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八零甜妻萌宝宝

第661章 叉出去!

八零甜妻萌宝宝 席祯 4269 2020-01-06 13:55

   陈连凤肯定是光顾着唠嗑没看牢孙子,被他溜了进去,还爬上了桌,抓着已经摆好的干果、冷菜就吃,差点没打翻冷盘。

  如果不是陆家的小孩看到把他抱下来,说不定会把席面搞得乱七八糟。

  单单这样还算好的咧,要是一个不留神,从桌上摔下来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凤凰阁的大厅地面铺的是硬度极好的大理石,脑袋磕上去妥妥滴以卵击石。

  陈连凤自然也看到了自家孙子,见没丢,大松一口气,她才不管孙子捣的乱,跑过去抱住孙子“乖乖”、“宝宝”地哄不停。

  她那胖孙子却嚷嚷着扑进她环抱,差点把她扑个倒仰:

  “奶!我要吃!我还要吃那个大草莓!”

  “好好好!我们回家去吃!”

  “不嘛!家里没有!我就要在这儿吃!这里有好多菜菜!我还要吃肉肉、吃糖糖!”

  “这儿不行!咱回家吃!”

  “不嘛!不嘛!我就要在这儿吃!我就要在这儿吃!”

  陈连凤再没脸没皮,也不可能留在宿敌摆的喜宴吃席面,当即要抱起孙子走人。

  可她孙子哪管这么多,朝她拳打脚踢的,嘴里还不停嚷嚷:“我要吃!我就要在这儿吃!不给我吃打死你!打死你个老不死的!”

  众人哗然。

  这就是罗家一直鼓吹的既聪明又懂事的孙子?

  就因为不让他在这里吃,他就要打死亲奶奶?

  哎哟喂!这养的什么孙子哟!分明是索命鬼吧!

  陈连凤却不觉得孙子这样说有什么不对,自顾自地哄道:“乖乖!奶奶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啊!你想吃什么奶都给你做!这里是坏人的地方,咱不吃!”

  围观宾客哑口无言。

  得!当事人还挺乐在其中的,他们当什么坏人!养歪了那也是罗家的种。

  “和这种人理论什么!直接叉出去!”

  陆驰凛原本陪着他爹在楼上包厢招呼几位长辈,包厢门关着,听不到楼下的动静,出来接电话才得知有人上门闹事,大步流星地走下楼,俊脸面沉如水。

  “又是罗家?四年前闹我侄子的周岁宴,今天又来闹我儿子的满月宴,罗家是不是就只会这点本事?”

  陈连凤自然不肯吃亏,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敢指着我鼻子骂!”

  “确实不如你像个东西!”陆驰凛冷笑道,“看在我儿子的面上,我不跟你动粗。”

  不等陈连凤反应过来,就见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一左一右叉起她,把她丢出了凤凰阁大门。

  这还叫没动粗?

  要不是怀里搂着孙子,陈连凤指定气得眼白一翻、厥过去。

  “好了好了,你快去喊你爸他们下来,开席了!大家肚子都饿了!”

  陆夫人抱着小孙子走过来打圆场。陈连凤那没脑子的老货,她实在是懒得去搭理。

  老的拎不清,小的养歪了。三岁看到老,瞧着吧,有这样的孙子,罗家以后有的乱。

  不过再乱也跟她没关系。

  叉走了骂骂咧咧的陈连凤和她那哭哭啼啼吵着要吃的胖孙子,陆家的满月宴正式开席。

  宾客们陆续入座,交头接耳地议论方才的事。

  今日到场的客人何其多,根本不需要陆家动嘴,“罗家的孙子整一个小霸王、陆家的大孙子聪慧明理”这一类的传闻,顷刻传遍了圈子。

  大伙儿一边嘀咕一边开席。

  “唔,这就是陆太太说的那福什么岛上种的草莓吧?味道是真好!京都确实买不到这么好吃的。”

  “难怪罗家那大胖孙子赖着不肯走,吃一盘哪够啊!”

  “哈哈哈!说起罗家那孙子,也太能吃了!三岁就胖成这副德行,长到成人起码得两百斤以上吧!怎么就不控制一下呢!他想吃就给他吃,这不成猪了嘛!”

  “别提了!罗太太还觉得能吃是福。上次蒋家摆酒席,我正好和她一桌,看到她孙子吃起来狼吞虎咽的,就委婉提了一句,她不仅不领情,还怼我想饿她孙子!”

  “罗太太这人确实挺轴的!算了,别人家的孙子,我们操什么心!”

  “就是!还不如多吃几口菜!唔!这开胃羹真鲜!陆太太是不是从外头请厨子了?没用凤凰阁的大厨?”

  “没从外头请,就是凤凰阁的厨子!是陆家送来的食材好!听说她小儿媳的娘家开了个大渔场,席面上用的干海产和一部分鲜海鲜,都是她亲家送的,不仅顶顶新鲜,还都是特级的。像她拿来的鱼翅、花胶、海参,我在市面上就没瞧见过,出再高的价也买不到。”

  “这个是的,真正的好货一般都留着自己吃,不会卖出去的。跟长白山农一样,挖到了上百年的人参,只要家里不是真的缺钱,谁舍得卖掉?”

  在座的宾客从两家的孙子比较起,一直聊到席上的珍馐佳肴,再从极难寻获的珍品级鱼翅、花胶、海参、大王贝,聊到美不胜收的福聚岛……

  等到陆驰凛举着酒杯挨桌敬过来的时候,又多了一批喊着想去福聚岛度假、问还有没有长租别墅的客人……

  陈连凤听说后又气又恨。

  明明是想去触陆家霉头、显摆自家孙子的,结果成了给陆家做嫁衣。

  而她在凤凰阁吃了大亏不说,回家后还被儿子指着鼻子骂,嫌她自己丢人现眼不够,还让三岁的宝宝跟着丢人。

  “以后我们自己来带、自己来教,不用妈你插手!”罗成俊不耐烦跟她多说,一把抱走了儿子。

  陈连凤气得起不来床,咬着牙把陆家人骂了个遍。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得意!”

  想起当年被她送进精神病院的柳絮絮,嘴角泛起冷笑。

  陆家的满月酒圆满落幕,但还要出席几场酒会、宴席。平时一年到头来不了几次,难得回京,大家争着请他们吃饭。邀请他们的不是长辈、就是圈子里交好的,不去不行。

  五号下午,陆夫人带上家里的女士出发去梁家。

  这天轮到梁家做东。

  梁太太邀她们去喝下午茶,随后连着晚宴。所以女士们先去,男士们晚点出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