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1519章 空香桦

大剑神 夜梦寒 6880 2019-10-12 14:24

   黑衣人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苏小婉几乎昏死。父亲身死的事情实在是太让她意外,她难以接受。

  “你……你说的是真的?”苏小婉泪如泉涌,不断摇头,不等黑衣人回话,她就认为不可能。

  一旁的苏若急道:“小姐不要相信!将军肯定什么事情都没有!”

  “肯定?”

  苏小婉轻声问着,但语气中的软弱连她都无法有半点肯定的意思,身体颤动,脸色苍白。

  她认为不可能是她不愿意信,但她又觉得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

  苏小婉芳唇轻咬,双目赤红,双手紧紧握着,声音压得很低,突然追问:“这是真的?”

  黑衣人轻笑着,眼神带着轻笑:“你说呢?”

  “不!”

  苏小婉突然尖叫,她难以自控了,悲痛欲绝。

  “为什么?这件事情我为什么一丝一毫都不清楚?”苏小婉声音渐沉,骤然间,一拳轰在黑衣人身上。

  突如其来的动作,苏若也是心中大惊,她完全没有想到,苏小婉突然会出手。

  方昊天见到这一幕,丝毫没有犹豫,左手屈伸,身体已经掠到苏小婉身前,一拳轰在黑衣人胸口。

  黑衣人被方昊天这一拳打中,如遭重击,身体倒飞出去,狠狠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苏小婉沉重喘息着,心情依旧很糟糕。她漫步走到苏若身边,两条腿在不断打颤。

  苏若见了,赶紧上去搀扶。而她却沉声问道:“父亲到底有没有消息?”

  苏若闻言,紧绷着身体,支支吾吾说:“小姐,需要相信那个人胡言乱语,他一是为了扰乱您的心境才乱说的。”

  “我胡言乱语?”

  黑衣人缓缓站起身,手往脸上一抹。

  “蒋建军!”苏小婉面色一沉,转头盯着苏若,冷声质问道:“我现在想要知道答案。”

  “啊!”

  苏若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昊天已经挥手将蒋建军灵魂抽出,痛苦的叫声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

  “为什么?”

  苏小婉转过身,盯着方昊天,这个一直以来让她魂牵梦僚的男人,居然有如此冷血的一面。

  毫不犹豫的将一个可以对质的人杀了,这让她如何知道真相?

  “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

  将蒋建军灵魂深处的每一个细节都读了一遍,方昊天的双目更加凝重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蒋建军灵魂深处有镇东军几个大将之间的谈论,他们得知了苏护在帝都被魔族所害,现在已经调动大军,出发帝都,准备兵谏。

  说是为了给镇东大将军一个说法。

  方昊天知道,这一切,有人在背后操纵着。

  “苏护将军没有任何事,我能够保证,因为救治他的人是我。”

  方昊天冷着眸子,盯着苏小婉说道:“他来的目的,是为了带你走,成为他们发兵的理由。蒋建军以及他们的一些统领,打算兵谏帝都,这正是我杀他的真正原因。”

  听到兵谏二字,苏小婉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双目失神,声音低沉说:“现在该怎么办?他们为什么要兵谏?”

  “很显然,有人想要削去我的兵权。”

  方昊天走到苏小婉身侧,将她扶起来。

  一边被吓傻了的苏若赶忙道:“王爷,现在还请您赶紧让将军之位出来,不然那帮人一定会被陛下处罚的!兵谏,那是造反啊!这可是诛九族的事情。这一次发兵,怕是要牵扯不下亿万无辜之人啊!”

  苏小婉闻言脑袋不住点着,她实在不想看到无辜之人流血,可是为什么总有人会喜欢这样的人间惨剧发生?

  方昊天笑吟吟的点头说道:“好了,我知道你们担忧,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本王去处理。但是你且记住,苏护将军平安无事,现在在外域征战,暂时无法回来。”

  苏小婉疑惑,歪着脑袋,不知道该怎么说。

  见到这一幕,方昊天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宽心,之所散布出事的消息,其实是为了引蛇出洞,好调查清楚到底是谁做的。”

  “结果对方狡猾的怂恿了你父亲的部下,打算彻底拔除你父亲所有的坚定部下。这一下,牵扯必定广远,我要即刻进宫去处理。你们两个小心一点。”

  “嗯!”

  苏小婉听到方昊天一再保证,悬着的心微微放下,她已经没了之前那出手时凶悍模样,只剩下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

  方昊天脚步踏出,撕裂虚空消失了。

  下一秒,方昊天出现在皇宫之中。

  “来了?”

