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爷你跑错地方了

弟655章 大结局

爷你跑错地方了 雨沫子呀 4484 2019-11-08 09:58

   弟655章 大结局

  一年多后,泷市又下起了前所未有的大雪,鹅毛大雪飘荡在空中,掩盖了整座城市,在这片白皑皑的雪中,随着婴儿哭声,哇哇落地,有个小生命出生了。

  而出生的她,就拥有了六位叔叔,齐聚病房中,在她身边欢闹着,喜鹊被传去了天涯海角,也带去了各个喜讯。

  收到消息的各位脸上总是带着一抹恍然大悟的笑,也带去了庆幸,感叹着来之不易的生命。

  胡成一和吕梁从病房中出来,外面的雪停了大半,他们趁着这个空隙,胡成一准备带她去一个地方。

  吕梁专心的跟着他走,两个人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开过,打车去的地方,却是墓地。

  来到了一个墓碑旁,上面擦干了雪,露出一个和蔼老人的面容。

  半蹲下来,听胡成一说道。

  “这是我爷爷,你好像还没见过他呢,他也没有见过你,大概。”说着,他脸上也不由自主浮现了温柔的笑,已经没了当年的厉容。

  “他三年前去世的,原本在阿尔卑斯山那里,最后是听秘书说的,他的遗言,才把他的墓碑转移到了泷市,这里也是他土生土长的地方。”

  吕梁认真的听着,见他脸上有一抹骄傲,“我的爷爷很棒,辛苦了大半辈子,也创造出了半个帝国,只可惜这帝国我们谁也不想要,最后他的资产全部捐赠了。”

  说起这个他也有些想笑,“这老头还算了挺精明的,但是算错了,我们谁都没打算要他的钱,也可惜,他辛苦了半辈子,最后钱没花完就先走了。”

  吕梁笑了笑,“那爷爷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啊。”

  “是啊。”末了,他顿了一下,望着墓碑上的笑脸,又道,“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

  ……

  赫连在电话里就收到了喜讯,恭喜了一番后,却得知他们还没想好取什么名字,顿时就笑了。

  这种事情不都是一般提前好的吗?

  左丘进来给她送咖啡,看到她转动着椅子,望着落地窗外的大雪,痴迷的看个不停。

  “Jones。”

  她闷声嗯了一下,伸出手来,左丘将咖啡底座放到了她的手心中,暖暖的热度瞬间哄暖的全身。

  她的眼神依然盯着外面的雪,一口一口的抿着咖啡,想起雪就想起了他们两位,在几年前也曾经下过这么大的雪。

  左丘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只是默不作声的站在她旁边。

  咖啡渐渐喝完到底,她却开口。

  “雪还会再下,人已经不会回来了。”

  身旁的人不由的垂下头,又抬起头来,一本正经道,“我不会走,会陪你永远看雪。”

  她不由的一笑,蓝眸中闪了闪湿润的光泽。

  大雪持续了两天,有些道路都被封山封路,在两天后总算是雪停了一些,这才终于有时间,抽空去领个证。

  袁浩拉着任曦娜的手从民政局出来,她手心中捧着两个烧烫的红本,还是刚出炉的那种。

  面前的大男孩笑得一脸灿烂,两颗虎牙明晃晃的,在大雪中有了些温暖,朝她呲牙一笑。

  “我们结婚了呦。”他仿佛在炫耀着这个成果。

  任曦娜点头,嘴角也不由得噙着笑容,让人贪恋。

  “那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说着将自己的脸已经凑上了前,等待着她红唇的临幸。

  她踮起了脚尖,准备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下去,袁浩却措不及防的转过头来,吧唧一口的亲在他的唇上,得逞后的笑容是那么的开心。

  暖和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散开,甜蜜的对情侣,是终于修成了正果。

  袁浩不知道是怎样度过这几年的,每天都在她的身边细心照料着,像是火总算融化了冰石,成功得到她的心,才终于有了现在的成就,他真的是,太开心了,开心到现在,任何一个词语都形容不出他的心情。

  想起这件事情可能要报喜,第一时间给胡茶兮发了信息,并且附上一段话。

  【恭喜胡董事长得女!我也结婚啦,那我们两个人的红包就互相抵消了呦,我就不用给小姐姐你了!】

  看到这条消息的人笑了出来,还没来得及再乐呵两声,萧景墨别把她的手机给抽走了,看着上面的信息人,恼怒的皱了眉,没二话不说的点了删除,将手机扔在一旁,替她拉好上被子。

  “你得好好休息,别玩手机了,我在这陪你。”

  她怯怯的缩回手,“那女儿呢?”

  他指了指门外,“那6个人陪着她呢不用担心,魏辰晋也在外面。”

  胡茶兮失笑,“你还真是放心啊。”

  “不是我放心,而是我最放不下心的人,是老婆你啊。”他弯起了唇角,狭长的眼眸透露出的温情,肆意的在冬季的凉爽中,暖烘烘的弹跳在棉花上一样。

  魏辰晋逗弄着还裹在包袱中的婴儿,刚出生没几天还看不出形,眼睛都还没办法睁开。

  这几个人就跟护犊子一样,不让他碰,搞什么。

  “去去,手都没消毒,还来碰小婴儿,你万一把病传染给她怎么办!”

  “我,我的手也很干净的好吧。”

  滕飞一旁拿来了消毒喷雾,他脸色都木楞了。

  最后实在忍不住的失笑,“你们真的是,就守着这个婴儿呢,六个叔叔当的可真好,那我也算一个叔叔啊。”

  “你不行万一你教她点坏的东西怎么办?我们可不会放过你,一边呆着去。”

  他无奈的撩了撩头发,“那我改天再来啊,今天好不容易停雪,航班要开飞,过几天跟小婴儿带来个礼物,在这之前你们想好名字啊。”

  不过让他们起名字,怕是又得起出像大饼这样的怪称呼,还是省省吧。

  他穿上了黑色的羽绒大袄,将毛茸茸的帽子戴在了头上,踏出主馆,关上了门,看着这偌大的院子,眼前忽然有了熟悉的场景。

  很久前,他也在这片院子中跟自己爱的人,欢乐的打雪仗。

  如今空荡荡的,连雪都懒得铲,这也堆出了不一样的风景,令人悲哀的是,陪着他看风景的人不见了。

  走下台阶,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鞋印印在白皙的雪地上,往不远处走,背影越来越远,却有那么一丝的凄凉。

  暖和的阳光出来了,照射在雪地上,也融化不了这积厚的白雪。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