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338章 我们是熟人

大剑神 夜梦寒 8128 2019-10-12 14:24

   看到方昊天赢了,成功的赢了第十场,成功挑战堂门战,成为元武堂历史以来第四个成功挑战堂门战的人,大长老袁青宗真的想哭,喜极想哭。

  他喜的是方昊天赢了,没有让元武堂陨落一名绝世天才。而他袁青宗也不用担亲手扼杀天才的轻而易举过。

  喜的是现在他距离揭开那个秘密,解开他十几年内心深处的疑惑的时间快到了!

  他相信,只要方昊天能见到尉迟奇,这个秘密就能解开。

  嗖!

  袁青宗突然想到了方昊天的伤势,身形一闪,不跟任何人打一声招呼就离开。

  方昊天伤重,他必须要去看。这个时候是方昊天最虚弱的时候,他必须守在方昊天的身边。

  此时,这个世上他只相信自已。只有自已守着方昊天他才能心安,才能确保方昊天的平安。

  如果方昊天赢了堂门战最后却被人在堂殿中暗算至死,元武堂将会成为世上最大的笑柄。

  几乎同时间里,长老会守门的那个老人也在原地消失。

  "咦,人呢?"

  旁边还有一些人在,对这个看上去普通落魄的老人本来都浑不在意。但人突然消失后他们忍不住吓了一跳,然后反应快的便知道那是一个隐世大高手。

  于是有两个脾气不好的家伙暗中庆幸自已今天能控制住没有欺负人。

  不然的话欺负一个这样的隐世大高手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看来以后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

  而此时,大长老袁青宗出现在了处于昏迷状态的方昊天的身边。他将一枚天级上品的疗伤丹药塞进了嘴里,然后对将方昊天从堂门战广场抬进秘室的人下达了死命令。

  这个命令就是没有得到他的允许,谁也不能靠近秘室十米,违者杀无赦!

  袁青宗要亲自替方昊天疗伤,他要方昊天以最快的速度恢复。

  千里之外,路边有一朵野菊花。

  白天的烈阳将它晒的蔫了,头无力的垂下。

  可是最终它又将头抬了起来。因为经过一晚露水的滋润它又吸足了水份,它又可以有底气的面对第二天的生活,勇敢挑战第二天那无法战胜的烈阳。

  而在那一朵野菊花抬头之际,方昊天也醒来。

  他的伤真的很重。

  虽然有袁青宗亲自给他疗伤,又给他吃了一枚天级丹药,但他醒来时身体也只是恢复五成不到。

  但方昊天也没有再打算喝白璇天元酒,也没打算吃自已的天级丹药了。现在已经挑战堂门战成功,不需要再花那么大的代价急着恢复身体了。

  毕竟白璇天元酒不多了,他的天级丹药也不多了。

  丹尊给他留的丹药是很多,但天级丹药毕竟不是大白菜,数量还是有限的。

  现在,方昊天拥有的天级上品丹药也只有三枚了。

  既然不急着恢复身体,自然也就不再浪费。而且他灵魂力已经完全恢复,他仍然拥有九重巅峰的实力,不需要担心身体状态而没有自保之力。

  睁眼,便看到身边有人。

  那张苍老的脸庞显得很苍白,很疲惫。

  方昊天知道这个在他身边盘膝而坐老人为什么会这样,于是他的眼眸浮生感动。

  身为元武堂大长老,亲自替他疗伤,亲自替他守护。就算方昊天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这个老人,方昊天仍然感动。

  这是一种晚辈对长者爱护的感动。

  "醒了?"

  袁宗青睁眼,看着方昊天他一脸欣慰,还有隐晦的骄傲。

  这小子,真是越看越顺眼啊!

  "醒了。"

  方昊天要起身行礼。

  袁青宗摆了摆手,说道:"这里没有外人,不用那么多的虚礼。再说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我也当不起你的礼了。"

  方昊天还是起身给袁青宗行了一礼,道:"我就算天下无敌,也是元武门的一名小弟子。大长老德高望重,能给大长老行礼是晚辈的荣幸,更是晚辈的福气。"

  "哈哈,好,好。"

  袁青宗喜笑。

  虽说他为人豁达,不在乎这点虚礼。但依方昊天这样实力仍然给他谦虚行礼,他很开心,很欣慰,也很自豪。

  胜不骄,败不馁。有无敌实力却谦虚有礼,毫无倨傲骄横,毫无目空一切。

  元武堂有子如此,夫复何求,元武堂何愁不大兴?

  "大长老,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门主?"

  方昊天坐下,迫不及待的问。

  在这里,他应该叫堂主才对。但他毕竟则到元武堂,还不能代入,仍然以元武门弟子自居。

  但这个不重要。他先是元武门弟子再是元武堂弟子,两者并不冲突。

  袁青宗也想方昊天马上就能见到尉迟奇,但他知道现在急也急不在一时。说道:"这个需要等堂主的回复,我也做不了主。但我想最快也要一两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吧。"

  方昊天有点失望,他还以为马上就能见到门主了呢!

