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归向

28.14 难驯

归向 核动力战列舰 8307 2020-01-08 15:58

  宇宙历841年6月,太阳系外层无数颗不起眼彗星中的一颗。这里是圣光第四舰队的驻扎地。

  圣光第四舰队成立于宇宙历342年,在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有四百三十艘战列舰,超过三千艘的大小辅助舰船,在太空中是联邦的劲敌。

  可最终,还是在数次大战役中,联邦的舰队和天骑士重重打击下覆灭。

  站在客观历史的角度上,联邦的胜利是必然的:完整的舰队生产体系,完善的教育梯队补充人才,战时单单是在光环星和磁云星的轨道圈子内,每年都能撒四十多万颗人造侦查小行星,对战场完全进行了信息控制。

  各个细节上的优势,在综合因素上,早就构成了对落后集团的碾压。

  但是在信徒们眼中,每一次覆灭,都是种种巧合的意外让自己集团错失成功。例如,总是讨论自己指挥官,在某个战役上大胆一点,亦或是在某个时刻谨慎一点,亦又或是如果某艘通讯飞船能早几分钟赶到。

  直到现在,圣光舰队的人依旧是在幻想、懊恼,当时能够把握住命运一刻,逆转成败!这群失败者总是懊恼命运。丝毫不反思,失败的根源。

  话又说回来,这里的人其实也不敢去自我认识弱点,因为如果真的抛弃幻想,把一切都分析出来,那现实岂不是让这些已经处于绝境的人彻底自卑、自闭?!

  ……

  在基地走廊中,法妮娜推着自己的医疗设备来到了看押室。

  虽然科技数百年来已经深入人心,但是一些宗教纪元带来的习俗,依旧影响着方方面面。

  法妮娜在手术前,双手合十,祈祷生命女神能够救赎自己,救赎手术台上,被重度烧伤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是均摘星二号。好吧,就在这位神圣牧师在自己面前进行繁琐的祈祷仪式时,均摘星二号身上的伤已经在再生术的帮助下开始修复,一层层皮已经脱落。

  均摘星二号心里吐槽道:“等你祈祷完了,病人恐怕早就被你的神收走了吧!”

  法妮娜:“愿甘霖,赐福于众生,愿生命之种子,在迷茫者眼前发芽……啊!”

  法妮娜的肩膀突然被均摘星扣死,直接被抓为人质。一旁的圣骑士拔出了剑刃。

  均摘星:“蠢女人,你废话太多了,用不着你治疗了。”均摘星抓了几下,发现她身上太软了,尤其是那几个凸的地方,实在抓不住能够拿稳的点,于是把她推到一边去。跌落在一旁的女牧师跌跌撞撞,让一旁的圣骑士不得不收回剑刃。

  均摘星看了看周围戒备十足的骑士,然后又瞅了瞅推进来的医疗设施,确定内部没有脑控设备,讽刺地说道:“哦,既然没有杀我,是有别的目的吗?”

  被骑士们重重保护的法妮娜:“羔羊,您的心灵依旧是黑暗。”

  均摘星叹了一口气道:“省略无用的程序,说出你们的目的。”

  法妮娜还想继续进行‘救赎’。

  而这时候一台机械喇叭响起来:“法妮娜,确定客人的身体无恙后,可以退出。”

  均摘星这边一把掀开自己的衣服,撕着自己身上的死皮。对着牧师瞥了一眼:“去吧,这里用不着你。”

  两分钟后,医疗室中的金属门‘咔嚓、咔嚓’地打开,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老年光头走近,走到了均摘星面前,二话不说,抬起手放出了一道光。

  准备格挡的均摘星,直接被这道领域光束笼罩,此时这个彗星基地上,外壳伪装层打开,露出了神殿建筑,尖塔的光芒对接着太空中的神之星。

  现在均摘星的意识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并从云端坠落,掉落到了郁郁葱葱的生命之神神国。

  看到脚下金色的阶梯,以及阶梯上活物般移动的浮雕,浮雕上的昆虫、蛇还有野兽,在台阶上游动的同时,能够非常诡异地张开尖牙利爪。

  均摘星深呼吸后,蹲在台阶前看了看,用手指戳了戳,台阶层上猛然露出黑洞洞的尖牙小嘴。如果贸然踏上去,脚掌绝对会被这些东西啃下一块肉。

  这是优胜劣汰神殿前的生命阶梯,在每一层台阶上都有各种生命浮雕,越上面种类越少同时也越强大。只有跑上去,躲过台阶上所有浮雕生物的攻击,才能得到优胜劣汰的赐福。

  均摘星捻起了自己的一根头发朝着台阶探过去,突然台阶犹如在水面浮动的凶兽一样,将头发咬住,然后拽了下去。

  均摘星顿了顿,突然间想了想,在鼻孔中扣了扣,然后猛然往台阶上一抹,‘咔嚓’,顿时好多浮雕飞奔过来,如同鲶鱼一样啃食了那小颗粒。

  均摘星脸上乐了,想了想后,开始解裤腰带。先喂饱第一层上这些生冷不忌的家伙。

  “嗯嗯嗯”,台阶上方尽头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似乎是质问均摘星到底在这庄严神殿上“想干啥子?”

