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我成了一条锦鲤

第0452章 英国电影学院奖

我成了一条锦鲤 丹尼尔秦 7620 2020-01-11 02:47

  《宠爱》的班底是非常……丰富的,既有于和伟这样的实力派,也有李澜、张子楓、吴三石这样演技不错的年轻演员,还有徐铮从《我就是演员》里发掘出来的覃健次、阚清,此外上古小太阳和薇女郎也是演员里的中间派,当然还有来自港城的野狼大男孩。徐铮一声令下,这些有着不同角色的演员就都齐聚于《宠爱》旗下,星光熠熠。

  至于电影本身,它是个宠物题材的电影,涉及到诸如导盲犬、流浪犬等等,再加上六段不同的人际关系,整个电影跟它的班底一样,特别满,跟个火力壮的小伙子一直不能释放一样,到最后自己漫出来了,其实还是有点伤身的。

  今天这场映后见面会也不是大家都到齐了,徐铮夫妻,再加上吴三石、张子楓、谭子健、阚清四个,阵容也是相当不错了。他们都坐在前排,季铭在七排中间找了个位置,他是第一次看,还是有个好位置的。

  从侧目进来,然后挤进观众席的时候,他看见七排的小姐姐眉眼乱飞,一脸冷漠地等他走过去,然后在后面特别神经地小声惊呼“肯定很帅啊”“怎么戴口罩呀”“是不是明星啊?”——对于戴着眼镜、口罩、帽子,一身运动装的季铭,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头,想要一眼认出来,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电影两个小时不到一点,穿花蝴蝶一样地讲述了很多人和很多宠物的故事——有些是值得一哭的,有些则略显无聊。有油腻的笑点,也有动人的时刻。

  以季铭的看法,大致上也就是个及格分的片子吧。这种拼盘似的电影拍摄方式,近年来在国内外都有一些,早些时候的《我和我的祖国》也算是这一类,据说贾章柯的新电影也是这样的。从观众的角度来说,不是特别适口,本身一部电影只有两个小时不到,结果还同时说这么多个故事,每个故事都只是片段式的,跟个目标明确的汉子一样,不谈恋爱不说情,不论前因不管后果,找个姑娘就是为了排解,爽有时候是爽,刺激也是真刺激,但未免事后还是会产生空虚感——没着没落啊,为什么呀这一切都是。

  更何况,将六段故事安排的错落有致,详略得当,相得益彰根本不是一件简单事儿——《我和我的祖国》那是动用了国内最好的导演群,还是个主题片,即便好评为主,却依然有一些部分备受争议。更不必说《宠爱》由杨导演一手操盘,监制徐铮再能耐,他也没有挂,最终能出来个及格分的宠物题材的温暖商业片,已是不易。

  季铭躲在他的平光眼镜下面,看着有些小姑娘啜泣着,也有大老爷们在打哈欠——非常合理。

  等到电影放完,灯光亮起,明星上台,季铭看着打哈欠的大哥突然精神了。

  哈。

  “今天我们还有一位贵宾来到现场啊,我们请他一起上台来。”主持人一脸神秘。

  季铭低着头从中间走出来,一路上大家都在试图用眼神揭开他的口罩,一直到他走到两边的道儿上,突然有个姑娘跟季铭对了一眼,隔着平光眼镜,光线昏暗,都不能阻挡这个铁粉的触角,她几乎用“惨烈”的声音喊了出来:季铭!!!!

  ——大约能比得上“看看妈妈吧”“啊,啊”……

  ——鬼畜新素材候选。

  季铭下台阶差点摔一跤,被吓的,回头看了那姑娘一眼,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整个放映厅迅速火热起来,台上那些都是早有意料的,季铭的出现全然是意外,而且是这么大个意外!

  唰唰唰,全都往这边看,那个打哈欠的大哥脖子都拉长了一倍多:哪里?哪里?

  真是季铭么?

  季铭来了?

  季铭跟徐铮关系好啊!

  桃红不是演了他的电影么?

  真的是啊!!!

  “季铭呀!!”打哈欠大哥一声“凄厉”尖叫,终于引发全场爆笑,笑过之后,大家才在主持人引导下渐渐安静下来,只是现场明显火热了许多,燥热。

  季铭就站在徐铮和桃红中间,靠左边一点,把口罩放下来,眼镜和帽子还在头上。

  “大家好,我是季铭。”

  掌声如潮涌而来,热烈的仿佛是个多么重大的场合。

  主持人也是咂舌,他是公司请来的,并不是专业的主持人,主要就是cue个流程而已:“大家看来都非常热情啊,那请季铭老师先说一说看完之后的感受怎么样?”

