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309章 无坚不摧之剑意

大剑神 夜梦寒 9040 2019-10-12 14:24

   "空明断河剑!"

  红衣枯兰发出惊呼。

  空明断河剑法是南宫堂皇最强大的剑法,南宫霸衣身为大子都没有机会学,南宫雾寒竟然学会了。

  "难道在南宫堂皇的心中二子南宫雾寒比大子南宫霸衣更重要,以后是想将堂主之位传给南宫雾寒?如果这样,这一次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让我遇到南宫雾寒也不需要留手……不行,堂主之位只能让南宫霸衣那个白痴当,绝对不能落在南宫雾寒的手上,他必须要死。"

  南宫雾寒的剑招让红衣枯兰感到震惊,内心波澜翻涌,手中的鞭砸得更加恐怖了。

  砰砰……!

  剑光碎,鞭影断。

  噗噗!

  最后,剑光刺穿了红衣枯兰的身体,但四道鞭影也落到了南宫雾寒的身上。

  砰砰!

  南宫雾寒砸落到地面上来。

  一口血喷出,南宫雾寒没有任何停顿就射入山林,忍受着身上皮开肉绽的痛楚追方昊天他们而去。

  "可恶!他竟然伤了我,他竟然完全得到了空明断河剑的精髓……南宫堂皇,你是想用我来给你这个二子当磨剑石么?好,好,那我就趁机杀了他,让你搬石头砸自已的脚。"

  红衣枯兰落到地面上,右胸口血流如注,她的脸色惨白无比。

  南宫雾寒最后一击让红衣枯兰受了重伤。

  "他们都受了重伤,你们给我搜,我半个时辰后自会去找你们。"

  红衣枯兰朝另一边的密林窜去。

  她重伤要找地方疗伤,但她不相信任何人,只能一个人去。

  "是。"

  一众手下应诺,朝方昊天等人所去的方向追去。

  "我就不信杀不了你们……可恶的南宫霸寒,你等着,这一剑我会百倍还给你,我要你百剑穿身……"

  红衣枯兰进入密林,很快就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轰!

  红衣枯兰的身体突然变化,足足大了一圈,头顶上两条触角升起,触角的尖端闪着光芒,居然是小小的眼睛察看着四周的一切情况。

  因为身体变大,身上的衣服一下子被挤爆。

  方昊天没有看错,红衣枯兰正是魔族潜在天龙堂的大高手。

  此时恢复魔躯,裸着身体,她全然不羞,盘膝坐好运气疗伤。

  魔躯自愈能力强大,刻意之下伤口简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合。

  被剑穿身,怪不得她说只需要半个时辰。这等恢复能力确实非人族的身体可比。

  ……一处三面峭壁的小谷中,影子急掠,小白带着方昊天和钟奎冲了进来。

  嗖!

  虚夜月紧跟其后,赤霄炎龙剑悬浮在虚夜月的身边。

  "小白,你到上面去看着,我和妹妹在谷口守着。"

  虚夜月等小白放下方昊天和钟奎便急声说道。

  "好。"

  小白飞窜而起,窜到最高的那一面峭壁趴下,目光闪烁着赤芒扫视着下方的山林。

  "我们一起守谷口。"

  虚夜月闪身进入谷口旁边的一棵大树之后。

  赤霄炎龙剑颤了一下,是苏青璇对虚夜月叫她妹妹的不满。但此时非常时期,不是争"姐"的时候,剑身略微停滞便飞过去落到了大树的一根横枝之上。

  "虽然不能用丹药,但我们也得尽快恢复。"

  方昊天对坐在他身边的钟奎说了一句后便盘膝坐好,运气疗伤。

  看了看方昊天,看了看上面的小白,又看看虚夜月所在的方向,钟奎眼神感动。

  "活命之恩,这辈子都无法报答得完了。"

  钟奎真的被感动了。

  在镇上那种情况下,钟奎自问换了是他,他绝对会选择一个人逃生。

  但方昊天还是坚持了下来,硬是带着他冲出了重围。

  "呼!"

  钟奎好一会才能压下因感动而纷乱的思绪,咬牙坐好,运气疗伤。

  小谷变得很安静,只有细微的呼吸声。

  但气氛却是紧张。

  这份安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静。

  方昊天他们都知道天龙堂的人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嗡!

  突然间,小谷的空气陡然出一激烈的波动。

  "咦?"

  虚夜月和小白都忍不住朝方昊天和钟奎所在的位置看来。

  坐在方昊天身边的钟奎也因为感应到身周的空气波动而睁眼,眼神惊讶。

  从钟奎的反应,虚夜月和小白便知道空气波动的根源在于方昊天的身上。

  "要突破么?"

  虚夜月轻喃。

  钟奎也是眼神大亮,满是期待。

  "呵呵,说不定他一突破到元阳境五重就能轻易斩杀枯兰那老鬼婆了。"

  钟奎现在是越来越佩服身边的这个年轻人,这是他见过最妖孽的年轻人。这样的妖孽,修为每进一步实力定然会有大幅度的进步。

  此时方昊天再一次置身于玄气海之上。

  这样的事很久没有出现了!

  仍然是天高海阔,仍然是白云飘飘。

  不同的是方昊天这一次没有像第一次进来那样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美丽,看到的只是咆哮的大海。

  轰隆隆!

