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最强小少爷

第三百六十四章 李凡的感情纠结

最强小少爷 强哥9527 6560 2019-10-12 23:47

   半个小时候,钱叔开车来到了钱家。

  “哎,三年了。”

  站在钱家的大门口,钱叔的步子,犹豫了良久。

  三年前,他愤然离开,说好再也不回这个家的,可如今为了李凡,却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正巧,这个时候,钱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他是钱风的父亲,看到钱叔,他脸色一楞,像是傻住了一般。

  “二叔?”看着钱叔,钱叔的父亲连忙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等他靠近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

  这的确是自己的二叔,当年的钱二爷。

  “爸,二叔回来了。”看到钱叔,钱风的父亲有些激动,连忙跑回了钱家,把自己的父亲,叫了出来。

  “二弟。”钱家家主钱多多看见钱叔,嘴唇有些打颤。

  当时因为意见不合,钱叔愤然离去之后,钱家便一天不如一天。

  钱家人,都很想钱叔回来。

  如今,终于回来了。

  “大哥,我是为小风来的。”钱叔走了过来,拍了拍自己大哥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一旁聊一聊去。”

  ............

  此时的李凡,被胡非带到了一个小屋子里:“李凡,前几日我老婆去你们度假村作客,被你狠狠抽了一巴掌,是不是?”

  胡非说着,眼睛里射出一道寒意。

  接着,胡非扬起了胳膊,一巴掌抽在了李凡的脸上。

  不得不说,这胡非这一巴掌,真的有够重的。

  李凡的嘴角,当即就流血了。

  李凡咬着牙,愤怒的看着胡非:“你这,算不算是要公报私仇啊。”

  胡非斜着看了一眼李凡:“你是不是忘记自己都干了啥,还用我提醒你吗?”

  “我啥也没干啊,要不你跟我提个醒?”李凡丝毫无惧胡非。

  “我问你,枪哪来的?”胡非严肃的看着李凡,问道。

  “枪,什么枪?玩具枪还是呲水枪,不好意思,我身上啥也没有,你不是派人搜过了吧?”李凡呵呵笑道。

  “你以为你把枪扔了,就没事了吗?”

  “钱风身上有子弹。”胡非看着李凡,冷漠的说道:“你根本跑不了的。”

  李凡呵呵一笑,蛮不在乎。

  李凡相信邵帅,邵帅既然说自己没事,那自己,肯定没事。

  更何况,当初司徒飞也是这样认为的。

  虽然李凡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

  “你为什么开枪打钱风?是不是因为钱风抢走了你的女朋友?”胡非继续问道。

  “胡非,你开什么玩笑呢?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身上根本没有枪,你别诬陷我哈,这第二,就凭钱风,能抢走我的女朋友吗?他有这个实力吗?”

  “再说了,我堂堂身价千亿的大少爷,女朋友多如牛毛,钱风抢走我那个女朋友了?能不能给我提个醒?是欢欢,圆圆,还是芳芳?还是徐子媚??”李凡冷着脸笑道。

  “你再说一遍?”

  “别激动,我是有个女朋友叫徐子媚,但可不是你老婆啊,只是重名而已。”

  “我说胡非,你一个劲的诬陷我,是不是因为我打了你老婆啊?”李凡问道。

  “当然不是,我们是接到医院的电话才出警的,而且,我们的手上,已经掌握了一些足够的资料。”

  胡非刚说完,便听到有人过来敲门了,而且敲门声还挺大的。

  胡非过去打开门,李凡看到那个叫燕子的女子,身后站着邵帅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胡队,放人吧。”燕子看着胡非说道。

  “放人?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小子动了枪,怎么可能放了他。”胡非看着燕子,凶巴巴的训斥了一句。

  燕子脸色有些难堪,压低声音说道:“可原告钱风已经否认了。”

  “钱风否认了?”

  胡非听到后,看了一眼李凡:“不错嘛,真应了那句古话,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这一会儿的功夫,你们就把钱家摆平了,了不起。”

  胡非看着燕子问道:“钱风呢。”

  而这个时候,燕子慢吞吞的开口说道:“胡队,钱风转院了,我们已经找不到他了。”

  “什么?不是有同事看着他吗?”