  徐铮抢了一步:“铭儿得多说两句,今天你看,健次、清子,还有没在场的李澜,也都算季铭的弟子了啊。当时你还没出道呢,上节目当指导老师,这一晃三年多,老师和弟子都大变样了,今天正好有机会,总结一下,啊?季老师?”

  光头为了找话题也是不遗余力了。

  “老师不敢当啊,徐导才是他们的老师,”季铭瞥了光头一眼,丢了个眼神,表示我了解你的鬼心思:“不过三年多来确实变化很大,不过最重要的,也是我比较高兴的,就大家都还在演戏这件事情上努力着,其实坚定自己的信念之后,这条路也不是那么难走。很多决断也不是那么难做,大家一直在问我有没有新电影的计划,也有些传言,不过确实是没有,接下来还是忙音乐剧的事儿,一个时间有一个时间的重心,未来一段时间还是留在舞台上,跟大家面对面地来交流。”

  丢了个大料下去,版面肯定是不会少的了。

  “季铭《宠爱》见面会否认上马新电影。”

  “新电影无期,季铭称未来一段时间专注于音乐剧和舞台。”

  “捧场徐铮新作《宠爱》,季铭再次明确否认将参与漫威华人英雄电影。”

  诸如此类……

  至于会不会模糊掉重点,那就不是季铭要考虑的。这是徐铮请他来的时候,就应该想清楚的。

  “其实我自己一直都想要养一只猫和一只狗——”

  “你想养什么呀?”

  季铭被打断了,他笑了一下,没说:“为了避免被人说我搞猫咪歧视,或者狗狗歧视,所以我就不说具体的品种了。但是确实这样的想法一直都有,可惜工作比较繁忙,我也是,家里那位也是,哈哈哈,所以一直也没能真的养起来。毕竟,我们如果决定要养一个猫或者狗,真的需要考虑的长远一些,能不能给它们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毕竟流浪猫流浪狗的产生,不仅是属于遗弃者的不道德,同样也会引发一些社会上的,生态上的问题。我觉得大家看完《宠爱》,一定要看明白,尤其里面关于流浪犬的那部分,不仅仅说可爱好玩,就贸然去养了。”

  友情提醒一下之后,季铭才回到电影本身来:

  “其实我们人类拍电影,终归都是以人为中心的,你拍宠物,你拍外星人等等,归根到底你说的是人的事情。《宠爱》也不例外,爱情、理解、孤独……非常多的主题藏在人和人,人和动物的互动中间,只看你能看到什么,愿意看到什么……”

  季铭的评语总结一下,基本上就是——“空洞”!

  昧心乱夸他也做不到,只能就一些闪光点说一说,还要注意不要拿文艺片的标准来评价,也不能特别把它当成个想要赚钱的商业电影——毕竟宠物这么“萌”,你目的露的太“明”显,观众不就只剩下个“艹”了么。

  到了后面提问的时候,季铭也不担心自视甚高,说他是客人,跟《宠爱》无关的话题,只回答一个,让徐铮帮他挑。

  徐铮帮他挡掉两个之后,把第三个问题递给了他。

  “您是从综艺节目里出道的,也算是,但是从那之后,除了一期《向往的生活》,您就再也没有参加过综艺节目了,而现在综艺节目的类型也越来越多样,您的粉丝也期待您有机会参加一些综艺节目,能常常跟她们见面。所以什么类型的综艺节目,会吸引您参加?在电影《默》和音乐剧忙过这一阵之后。”

  “你是不是哪个台的导演、制片啊?”徐铮问了一句,然后看向季铭:“要不就这个?我很好奇哎。”

  季铭举起话筒,想了一下,稍微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决定说:“综艺节目是个很复杂的东西。在我们缺乏曝光度的时候,你去参加一些综艺,其实是有帮助的,因为必须被人看见,才会有机会,对吧?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现在啊,可能视角会不一样一点。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会发现,就是现在听演唱要去综艺,看表演要去综艺,听配音也要去综艺,甚至各种亲子关系、家庭关系,旅游、经营、文化……也可以去综艺看,好像无处不综艺。

