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334章 战兵

大剑神 夜梦寒 9497 2019-10-12 14:24

   "傀儡战兵?融合一名天人境强者毕生所学的傀儡战兵?"

  "所有一名天人境强者毕生所学的九重巅峰大高手,那也太厉害了吧?"

  "第六场,果然强大。"

  "听上去这只傀儡战兵的实力不比像南宫堂主,尉迟堂主,袁青宗大长老,韦杀青大执事等等这些顶尖高手差啊!"

  "方昊天能打败韦大执事,对付这个傀儡战兵应该也没问题。"

  "那不一样,傀儡战兵不怕死。"

  ……每一场当方昊天的对手出现时,场外自然就免不了一片议论声。

  方昊天脸色凝重。

  虽说傀儡的智商往往不高,但是就凭融合了一名天人境毕生所学这一点就足可让人正视。"方昊天盯着对面的白衣战兵,握剑的手不由的紧了几份力量,他有种感觉,这绝对是媲美南宫堂皇的大高手。

  到了这一场,现在所有人都来了兴趣,包括了像南宫堂皇这类大高手。

  因为这是融合了天人境强者毕生所学的傀儡战兵,也就相当于一名天人境强者压制修为到了九重巅峰的层次跟方昊天打。

  在蛮兽封境或是在元武郡,想看到一名天人境强者出手的机会太少了。

  虽说像南宫堂皇,元武堂大长老袁青宗这类人物是有机会见过天人境强者或是见过天人境强者出手的,但机会还是太少了。

  所以他们现在都盯着。

  他们几乎忽略了方昊天,都盯着白衣战兵,希望一会能从白衣战兵的身上得到自已想要的。

  咻!

  白衣战兵出手了。

  长枪一点,就到达方昊天的眉心前。

  方昊天双眼虚眯着。

  嗖!

  感觉枪尖就要点上他的眉心时,方昊天动了,身形微微一闪便在枪尖之前消失。

  下一瞬间,皇极至尊剑宛如削向白衣战兵的腋下。

  嘶!

  剑削破了白衣战兵的衣服。

  "不好。"

  方昊天一削轻易得手后却是脸色剧变。

  明明剑削中了白衣战兵的身体,可是却无法在对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

  刀枪不入,不死之身。

  比方昊天的战体还要可怕,至少比方昊天现在的身体厉害。

  以后方昊天的战体到了更高的层次后,也是能真正的刀枪不入,进入不死之身之境。

  但绝对不是现在。

  "这怎么打啊?"

  方昊天身闪跃动,避开了长枪的一记横拍。

  咻咻!

  长枪横拍落空,白衣战兵手腕一震,长枪仿佛蟒蛇翻身。

  整个堂门战广场的空气都一下子被搅动了起来。

  方昊天感到身体仿佛被黏上了,一股奇异的旋转力道在向他压制。

  咻!

  白衣战兵的长枪再度递出,仿佛蛟龙出洞,瞬间刺来。

  不管是速度,力量,战斗意识,身体强度,白衣战兵都是无比的可能。

  方昊天下意识又要躲,他想先了解白衣战兵的枪法。

  可是这一次他的身体一动就吓了一大跳,脸色再度剧变。

  空气的粘力更大了,方昊天感觉到他的速度受了很大的影响。

  但此时来不及有其他的反应。只能咬紧牙关竭力闪躲。

  "噗!"

  长枪瞬间刺入了方昊天的肩膀处,刺出了一个血窟窿。

  但方昊天却也成功的脱出了十米之距,成功的逃过了一次击杀。

  "吼!"

  白衣战兵突然一声低吼。他手腕一震,长枪彻底展开。

  "好可怕!"

  "这就是天人境强者的武技!"

  一片惊呼声中,枪影瞬间爆发,几百米范围尽是枪影,看上去就好像整个堂门战广场都被枪影笼罩了一样。

  "哇!"

  "这怎么挡,怎么躲……"

  观战的人都看得瞪大了双眼。

  如此攻势,方昊天除了硬接之外别无他法,再高明的步法也是不可能在如此大笼罩的攻势中脱身而出。

  既不能躲,那就战!

  九重巅峰么?

  战!

  虽然白衣战兵刀枪不入,简直不死之身。但方昊天坚信凡事不绝对。

  虽然堂门战很残酷,但也不可能残酷到安排一个打不死的家伙当对手。

  其中,必有玄机。

  现在方昊天想不出这玄机在哪,干脆不想,就当对方是一名正常的人类来战就行。

  "天武乾坤!九魂剑阵!"

  方昊天以眼爆发惊人的战意,皇极至尊剑与九魂剑阵同时暴射面出。

  "这……这才是方昊天真正的实力?厉害!"

  十剑一出,顿时也爆发出惊人的剑影。

  不管威力还是声势,或是笼罩面积,简直不比白衣战兵逊色半分。

  如果有人目光足够毒辣,更是能看到方昊天的剑比十二个时辰前更加多了一份玄妙的韵味。

  似乎他的剑影在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演变,似是阴阳变化,似是山何变化,似是世界变化,但又好像所有的变化都只是想变化出一把不一样的剑来。

  枪影,剑影,疯狂对撞。

  白衣战兵一步步向前,方昊天也是咬牙前进。

  两人,终于接近三米。

  但就在此时,"嗖"的一下,方昊天突然消失了。

  所有人一怔。

  人呢?