  发现还有人,均摘星尴尬地做出整理衣服的姿态,抬起头看着台阶上,大喊道:“喂,有人吧?有人,你就吱一声。”

  优胜劣汰从金色的台阶上走下来,手指弹一下,一道金色火焰点在了被均摘星弄过的那级台阶上,几十条浮雕上的生物(都是刚刚吃了脏东西的)被弹出来,滚落到了神殿下方,坠落出宫殿落入神国中。

  优胜劣汰:“又见面了。现在的你,变得有点怪。”

  优胜劣汰凑到了均摘星面前,闻了闻,说道:“很不错哦,不过又落到姐姐我手里了。”

  均摘星(作死地)想要一把搂住优胜劣汰,然而优胜劣汰蝴蝶一般舞出了均摘星四十米外。

  均摘星手落空,有些尴尬,遂摇了摇头,喧宾夺主地反问道:“那个,神明大人,把我从联邦舰队中抢过来,有何贵干?”

  优胜劣汰眼中闪过了一丝危险的光:“那个,你应该知道了吧,你在磁云星上干得不错。那些太空物种,我很喜欢。”女神嫣然一笑:“能为我造出来吗?”

  均摘星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惹女人,不,是女神生气了,双手放在脑后,悠然地看着天空说道:“今天天气真不错。”

  优胜劣汰笑了笑,她的手对着台阶上指了指,突然间,台阶上的生物从台阶上游动下来。

  均摘星大慌,躲避不及,脚掌传来剧痛,这些尖牙小嘴一寸一寸啃食。

  剧痛中,均摘星努力地跳跃。这时候从上方伸出了一只脚掌,优胜劣汰悬坐在镂空的金色荆棘躺椅上,垂下一只小腿,让均摘星抓住。然后轻轻一扬,如同救命稻草一样把均摘星带高。真是,符合她趣味的吊着审问。

  抓住女神脚踝的均摘星察觉到自己小腿上的剧痛突然消失,不由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体再一次长了出来。但是手上传来了剧烈的痒刺。

  优胜劣汰垂落小腿,弯腰捻着金色的长尾羽,连抚带捉弄着均摘星抓在她脚踝上的手。微笑问道:“现在,好好回答我么?”

  优胜劣汰手中长尾羽长约一点五米,似孔雀或锦鸡,但这不仅仅是装饰物,她和她妈不同,她神国内可没有单纯好看的物种,此物种的尾羽毛有着堪比毒毛毛虫的小刺。

  吃了大亏的均摘星心中愤然,但仰头刚好能瞧见女神裙底旖旎,所以嘛,哭笑不得。

  在听到女神的询问后,均摘星扭开了微红的脸,调整心态,郑重思考后,下了决定。淡然回应道:“人走的大门紧闭着,狗钻的洞敞开着,如果试图用这种手段,来驯服我,嗯,你想错了。”

  说到这,均摘星松开了手,骤然朝着金色的台面坠落下去。优胜劣汰愣了一瞬。嘀咕道:“明明刚才还很坏的,我一提要求,就撒手了,唉,不好玩。”

  金色平滑金属地板上的无数金色物种,鱼跃而出,在即将淹没均摘星时,女神手指微微向下一指,全部化成了金碎屑,再度融入了金属的地面中。

  均摘星爬了起来,拍了拍仅在心理上存在的灰尘。

  优胜劣汰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略带好奇:“哦!挺英勇的,不过,亵渎神灵的后果,比死亡更可怕。”

  均摘星吹了一个不成功、笨拙的口哨,又开始轻佻道:“是吗?女神阁下,我心里早就亵渎你了。你想知道怎么亵渎的吗?”

  某人几分钟前差点被咬死,现在好似一点记性都没长,的确!土之星的变革都好几轮了,也没见其消停,这就是“江山易改,秉性难驯”吧!