  有时候还是会有点迷茫,不太清楚这是好是坏,究竟是一个带着大家关注不同人生的窗口,还是一个鲸吞蚕食的流量巨兽。

  坦率的讲,我还没想明白,没想清楚,所以可能在我想明白之前,都不太会参加很多综艺节目吧。当然我话也不敢说死,不想有一天打脸。而且不同的人,对自己所需的判断也是不一样的,所以要不要参加,其实也是很个人的决定。

  我最期待的还是,希望观众们可以去剧院看舞台表演,来电影院看大银幕演出,去音乐厅听演奏会,去演唱会听现场,当然还有舞蹈等等,少关注一些演艺人员的个人生活,那有什么意思呢?明星也是吃喝拉撒,也是俗人凡人,搬到综艺上去其实是有点诡异的,还是要把这个工作看淡,职业化一点,就是个赚钱糊口的活儿,跟大家一样的。

  至于什么旅游综艺,文化综艺,大家有机会多出去自己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了解,不是更好么?是吧?把生活从网上,从床上,从房间,挪到室外来,挪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应该会更容易收获内心的满足。”

  好嘛,来了一堂课。

  季铭看徐铮那表情,无奈地笑了一下:“我昨天刚在中戏上了一堂大课,有点没收住啊还,话有点密,好为人师了哈哈。”

  桃红老师在旁边补了一句:“我觉得铭儿说的特别好,我们这个行业越来越成熟,观众也越来越成熟,相信会有那一天的。”

  差点开成行业研讨会——徐铮毕竟是老手,赶紧一个逗趣把气氛重新活络起来。

  下面吴三石和张子楓撒撒糖啦。

  阚清和覃健次互相怼一怼啦。

  ……

  “季老师,你在中戏那个课有没有录像啊?”结束之后,覃健次凑了过来:“能给我看一看么?”

  季铭顿了顿,瞅了他好几眼:“……回头我让助理问问学校。”

  “嘿嘿,那谢谢您了啊。”

  “没事儿。”

  相对于上进的覃健次,女孩子们就比较好奇季铭想要养什么宠物了,季铭其实想要养一只棕虎斑的狸花,或者是一只英短金渐层,都不错。狗狗的话,萨摩耶或者德牧,也还挺合他心意的。

  可惜,暂时都不太可能了。

  至少要等到初晴从德国学成归来,他自己的工作节奏也比较稳定之后,再来养猫养狗……

  不出意料,季铭突然现身《宠爱》的见面会,这个消息本身就够震撼的了,而且他还明确回应了新电影的事儿,说了关于综艺的一席话——营销号轮一股劲儿,也是意料之内。

  当然,也打牢了“网红名师”的tag。

  林冉那边很多综艺的邀约,一下子都歇了——包括《我不是演员》的江浙台,老周闺女之前一直在等季铭闲一点,也就是年后,能再合作一次,这下一来,再考虑到额外因素,只有叹气一声,不再开口。

  ……

  第二天,季铭回国话开会,国话确实希望做一部音乐剧——现实题材的,或者革命题材的。他们倒也没有说要季铭来演,可能也怕动静太大,万一水土不服,反而不好,只是希望他说一说经验,给点意见,做个艺术顾问之类的。

  当天晚上即飞深城,参加华维品牌代言人发布会——正式官宣。

  坊间有恶意者说:“艺术战狼和科技战狼合体了。”

  但娱乐圈的人比较关注一个点,华维旗下手机有众多品系代言人,诸如胡戈、易千等人,现在季铭成为品牌总代言人,触动了国人敏锐的等级观念。

  “这个简直是娱乐圈流量权力金字塔的活体标本啊——不仅是华维自己手机的代言人们,包括其它竞品友商的代言人,也一并被排进金字塔里头了,大家都知道,手机厂商最有钱,几乎把大小流量们一网打尽,根据品系的重要性,以及品牌对他们的期待,排排坐坐,吃果果。而季铭现在,作为第一品牌,第一份额的厂商全品牌代言人,毫无疑问是这座金字塔的塔尖存在。”

  众多流量粉丝们,尽皆沉默。

  隔天,季铭返回京城,准备中文版《默》的第二轮演出,几乎同时,两个消息同时砸落:

  “季铭先生受聘担任保时捷品牌全球代言人!”

  “《默》入围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外语片、最佳电影、最佳非英语电影,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最佳原创剧本、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等八项大奖!”

  麻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