言,李骇然不以为意的一笑,背负双手,目光睥睨,神色之间洋溢着自信与傲然。

  “区区几个蝼蚁,你莫非还以为他能奈何得了我?”

  应雀顿时满脸尴尬,刚才,他也是昏了头,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来。

  就在刚才,眼前这个青年,才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方式,完全碾压了岳墨。

  更是压得所有人都心惊胆战,连大气都不敢出。

  如此人物,岂会怕一个梁庸报复?

  “倒是我想岔了。”应雀一挠后脑勺,干笑一声,不过旋即脸色一正,“不过,那个岳家的来历可不简单,在他的背后,有一尊庞然大物存在,李先生千万不可轻敌。”

  “庞然大物?”

  李骇然露出几分兴趣,于是问道。

  “李先生可知道岳东来?那可是联邦赫赫有名的人物,据说天资妖孽,年仅三十五岁,就突破了什么潮汐境四阶,实力恐怖非凡。”

  “而此人,就是岳家的。”

  闻言,李骇然不可否知的点点头,在地球这个贫瘠的遗弃之地,能在三十五岁突破潮汐境四阶,确实可以堪称天赋异禀了。

  “倒也是个人物,有机会,我去会会他,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吧。”

  他轻笑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应雀神色恭敬,久久无言。

  “应伯,天韶山顶的湖畔小筑,修建的怎么样了?”良久,应雀将应管家喊了过来,问道。

  “少爷,湖畔小筑已经修建完成了,随时可以入住。”

  “恩,完成了就好,你去把居住权限转让给李先生。”

  “可是,这是老爷亲自为你修建的,万万不可转赠他人,不如换一处地方……”

  “应伯,不用说了,李先生对我应家有大恩,这恩必须偿还,我思来想去,在这明罗城,恐怕也只有天韶山顶,才能配得上李先生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