  御书房里,一道显得有些疲惫的声音传来,方昊天也出现在汉白玉台阶上。

  门口数道守卫见到方昊天,同时行礼,朗声说道:“武亲王。”

  方昊天点点头,一言不发,推开御书房大门,走进了房中。

  端坐在桌上的人皇,疲惫抬起眼睛,缓缓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方昊天面色凝重道:“有人唆使镇东军兵谏,说是要还已故苏护将军一个清白。”

  “嗯……”

  人皇闻言,抬起脑袋,神情不变,就好像觉得这一件事情有多么普通一般。

  人皇问:“你有什么看法?”

  方昊天道:“将镇东军起义之人调走,调到镇北军,然后给八王爷留下自行募兵的空间。”

  “这样一来,我可以借助镇东军部分精兵来稳定镇北军地位,八王爷也不用受到拖累之苦。”

  人皇挥挥手,一道盖了大印的圣旨飞向方昊天手中:“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处理,有了圣旨,你知道该怎么办就行。”

  方昊天接过圣旨后张张嘴还想说话,不料人皇却先一步说道:“你去做吧,朕乏了。”

  方昊天将圣旨收了起来,拱手说:“那我告退了。”

  言罢,方昊天转身离开。

  人皇却在他离开的时候,双眸中精光闪烁,声音也渐渐冷下来:“小动作不断啊!这一些老鼠,还真是把朕当做傻子了!”

  至于方昊天称我而不是称儿臣,人皇并不在意。

  ……

  拿到圣旨的方昊天,虽然疑惑人皇的做法,但是在心中却有了思量。人皇的做法,无疑是给他一个更大的施展空间,毕竟兵谏之事还在如火如荼进行。

  兵贵神速,如果他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张圣旨改写什么就算是他也不知道。

  方昊天出了皇宫,没有任何停留,撕开虚空,随后隐没。

  于此同时,皇城中紧紧盯着方昊天的无数势力,纷纷随之行动,紧随其后,小动作不断出现。

  东华城,镇东军驻地。

  军帐中几十个身穿铠甲的将军、统领,纷纷看着对方,脸色难看。

  他们派出去的探子传回来消息,苏护大将军身死,而且朝廷派遣了八王爷担任新的镇东大将军。

  至于一直被当做准姑爷的武亲王,则成了镇北大将军,前前后后的人事变化,快到令人发指,一看就像是卸磨杀驴。

  为了不被杀了,他们只能选择兵谏,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

  从最开始,苏护大将军被下狱,有很多人就在悄然准备,当然也不能说他们是为了苏护大将军,倒不如说是为了前程。

  只要闹上一闹,人皇那里一定不会随便下手,毕竟事出又因不说,还有大量人口牵涉,人皇下手必定投鼠忌器。因为声势浩大,牵扯甚广,人皇肯定无法下手,所以法不责众,这就是他们的倚仗。

  可是,真的能够这样吗?

  还是有好几个将军显得很局促,他们身后数个抱着刀的男人,眼光锐利如同猎鹰,死死盯着猎物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他们坐如针毡,冷汗涔涔,只能顺着大帐中喋喋不休的空香桦意思,一直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空香桦,很古怪的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现在已经成了镇东军的掌控者。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发兵,兵谏帝都,让陛下知道,苏护大将军不能白死!”

  空香桦挥舞着手,一脸愤慨,激昂的怒吼。

  作为空香桦身边的几个手下,一个个兴奋大吼,双手不断招摇,好像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去做的事情。

  为了镇东军,为了苏护将军,就算是身死族灭,也在所不惜。

  无数狂热之人中,也有几个虽然一起喊着,但是眼神中带着无奈,惊慌,恐惧的人。

  他们知道,大武绝对不会轻易受到要挟,尤其是皇室。

  明明他们可以直接上达天听,只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方昊天,威胁他,如果不讨个说法,他将得不到镇东军任何帮助。

  然后再跟八王爷交易,只要八王爷能够帮他们讨一个说法,他们将会投靠他。

  这样双向性的交易,绝对双赢,可是为什么还要来参加兵谏!

  一些将领看出来了,空香桦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但看出又如何?

  不来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排斥在外。

  他们若敢出声,必死无疑。

  现在已经容不得他们选择了。

  不管未来结局如何,总之其中干系绝对无法洗脱。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许多人都在思虑,甚至思考该怎样将事情告诉人皇,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大家伙儿都听一下,我有重大的事情要宣布。”空香桦拢了拢手,兴奋说道,“我们的蒋建国将军已经请回大小姐!这一次兵谏将由大小姐与我们一道向陛下讨要一个说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