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魔王娇养指南

第594章 根本没撑过半个月

大魔王娇养指南 风行水云间 5772 2020-01-08 11:12

   廖府里没有长辈了。

  “不过是可以嫁人罢了,怎能和权倾天下相比?”白猫打了个呵欠,“一国之力,那可以办成多少大事!”

  燕三郎忽然问她:“若是让你选呢?”

  “选什么?”

  “嫁人还是嫁给权势?”燕三郎拐过长廊,前方就是大殿的朱门。

  去年的梧桐,现在才掉了叶子。清风吹来,落叶沙沙,都拂到他的脚下。

  这条路很长、很气派,可是看起来为何这样寂廖?

  “为何要选?”好小子,学会给她下套了是不?“弱者才做选择,强者当然是两个都要!”

  燕三郎不禁莞尔。

  走进大殿,他没见到萧宓,倒先望见了韩昭和贺小鸢。

  韩昭道:“王上去见外宾,片刻即回。”

  “你这就要走了?”贺小鸢都未发觉自己语气里带出几分不舍。这小家伙虽然冷面冷情,像块怎么捂也捂不热的石头,但他说一不二、非常可靠,智计也是一等一的出色。

  她伤势未愈,但脸色不错,甚至还有几分容光焕发。

  白猫从背筐里钻出来,趴在燕三郎肩膀上打了呵欠。少年捏了捏猫耳朵,对贺小鸢笑道:“芊芊想问你,何时成婚?”

  贺小鸢俏脸通红,下意识看了身边的韩昭一眼,吃吃道:“什、什么,八字还没一撇!”

  韩昭正襟危坐,不动如山:“明年开春。”

  贺小鸢一下低头,脑袋都快埋进膝盖里去了。

  白猫眼尖,发现她耳朵都红得快要滴血。

  呵呵,原来都没挣扎过半个月就被拿下了啊?猫儿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燕三郎连道恭喜,又说届时必有贺礼备上。

  贺小鸢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瞪了韩昭一眼:“还没定好的事!”

  “定好了。”韩昭理所当然,“我已经向恩师发去喜帖,最多一个月他就能收到。”

  贺小鸢瞠目:“我、我昨天才同意……”用力咬了咬牙,“那日期作不得准!我还得先回一趟攸国呢,明天就要启程。”

  她没忘了自己还有正事要办,还得返回攸国去当和事佬。

  她缓了缓,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只匣子递给燕三郎:“这是我调制的药粉,都有奇效。其中有些还在试验阶段,但不妨碍使用……”她看了燕三郎一眼,“你也精通医理,我就不拿些治病救人的药物来糊弄你了。”

  连燕三郎都忍不住苦笑。能治病救人的药物,叫作糊弄吗?

  她又接着道:“这里头都是毒粉,轻重不一,效用不一,用法用量我都有详细记叙。我不如镇北侯富有,只能拿这个聊表心意。”

  韩昭握着她的手,两人相视一笑,从前的芥蒂仿佛都被扫尽。

  此时萧宓也赶了过来,眼巴巴道:“你们这就要走了么?”

  燕三郎嗯了一声。萧宓眼中露出伤感之色,嗫嚅两声才道:“有空来盛邑作客,让我尽地主之谊。”

  他一转眼,见白猫也盯着他瞧,于是伸手去握它的小爪子:“芊芊,到时候一起来罢?”

  白猫本来都不许旁人碰触,这回破天荒没挥爪去挠,只是懒洋洋打了个呵欠。

  燕三郎望着他:“我从甘露殿过来。”

  话不必说尽,萧宓已经明白了,长叹一声:“小姨这几天郁郁寡欢,我不知道她竟有轻生念头。不然,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他顿了一顿,“我娘很难过。”

  燕三郎也不再提,换了个话头:“有一事要拜托你。”

  萧宓精神顿时一振:“你只管说!”

  “接下来,你会整顿天耀宫吧?”

