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最强小少爷

第五百一十九章 交出来吧,老家伙

最强小少爷 强哥9527 6034 2019-10-12 23:47

   “那就麻烦胡警官了哈。”光头客气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光头来到刘老三的卧室跟前,把耳朵趴在了门口,小声的听了起来。

  听到女人的叫声之后,光头便撇了撇嘴,有些不满的嘀咕一句:“哎,三爷早晚死在女人的手里。”

  光头十分了解刘老三的尿性,这黄赌毒,他基本全占了。

  而且尤其是女人这方面,刘老三更是十分热爱。

  周小青这女人,明显带着麻烦来的,这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把他赶出去了。

  毕竟出来混,还是求财比较重要一些,但刘老三却收留了这个女人,也等于惹来了祸端。

  光头有些担心,便走到窗户跟前,看了一眼。

  光头就看了一眼,自己整个人直接慌了。

  这次两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这自己的人,就倒了一大片了。

  陈浮生这个人十分的威猛,他自由跟着父亲东北王,可谓学了不少功夫,虽然打不过邵帅,但是打一般的混混,那叫一个简单OK。

  陈浮生手里提着一个甩棍,更是无人能挡,他带着头,直接杀进了棋牌室里面。

  陈浮生后面的人,也没有一个怂蛋,虽说不能一个打十几个,但一个打两三个,那完全没啥问题啊。

  李凡看到这一幕,满意的笑了笑。

  陈浮生虽然是东北王的儿子,但他既然要在省城立足,那就要自己做出一点事迹来。

  只靠着一个名号,没人会多害怕陈浮生。

  这道上混的,大家可以给东北王一个面子,但绝不会允许你虎口夺食。

  所以陈浮生要想立棍的话,还得自己打出自己的名气来。

  “艹,就你们这群草包,还敢看场子呢!”

  “我劝你们还是回家种地吧。”

  将这群人全部放倒之后,陈浮生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脸上不屑的说道:“就这货色,还看不起我们呢。”

  陈浮生笑了笑,然后把甩棍放倒了自己的脖子上,直接往棋牌室走了上去。

  那个光头看到这一幕,吓得心脏狂跳。

  “妈的,这次算是惹到狠茬子了。”光头喃喃了一句之后,朝着刘老三的办公室就跑了过去。

  砰砰砰!

  光头攥起拳头,一阵敲门。

  里面的刘老三听到之后,直接大骂:“你他妈的找死啊,老子在办好事呢,你要是再敲门,老子把你的手给剁唠!”

  “老大,不好了,他们闯进来了。”光头慌慌张张的大喊道。

  “什么!”

  刘老三立马停住了运动,然后板着脸问道:“你说什么?”

  “他们现在正往楼上走呢,老大,怎么办啊?”光头再次说道。

  刘老三从周小青的身上下来,然后提上了裤子:“妈的!”

  骂了一句之后,刘老三打开了门,对着光头问道:“咱们的人呢?都睡觉去了?就十几个生瓜蛋子,就把你们全军覆没了?”

  刘老三说这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信。

  为什么这些年刘老三的棋牌室没人敢来闹事,就是因为他的这批手下太猛了。

  各个都是好手,刘老三也是仗着这群手下,才能在省城站起来,屹立不倒。

  可如今,被十几个人给打趴下了,他刘老三不敢相信。

  “可不是咋地,老大,这些人都不是啥生瓜蛋子,一看都是老江湖了,尤其是带头那小孩,看着年龄虽然不大,却犹如一头猛虎一般,根本无力招架啊。”

  光头说完之后,刘老三便皱起了眉头:“那小孩?不是李凡吧。”

  “不是,是李凡带来的帮手。”光头说道。

  “没见过?”刘老三皱了皱眉头,看着光头。

  “从来没有,这群人都是生面孔,我在道上混了那么久,也算是认识大大小小的人物了,可这伙人,我却一个都没见过。”

  “当然,他们也没见过我。”

  光头说道:“也不知道是那里人,该不会是东海那边过来的。”

  “李老八死了之后,东海就剩下一个林老大了,这林老大的手底下,可没有啥年轻的狠角色,也就张弓明了。”刘老三一边怀疑,一边露出了惊恐之色。

  张弓明如今名声那么大,刘老三压根就惹不起。

  “不是张弓明,要是张弓明的话,我肯定认识。”光头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好,走,出去会会他们去。”

  看着光头,刘老三问了一句:“对了,你给警察那边打电话了吗?”

  “我给胡非打了,胡非说了,马上带人过来。”光头说道。

  刘老三嗯了一声,总算放心下来。

  “那就没啥问题了。”刘老三笑了笑,说道:“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这女人怎么办?”

  光头往床上看了一眼,周小青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然后偷偷穿好了衣服。

  只是,周小青此时头发凌乱,看上去像极了疯婆子。

  “你先在这里等着吧。”

  刘老三有些后悔的看了一眼周小青:“放心好了,我会护你周全的。”

  “谢谢三叔。”周小青一脸感激的看着刘老三。

  刘老三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已经答应了周小青,并得罪了李凡。

  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了,他不可能再把周小青交出去了。

  因为那样的话,道上的人,会觉得刘老三怕了周小青。

  这四十多岁混道上的,就是混一个面子,这面子没了,还混个几把啊。

  就连光头这些人,也会陆续的离开。

  跟着这样的老大,走到那里,都会跟着一块没面子。

  所以刘老三只能硬着头皮保下周小青。

  当然,刘老三也是有私心的,年轻打工那会儿,他认识了周小青的父亲周不同。

  当时周不同让刘老三看了自己的结婚照一眼,然后就看上了周小青的母亲。

  刘老三当时就生出了歹念,跟周不同走的很近,就是为了绿了周不同,跟周小青的母亲发生点关系。

  那些年,周小青的母亲,算是刘老三的梦中情人了。

  刘老三暗示了几次,却被周小青的母亲一顿破口大骂,之后,刘老三便离开了工地,来到了省城。

  靠着一股子拼劲,刘老三开了一家小小的麻将馆。

  后来,直接开起了赌档,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此时的陈浮生,一路小跑,来到了路上。

  陈浮生举起甩棍,直接将身旁的一个麻将桌,砸的烂开。

  “今天提前打烊了,要是不想受点皮肉之苦的,就赶紧回家抱着老婆情人睡觉吧。”

  陈浮生一句话说完,很多打麻将的,玩牌的,都赶紧起身了。

  把筹码收了收之后,他们就开始往外跑。

  而这个时候,刘老三也带着光头走了过来。

  “这小兄弟,我刘老三那里得罪你了,犯得着这么针对我,你知道赶跑我这群客人,我得损失多少钱吗?”

  “你打了我的人,砸碎了我的麻将桌,这医药费和麻将桌钱我就不跟你要了,可我的场子被人搞了,会给客人留下心理阴影的。”

  “刚刚跑的这些人,可都是我的熟客。”

  “要是他们下次不来了,我这店,也就被你给搅黄了。”

  “小兄弟,你说我这店要是就这么黄了,你得赔我多少钱啊?”刘老三眯着眼睛,看着陈浮生。

  虽然陈浮生初生牛犊,生猛的很,但刘老三混了这么多年,在道上有不少人脉和关系在,所以他也不怎么害怕。

  更何况,这胡非不是快来了吗?

  难道眼前这小子,还敢直接扎了自己不成。

  陈浮生撇嘴笑了笑,说道:“赔多少钱我不管,我只管跟你要一个女人。”

  “交出来吧,老家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