  “是看着他呢,不过他是从窗户上被人送走的。”燕子皱了皱眉头:“是同事们大意了。”

  邵帅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那医院取出来的子弹呢?”胡非铁青着脸。

  “医院那边说,根本没有接待过钱风,更别说从钱风身上取下的子弹了。”燕子的脸色越来越难堪。

  “简直是胡说八道,明明是他们报警,说有人中枪。”

  “是啊,可医院那边现在解释,说刚刚打电话报警的,是个实习生,精神还有点问题,所以他的报警电话,不足为信。”

  “还有啊,监控也出现了暂时的整修,现在我们的手上,一点证据都没有了。”燕子对着胡非使了使眼色,说道:“放人吧,胡队。”

  胡非听完这些话,脸色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真是好手段,简直是天衣无缝,一点破绽都没有。”

  胡非看着邵帅:“你干的?”

  “什么我干的?警官,这没凭没据的,你可不能乱冤枉好人啊,你们办案,不是讲究证据吗?这没有证据,算是血口喷人吧。”邵帅说道。

  “不是血口喷人,是诬陷,邵先生,你有权告他。”那个律师开口了。

  “我说警官,我劝你还是赶紧放人吧。”

  “律师是吗?我们有权扣留嫌犯四十八小时,这你应该知道吧?”胡非仿佛是在做垂死的挣扎。

  “这我当然知道,可李少爷的身份特殊,而且他的父亲,正准备为省城投资几百亿,为省城的发展做出建设,还答应给省城修建养老院,孤儿院,学校....”

  胡非吞了吞口水,有些怯弱了。

  要是真把李凡给扣留了,那么他将会面临各种声讨和压力。

  过了许久,胡非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很不甘心的说道:“李凡,你赢了。”

  这个时候,中年律师看着李凡,紧张的问道:“李少爷,你的嘴上,怎么会有血啊?”

  “你是不是被滥用私刑了啊?”

  李凡点了下头,没有隐瞒,指着胡非说道:“没错,他打的我。”

  “这算不算是逼供啊?我不这么懂法,要是算的话,告一下他吧。”李凡扬起嘴,冷笑着说道。

  “当然,你要是肯给我道歉的话,我可以大度一点,不告了。”顿了顿,李凡看着胡非说道。

  之所以做出让步,那是因为李凡觉得,胡非还算是一个好人。

  他的这一巴掌,纯粹是为自己老婆报仇而已。

  比起自己崩钱风那两枪,这算是很轻了。

  胡非铁青着脸,半天都没说出一个道歉。

  “李少爷,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白白挨打的。”中年律师说道。

  李凡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他也不容易。”

  其实李凡刚面对胡非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会遭受酷刑呢,谁知道,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

  胡非有些意外的看着李凡:“你为什么放过我?”

  “因为我觉得,你还算是一个好人。”李凡两只手拍了拍胡非的肩膀:“我虽然不是啥好人,但也不会去害一个好人。”

  “帮我打开手铐吧?”李凡把双手抬到了胡非的跟前。

  胡非看了李凡半天:“可你不是好人,你犯法了。”

  “证据呢?”李凡一句话,顿时让胡非哑口无言。

  胡非摇了摇头,无奈的掏出钥匙,打开了李凡的手铐。

  李凡从审讯室出来,看到了林青青。

  “青青姐,他们没为难你吧?”李凡赶紧说道。

  “没有。”林青青摇了摇头,用手给李凡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倒是你,好像被打了。”

  李凡没说啥,拉着林青青的手,走了出来。

  坐上自己的奔驰大G,李凡看着车子上的枪,对着邵帅说道:“你的胆子可真大,就不知道把枪收一收?”

  邵帅这才收了起来。

  “老板,我们是去喝酒还是?”邵帅对着李凡问道。

  “去医院吧,去看看陆蕊怎么样了,顺便,讨要一个解释。”李凡不甘心的笑了笑:“就算分手,也不能稀里糊涂的分。”

  李凡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林青青。

  李凡在想,如果真和陆蕊分了,又该和谁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