  白衣战兵也是出现刹那的错愕。

  人呢?

  人,在白衣战兵的身后出现。

  瞬间出现,然后皇极至尊剑向白衣战兵的脖子削去。

  "好快。"

  所有人看到方昊天出现然后一剑削出时,都感慨其速度的可怕。

  白衣战兵浑身气势陡涨,衣袂狂动,瞬间转身。

  但他还是迟了。

  剑,削在了白衣 战兵的身上。

  咚!

  传出的却是剑击中硬 物的声音,白衣战兵的头没有被削飞,简直是毫发无损。

  方昊天一脸苦色,但不意外。

  轰!

  方昊天直接出拳。

  拳头与白衣战兵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方昊天倒飞五十多米远。

  "呼!"

  方昊天甩了甩隐隐发麻的拳头,紧握着皇极至尊剑,盯着前方。

  斜指地面,九把魂剑在身周旋转悬浮。

  方昊天有不倔的战意。盯着白衣战兵双眼锐利无比,准备着下一波的激战。

  然而白衣战兵却静止不动,身上气息也是隐下,似乎没有再动手的意思了。

  方昊天眼眉微微一挑。

  正当方昊天感到奇怪时,那道解释的声音再起,道:"白衣战兵败!"

  "啊?"

  全城错愕,方昊天也是愕然的看着白衣战兵。

  白衣战兵好好的,怎么败了?

  这个结果自然会有解释。

  原来白衣战兵确实是不死之身,方昊天是不可能伤以他的。

  方昊天想赢,就在确保自已不被白衣战兵杀死自已的情况下击中白衣战兵的要害。

  "原来如此……"

  方昊天咧嘴笑起。

  这样的规矩,那就代表白衣战兵虽拥有不死之身,但并不能算是多大的优点。

  唯一的优点就是除非你击中白衣战兵的要害,不然的话任何攻击都等于零。

  但只要对方是可以战败的就不再可怕。

  而此战果宣布,全城先是一片寂静,既而便是一片激动的欢呼。

  又赢了!

  买方昊天赢的人连赢了六场。

  一些谨慎的人在考虑要不要再赌下去了。

  连赢六场,赢了不少啊!

  当然,也有不少人哭得很惨。

  这是堂门战,这是堂门战啊,你怎么就能赢这么多场,老子让你害惨了。

  但不管城中哭声有多大,笑声有多大,这一切都影响不到方昊天。

  方昊天盘膝坐好。

  既然赢了,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自然要好好把握。

  刚才一战,看似短暂,但实际上却是惊险无比,是前面六场都没有的凶险。

  既然已经结速,那就赶紧休息,理顺体内翻滚的气血。

  实际上,方昊天余悸未消。

  白衣战兵的攻势太可怕了!可怕到方昊三只需要有一点疏忽,实力稍有不足那就是万枪桶身的结果,死的不能再死。

  世事有时就是如此。

  看似凶险,实际安全。

  看似平静,却是险境环生。

  方昊天好像赢的轻松,但刚才他与死神擦身而过。

  "这个傀儡战兵虽然枪法厉害,但他毕竟是傀儡,灵活度稍有不足。论起来,他的实力也就韦杀青这个层次。当然,如果真的需要杀死他才算赢,我是赢不了的,因为他是不死之身……也许傀儡战兵也是元武堂的底牌之一!"

  方昊天暗忖着。然后开始总结刚才那一战。

  白衣战兵的枪法,打法,方昊天感觉获益良多。

  ……嗖嗖!

  又有对手出现,还是傀儡战兵,还是一身白衣。

  这一次是两个。

  "轰!"

  方昊天心念一动,九魂剑阵碾压而出。

  顿时间空气激荡,剑影涌动,凝聚成了无尽的剑浪凶涛!

  两个白衣战兵还是用枪,怒吼冲上。

  咻咻!

  九魂剑阵瞬间被击溃,一片耀眼、带着狂风气流的冰冷枪影极快的刺到了方昊天的眼前。

  "铛铛。"

  方昊天脸色一变,皇极至尊剑法在天武乾坤剑意的催动之下挥洒而出。

  两声脆响,方昊天暴退百米。

  这两个白衣战兵任何一个都比刚才那个厉害。

  咻咻!

  两个白衣战兵没有停顿,追击方昊天。

  两者的枪影怒冲,一层层威能叠加,似乎是运用了某种联击之术。

  方昊天咬牙挥剑,皇极至尊剑和九魂剑阵疯狂迎战。

  五个呼吸后,九魂剑阵护着方昊天暴退,而皇极至尊剑居然被一个白衣战兵给拍飞了。

  "啊!"

  "小心!"

  "快退啊!"

  "完了,剑丢了,完了,完了……都说这一场不赌了……方昊天,快想办法……"

  方昊天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他不断的在退,九魂剑阵在面前布起了层层防线。

  但防线刚起就被两支长枪击溃。

  "啊!"

  方昊天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肩膀被一枪挑中,整个人被挑到了半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