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从1983开始

第三百九十六章 再度南下

从1983开始 睡觉会变白 5275 2020-01-08 11:31

   夜,亚运村。

  可爱温馨的客厅里,张俪倒在沙发上看书,小旭在另一头,抱着本算账。

  天还很热,背心短裤,头发都带着水气,却是刚洗完澡。

  张俪侧着身,翻过一页,左腿不自觉的活动,啪往上一抬,一截白萝卜直冲冲的挺起老高。

  她在文工团跳了十年舞,底子特好。

  小旭一瞧,大腿也往上一抬,跟对方差不多高——好歹学过芭蕾,练过杂技。

  “你干嘛呢?”

  “你干嘛呢?”

  “嗯?”

  “嗯?”

  张俪没好气,“不要学我讲话,你账算完了?”

  “算完了,上半年净赚一百二十万。”

  “啊?”

  她睁大眼睛,“那么小的工作室,能有这么大收益?”

  “当然了,今年不知怎么的,打广告都打疯了。小单子两三万,大单子十几万,我年初还歇一阵呢。”

  “可,可也太夸张了。”

  “我现在是代理,央视代理懂不懂?你书都白看了!”小旭哼道。

  “……”

  张俪忽然低落,叹道:“我真觉得白看呢,你们俩这么成功,我还一事无成。”

  她拍完《唐明皇》回来,考虑太过辛苦,单位先不打算派任务,现在每天打卡上班,纯闲着。

  “哪来的一事无成?”

  小旭连忙劝慰,道:“你不正在学么?人家叫你看管理,你就看管理;人家叫你看房地产,你就看房地产。”

  “你这叫哄人么?”

  “哼,反正你就惯着他,我才不呢。”

  “不是惯着,他总得需要帮手吧?”

  张俪依旧慢条斯理,道:“而且做生意没什么不好,看你每天干劲十足的,我也想试试。”

  “试吧试吧。我跟你讲,赚钱会上瘾的。赚一块想十块,赚十块想一百块,我本以为今年够多了,谁知他一下奔亿去了。”

  小旭说着也皱眉,“钱太多,我倒不知是好是坏了。”

  正此时,大哥大响。

  她一接,“喂……没睡呢,你刚回来?哦,好呀。”

  挂断没几分钟,许非自己拿钥匙开门,迎面四条白生生的大腿,瘦肩细腰,风流灵巧,正是女人最好的时候。

  “呃,给你们带点宵夜。”

  小旭一下抢过来,“我正好饿了!哟,醪糟汤圆。”

  “大晚上别多吃。你怎么这时候才回……”

  张俪顿住,奇怪道:“你身上什么味儿?”

  “哦,香水味吧。今天跟几个部门领导去歌厅了,有陪酒的。”

  “……”

  “看什么?我来就是跟你们汇报工作,做生意难免应酬,但我守身如玉,绝不逢场作戏。对我有信心好吧?”

  许老师往出走,又抹回身,“要么就不穿,要么多穿点!你说这整的,我晚上怎么睡?”

  砰!

  俩人愣了愣,脸一红,对视一眼,再度同时转开。

  ………

  连续一段日子,许老师都在俗血奋战。

  一个礼拜能去三四次,已经形成规律。下午看盘,下注,吃完晚饭奔天上人间,喝酒吹逼,到九点多钟纽约开盘,十点左右散局。

  打黄老板头一个用美刀结账后,谁做东都特么使美刀,用人民币掉价啊!

  后来服务生一见这帮老板,说好嘛,美刀房来了。

  而他应酬了一段,待跟各部门混熟之后,抽身而退。可不像李程儒,有很多正经事。

  很快9月19日,首批中国驰名商标诞生。

  报纸一公布,许非想掐死那个钱主编,什么杰宝没问题,他还以为入选了呢!没错,是入选了,只不过是提名奖。

  1989年,国家认定首个驰名商标,同仁堂。

  这次由法制日报社、央视、消费者报社联合举办,300多家企业的337个商标参选。全国8万名消费者投票,最终选出124个提名奖,正式获评的只有13个。

  蝴蝶缝纫机、茅台酒、凤凰自行车、青岛啤酒、海尔冰箱、中华香烟、北极星钟表、永久自行车、霞飞化妆品、五粮液、泸州老窖、大白兔奶糖、张裕葡萄酒。

  全是日用品,服装一个都冇。

  悠久的像张裕,1892年就创办了,年轻的也有几十年历史,占据了60、70、80年代的各种回忆。

  许非一看确实比不了,这都称得上民族品牌了,连大名鼎鼎的健力宝都没评上。

  伊莲成立年头短,还得沉淀沉淀。

  ………………

  九月下,羊城。

  本届金鹰奖于25日在此举办,许非提前几天过来,探查敌情。

  羊城不愧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已经非常现代化了,酒吧歌厅比比皆是,穿着打扮也十分靓丽。

  “让我为你把香槟酒快来斟满,让我们干一杯,让这一杯芬芳美酒,把爱情之花来浇灌……”

  一家音响店里飘出不太熟悉的歌曲,他驻足听了片刻,走进去问:“老板,这是谁唱的?”

  “新面孔啦,喏!”

  老板递过一盒磁带,《为爱祝福》,还有第二代甜歌掌门人杨小姐的美照。

  “卖的好不好啊?听着还凑合。”

  “据说铺货二十万张,新人算不错啦。”

  哼!后世谁卖二十万张专辑都能上天。

  许非随手买了一盒,略感遗憾,杨小姐已经有公司了,而且这个女人容易404。

  “今年哪张卖的最好?”

  “《红太阳》喽。”

  老板又翻出一盒,这是红色歌曲联唱专辑,《南泥湾》、《十送红军》之类的。包括屠洪刚、范琳琳、李玲玉、朱桦、景岗山等十位歌手,卖了七百多万张。

  许老师看着名单,不行啊!

  八十年代的乐坛已经过去,张蔷的2000万张销量是座丰碑。而九十年代的乐坛尚未开花,要么刚出道,要么还寂寂无名。

  而且部分人太水,一首歌唱一辈子那种。

  比如《我的眼里只有你》。

  比如《星光灿*******如“树上停着一只,一只什么鸟……”

  还有最典型的,“阿莲……”

  如今的乐坛风格大概就三种,摇滚、民歌、不成熟的原创流行歌曲。而在九十年代中早期,羊城才是大本营。

  这老板很健谈,他呆了好一会,了解到羊城、深城最火的几家驻唱酒吧,还得知现在正举行一个什么“KENT“歌曲大奖赛。

  许老师决定去瞅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