  大海在咆哮着,巨浪在翻滚着,好像方昊天的进来触怒了大海一样。

  可是方昊天却感觉不到敌意。他感受的是大海的欢悦,对他进来的欢悦。

  翻滚的大海不是愤怒,而是因为开心。

  一道道巨浪就好像是玄气海因为欢悦而翻的一个个筋斗。

  "我回来了!"

  方昊天忍不住伸出手。

  他的双手轻易的穿过此时已经笼罩着他的一层层水雾。

  轰轰!

  当方昊天双手伸出时,两道巨浪突然变化,最后化成了双手。

  双手是水形成,但与方昊天握在一起时方昊天却感受到了真实。

  "大海活的。"

  方昊天突然有这种感觉。然后他说道:"海哥,你能听到我的话吗?"

  玄气海中的那一把巨大的金剑突然震动,隐约中方昊天好像听到了一声不满的冷哼。

  双手消失了,巨而身周的水雾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巨浪化成了一把水剑狠狠的从他的眉心刺了进去。

  水剑一入眉心便化为最最精纯,最最雄浑的能量。

  这股能量很强大,迅速的修复着方昊天体内受损的经脉,受损的肌肉,受损的五脏六腑。

  "咦?"

  方昊天发现这股能量修复他的身体之时将一丝淡黑色的液体从他的指尖逼了出来。

  "魔毒!"

  方昊天一震。

  嗡!

  他的脑海突然微动,一门如何将这股魔毒逼出来的方法烙进了他的灵魂。

  "太好了。"

  方昊天大喜。

  这样一来,他以后不怕再中这种魔毒,他也可以帮钟奎将这种魔毒逼出来。

  他很清楚,只要魔毒一逼出来就可以服用丹药,这样钟奎的身体就能很快修复。

  以钟奎的实力一旦身体恢复,实力恢复,与他联手的话活着回去蛮兽殿的机会就大多了。

  同时让方昊天大喜的是这股能量修复他的身体之时也在增加他的修为。

  轰!

  已经处于元阳境四重巅峰的修为几乎没有任何阻力就突破了。

  元阳境五重!

  方昊天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身体充满了力量,他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状态。

  呼呼!

  突然间,玄气海一道巨浪升腾,化为了一道人影,一道持剑的人影。

  "咻咻!"

  人影就在他的面前舞起剑来。

  说是舞,实际上这道人影的剑式只有一招。

  刺!

  全是刺,不同方位的刺。

  就好像不管面对什么敌人,只需一刺便能击杀。

  "好可怕的一刺,感觉无坚不摧!"

  方昊天看了一会顿时神情变得恍惚了起来。

  他变成了那道人影,他的手中也有剑。

  他有了一种锋利感,感觉现在就算世间最坚硬的东西在他的面前他都能刺穿。

  这是一种念头,这是一种自信,这是一种剑意。

  无坚不摧的剑意。

  "无坚不摧!无坚不摧的剑意,太好了,这不正是我最需要的剑意吗?金剑,又是金剑,金剑知道我需要这种剑意,所以就引导我领悟这种剑意。"

  方昊天大喜。

  轰隆!

  天地突然变幻,金剑消失,大海消失。

  方昊天一下子睁开眼来。

  他看到了虚夜月,看到了小白,也看到了钟奎。同时也感应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他耳中的赤霄炎龙剑中的苏青璇在看他。

  所有人双眼都充满了期待。

  "我突破了!"

  方昊天说道。

  可是听了他的话,没有人恭喜他,眼神一个个仍然期待,似乎期待他说出更大的惊喜。

  "怎么了?"

  方昊天愕然。

  虚夜月说道:"我们知道你突破了。但我们更想知道的是你刚才爆发的剑意好强大,好可怕。钟前辈说你悟出了剑道,这是真的吗?"

  "剑道?"

  方昊天看向钟奎。

  钟奎说道:"真的很可怕,我想象中悟出剑意不可能这么可怕,所以说你可能悟出了剑道。只是我无法确定,因为元阳境五重的修为悟出剑道的事闻所未闻。"

  "剑道吗?"

  方昊天细想那道无坚不摧的剑意。

  一会,他确定只是剑意,不是剑道。

  因为,这股无坚不摧的剑意虽然强大,但却缺少了一种像皇极至尊剑道的道意。

  "不是剑道,只是剑意。"方昊天说道,"我没那么妖孽。总不能说我元阳境五重就一下子变成了天人境。"

  听到这话,钟奎却是苦笑,道:"我感觉在你身上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就算真的一下子变成了天人境强者我也觉得很正常啊!"

  虚夜月闻言抿嘴一笑,笑容中与有荣焉。

  "真不是剑道,让你们失望了。"

  方昊天轻轻一笑。继而想起魔毒的事,赶紧说道:"前辈,我知道怎么逼出那股魔毒了。来,我马上教你。"

  "真的?"

  钟奎大喜。

  中了魔毒不能利用丹药恢复身体,这段时间总要方昊天背着逃亡,想他堂堂元阳境九重大高手这是多么憋屈的事。若真能将魔毒逼出,这绝对是他这几十年来的一件大喜事。

  "我还能骗你吗?"

  方昊天轻笑,一指向钟奎的眉心点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