  但一两天的时间也真的不急了。

  "你继续在这里休息还是出去?"

  袁青宗看了方昊天一眼,看得出他恢复的不错。以方昊天的实力,恢复五成也已经很厉害,只需要点时间就能恢复,不需要他担心什么了。

  "我要出去,我想我的朋友已经等的很急了。"

  方昊天想到了虚夜月,他能想象到虚夜月现在的焦急。

  虽然他赢了堂门战,但赢了这么久不见出现,虚夜月不担心才怪。

  方昊天并不知道虚夜月不是因为他这么久不出现而担心,而是因为方昊天最后是昏迷着被人抬出堂门战广场的。

  她怎么不担心?

  不单是虚夜月担心,所有关心方昊天的人都担心,都在等着他出现。

  "是该出去了,那几个小家伙可是等急了。"袁青宗帮方昊天疗伤后曾出去过一趟,所以知道虚夜月等人在堂门殿门口等着,有很多人在等着,"特别是那小丫头,你再不出去的话她估计要破门了。"

  方昊天笑了笑,脸有幸福之色在荡漾。

  小丫头。

  方昊天自然知道袁青宗说的人是虚夜月。

  他也最急着要见她,要让她知道他没事。

  而且他也想第一时间让她开心。

  只要他活着,就是她最开心的事。

  方昊天离开秘室,走出堂门殿!

  果然很多人。

  殿门前,不仅仅是虚夜月在等,也不仅仅是剑道盟的人在等,还有很多的人。

  有他认识的,也有他不认识的。

  "我没事。"

  方昊天说道。

  一片欢呼!

  欢呼声中,朱小弟朝方昊天笑了笑,打了一个再见的手势就默默转身,然后离开。

  他没有上前跟方昊天说话。他只需知道方昊天没事就好。

  他放心的上诛魔的最前线去了。

  如果他能活着回来,他将不再是胆小的朱小弟,而是变得更强大,变成方昊天所说的勇敢的人,勇敢的朱小弟。

  方昊天嘴动了动,最后还是没有叫朱小弟。

  "他要离开了,希望下次见面,你真的是勇敢的朱小弟。"

  方昊天暗道。然后脸上展现笑容,看着虚夜月而张开双臂。

  迫不及待的虚夜月不顾众目睽睽的场面,身形一闪便扑进了方昊天的怀里。

  喜泪,瞬间打湿了方昊天厚实的胸膛。

  很温暖,很真实。

  他,真的没事。

  "他没事。"

  柳凝雨抿着嘴,泪水从蒙纱之下流淌,然后她离开。

  虽然她也想像虚夜月一样扑进方昊天的怀里,但她知道不行。

  她还是没有勇气去告诉方昊天:"我不是柳宁衣,我就是你的柳凝雨。"

  可是她能这样做吗?

  看着能光明正大扑进方昊天怀里的虚夜月,柳凝雨轻叹,羡慕。

  一片笑意!

  田冲等人在笑,南宫雾寒和钟奎在笑,那些关心方昊天的人在笑。

  仿佛薪火城所有人都在笑。

  但也仅仅是仿佛,至少有一个人笑不出来。

  "砰!"

  茶杯,摔得粉碎。

  桌子,被拍得粉碎。

  霸宫霸衣脸庞因为愤怒而无比的狰狞,宛如恶魔。

  "他怎么不死,他怎么不死……滚,都给我滚,滚!"

  南宫霸衣愤怒咆哮,将手下全部拍飞出门外。

  门"砰"的一声关上。

  南宫霸衣沮丧,很没形象的坐到地上。

  他怎么就不死呢?

  "吱!"

  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名中年人走了进来。

  "滚!"

  南宫霸衣看都不看一眼就暴起,然后一拳打出。

  没有他的允许居然擅长进来,不管是谁,杀!

  "很生气?"

  中年人手轻轻一拨便将南宫霸衣的拳头拨开。

  南宫霸衣"蹬蹬蹬"后退,然后很震惊的看着对方:"你是谁?"

  中年人将门关上,手一挥,一团罡罩笼罩房间,不让声音透露上去。

  "我们是熟人。"

  中年人的手往脸上一揭。

  "是你?"南宫霸衣眼中凶芒骤闪,其中也夹杂着疑惑之色,"你想干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铁三剑中的其中一剑。

  也是铁三剑中的老大铁木。

  铁木,铁林,铁森!

  铁门三杰,铁三剑!

  铁木,铁三剑中的老大。揭开面具,他的脸庞又变得是如此的年轻,看上去只是二十七八岁左右。

  但也只是看着年轻。他的年纪已经大到了他快不记得的地步了。

  一百岁?两百岁?也许更长。

  只是铁三剑是跟随方威的。方威人在青梧山,铁木为何会在这里?

  铁木自然是方威派回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