  优胜劣汰微微一笑,低声威胁道:“哦,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只要你迷失在我的神国里,我可以随时复制你思维、记忆、感知结构。小蠢蛋,我可以让你体会不会死的痛苦。”

  均摘星揉了揉自己太阳穴,反问道:“嗯?看来,剩下的,那微不足道的0.00000001%,才是你很想把握的。”

  思维中绝大部分是理性,就如同巨大的轮船上绝大部分机械能固有航向,但是航向却被一个船舵左右。而理性思维中的转舵,就是感性。

  被均摘星说破了目的,优胜劣汰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我很欣赏你,你死了,――(转病娇)我会很可惜。”

  均摘星抬头看了看神国,努力说道:“不接受恐吓,不接受诱惑,不需要神怜惜,也不需要世人爱戴,我为希望活着,为共鸣而战。”目光渐渐转为无畏,与优胜劣汰对视。

  优胜劣汰笑了笑:“哎,好吧,我承认,你的神性极高,哎,如果你活了一千年,一万年。或许就会明白,你应该寻找的归宿是我。”

  均摘星:“我知道你的打算,你想修改我的逻辑,对吗?只要,这个世界有其他的我仍在思考,你不可能阻止我突破你的修改。”

  金色大厅台阶中,耀目的光芒从天空落下填满了神殿,一人一神在谈话过程中,又不知不觉地距离接近了。

  优胜劣汰难得露出了正经的表情,开始解释道:“你以探索现实为追求和乐趣对吗,即使逻辑概念被修改,也只要实事求是,在自我实践中,重新确定自己。”

  均摘星点了点头。

  优胜劣汰,拍了拍手,好似赞赏,实则是劝诫道:“你可真聪明,没错,这样的话,你能有现实做修正,的确让我很难在逻辑上锁死你,但是……”优胜劣汰话锋一转。

  均摘星看到了优胜劣汰迷之笑容,有些不安,问道:“还有什么理由?”

  优胜劣汰幽幽道:“既然探索是伟大的理念,那你知道诸神中为什么没有以该理念为神格的?”

  “这,这是为什么?”均摘星犹豫了瞬间,决定求问。

  优胜劣汰点了点头:“其实在智慧大爆发后,你们熟知的物理现象,只需要数百年的时间就探索完毕,然后就会在时间和空间阻隔下,陷入探索蔽障。”

  均摘星小声说道:“知识和真理是无限的。”

  优胜劣汰点头:“知识是无限的,而未来有的探索必须要穿过几光年,用几千年的数据记录才能搞明白,这就是时空蔽障。更加遥远的知识边疆,时空蔽障就更难突破,或许几万光年,数十万年?

  探索的确是伟大的,但也必然会陷入寂寞,若将此设立为毕生追求,在悠远的时间长河中,没有新知识新信息涌入,你将以什么坚持下去。”

  均摘星陷入沉思――永生的问题,均摘星只是一个夏虫。

  优胜劣汰对均摘星轻声细语地劝说道:“站在我这边吧,生命物种是可以进化百万年,进化千万年上亿年,这可让你等下去,一直等下去。”

  春风细雨在耳边响起时,均摘星心里一丝悸动,不由抬起头,则是看到优胜劣汰挥手展开了画卷。

  画卷上,均摘星在星空上构建的虫族,和能量菌簇生命体,反问道:“这不也是你想的吗?”

  这一幕让均摘星二号一瞬间有些动摇。但是很快,恢复如初。

  均摘星二号缓缓抬起头,说道:“对不起,人有人该有姿态。我不是神――我不需要永生。”

  优胜劣汰沉默了,然而随后露出笑容,用‘我们还是朋友’的语气道:“那么,这个呢,你想知道这个太阳和神之星三千万年来的引力数据吗,这些数据,你想做实验吗?”

  均摘星看着,她皓手上,漂浮的两颗旋转星体。数秒钟后朝着优胜劣汰看过去,问道:“那么代价是什么?”

  优胜劣汰微笑:“没有代价。”说到这,她慵懒地托着腮看着均摘星:“我就是想看看那个你能坚持到多久,不过,坚持不下去了,就要加入我,千万不能选别的。”

  均摘星吐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坚持不下去,我也许――”

  优胜劣汰不高兴道:“不能死哦!”

  ……

  轰然中,均摘星退出了神国,站在了先前的房间内,一旁的红衣神官似乎是在聆听着什么,然后对他低下头。

  而在神国内,优胜劣汰身边的发光体(斯宾娜)沉闷地问道:“你知道你给他的是什么吗?”

  优胜劣汰对着手指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上一代文明,都想要,而没拿到的星体引力精准数据。”

  斯宾娜重复质问:“你知道上一代文明用这个技术干了什么?”

  优胜劣汰讽刺地看向身边这个被自己重定根源的神灵:“你们这些旧神灵依旧是这么落后呢,外带胆怯。”

  她摇了摇手指,道:“敞开胸怀,才能获得一颗强大的心归顺。”

  斯宾娜:“你有没有想过,你控制不了发展会如何。”

  优胜劣汰温柔一笑:“若是控制不了,那么,我会爱上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