  萧宓点了点头。他从兄长那里夺取了整个国家,整肃天耀宫只是第一步。

  “天耀宫原为靖国国都。如若发现有关靖国女皇、有关苍吾石的线索,麻烦知会于我。”

  “小事一桩。”萧宓没口子应承下来,“如有发现,必不耽误。”

  两人言尽,相顾一笑。

  萧宓往他身后看了看,没有人,只有白猫睁着琉璃眼儿盯着他。他又听见燕三郎认认真真说了句:“道阻且长,你加油。”

  萧宓虽然即将坐上王位,但毕竟年纪尚轻难以服众。

  哪一国的王廷不是明争暗斗?他很快就要置身于政治旋涡的最中心;各地官贵仍然军权在握,卫王余党还未肃清,怎样才能安定国内,一一收权?

  褐军虽是叛军,但帮助裕王和镇北军夺取王位,有大功。今后萧宓要如何待之?一个处理不好,恐怕要重蹈死去卫王的覆辙。

  此外,卫国和攸国虽然有望停战,但今后如何处理两国关系,如何协商抚恤和赔偿问题,那都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与手腕。

  前途难卜。就算有韩昭相助,这位新国君未来的路也不好走。

  萧宓用力点了点头:“你也一样!”

  他始终看不懂燕三郎,就像他看不透千岁。他只是隐约觉得,燕三郎今后的路很长很曲折,不会比自己逊色。

  阳光明媚,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互击一掌。

  “珍重。”

  就在此时,立在门外的侍官长长唱了一声:

  “茅定胜到!”

  褐军首领茅定胜来了。

  燕三郎走出去时,恰好与这大汉擦肩而过。后者咧了咧嘴:“小子,哪里去?”燕三郎在茅定胜视野里出现过好几回,他从不在意,不过刚刚接获的情报显示,自己看走眼了。

  少年不答反笑:“恭喜茅爷。”

  茅定胜瞪眼:“何喜之有?”

  “富贵安定,唾手可得也。”燕三郎说完,向他一笑为礼,走了出去。

  茅定胜立在原地皱眉半天,直到少年背影消失,才举步迈向大殿。

  他是来要封赏的。

  褐军配合镇北军北伐,逼迫卫王逃离盛邑。在镇北侯率军离开国都、追击卫王时,茅定胜的部下就积极谏言,要他趁着盛邑空虚一举攻下,自立为王。

  茅定胜心动,可是犹豫许久依旧没有举兵。韩昭用兵如神,兵强马悍,在卫国又是威望无俩,他真没把握能打赢。

  或许,大卫真地气数未尽。

  如果他卖给韩昭、卖给萧宓一个老大人情,或许能换来褐军正名,再非草寇反贼。

  权势拿不到了,但他至少该为自己、为手下换一场泼天富贵。

  离开天耀宫后,燕三郎即刻启程,踏上归途。

  原上湖水化冻,还作一片波光粼粼。芦芽青短,蜻蜓稍立,一派春景。

  一只彩蝶翩跹飞过少年鬓角,白猫伸爪去拍,却拍了个空。

  “对了,方才我还听到宫人议论呢。”千岁懒洋洋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嗯。”

  “说返回盛邑当晚,他们听见廖太妃和廖红泫姐妹之间有过激烈争吵。”

  “哦。”

  “有没有可能,廖太妃根本不想死呢?”猫儿眨了眨眼,“换个角度看,她可以当个万人之上的太后,新王对她一定礼敬有加。这是多少女人的梦想,你怎知廖太妃不想要?”

  “我不知道。”

  千岁不满了:“你给点正常反应行不?”臭小子跟个木偶似的,提线一下才动一下。

  “行。”

  猫儿怒,直挠他后脑勺。燕三郎一把捏住她软乎乎的小爪子:“我听见了,但这不关我们的事,木铃铛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不做多余的事,也不做多余的揣度。

  “我就是提醒你。”她斜睨着他,“当心你的好兄弟,人心隔肚皮呀。”

  “我没有好兄弟。”燕三郎口中这样说着,还是回眸望去最后一眼。

  明媚的春光里,盛邑这座雄伟的大城已经从他视野中完全消失。

  --------《化局(下卷)》至此结束,从下一章起进入新篇《迷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