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1580章 风雨前夕

大剑神 夜梦寒 6899 2019-10-12 14:24

   雷家主原本是礼官,方昊天登基之后将他升为了丞相。

  这个官职给他,也是因为他算是整个人间实力最大家族,当然,他还是有点手段的。

  笼络了不少的家族,并且还甘愿成为方昊天手中的刀子,这个丞相的位置,给了又何妨。

  现在方初之望向他,希望这个人给她一点建议。

  雷家主扫了一眼祁隆,也知道不能在装死了,朝前站了一步,嘴角挂着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殿下,当今天下乃陛下之天下,陛下实力如何已经不需要我们多说,一切只要按照陛下的意思来做方向就不会有错,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毕竟,这天下还没有人是陛下的对手啊!”

  雷家主才说话,就让祁隆额头冷汗直冒。

  这货是什么意思?这么狠!

  祁隆心中火气渐渐升起,暗自咬牙怒骂:“难道他不是世家之人?转手就把整个世家阶层卖了?”

  “这可是整个元武的中间力量啊!”

  祁隆暗自心惊,赶忙上前道:“丞相大人,此言差矣!陛下威服四海,天下一统,可是国朝实力的中坚,乃是世家大族,他们的存在才是衡量整个国家的根本。”

  “如果毁去,必然是失去了横梁的屋舍,顶层不保啊!”

  祁隆言之凿凿,十分恳切。

  雷家主却是冷笑连连,接过话题说道:“陛下曾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天下的根本是民,而非世家,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而且,国朝的中流砥柱可不是世家,而是我朝的精锐军士,他们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

  雷家主冷漠回答。

  每一言都如同凿子句句凿在心中,祁隆的手指忍不住轻颤了起来。

  方初之听了一切,渐渐的点头了。

  这话没错,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就是应该这样。

  方昊天强行统一,但天下其实暗潮汹涌。想要对付,就必须要有最强的力量压服天下。

  所以,他就是那根定海神针。

  但神针能够定海,却不能让每一寸暗流归附,因为调整暗流的就是那一些军士。

  在登基前,方昊天给了雷家主一些要求,让他全力培养强有力的军士,未来他可能要带走一批,毕竟投入到更强的世界和战局中,才是他让雷家主培养的目的。

  雷家主并不知道方昊天的初衷,只以为是为了培养未来他离开,而用来镇压万古的超级势力。

  所以雷家主如今其实就是按照他的理解,打算利用数量庞大的国防军,来压制世家,让他们知道在他们的头上,除了武府,还有那些军队精锐!

  “可是……”祁隆张张嘴,还想说,却被方初之挥手打断。

  “行了,武府的事宜一切按照王朝旨意下发,各地城主一律有国朝安排,各地方宗门,家族,势力,胆敢阻拦,视同谋反,就此诛杀,株连九族。”

  方初之独断专行,一言既出,祁隆还能说什么?

  先不说方初之身份如何,就是一身的实力,也不是他祁隆能够硬抗的。

  更何况,方初之的背后,还有一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存在――方昊天!

  他唉声叹了一口气,默默退下。

  祁隆很无奈,真的很无奈,在他看来,给民众晋升之阶,随便说说就是了,他们这一群泥腿子,哪有资源跟本事跟世家竞争?

  依靠朝廷吗?

  那算了吧!方才建立的朝廷,如何有如此的资源?

  很多都是从世家手中抢的好吗?

  所以从骨子里,他很抗拒泥腿子跟世家平起平坐的未来。

  在他看来,这是根本不存在,也不容许存在的!

  朝堂上,因为祁隆的失败,也就使得整个元武王朝进入了一个扩张之中。

  从上到下的体系改革,牵扯了方方面面的利益,也引出了一项又一项令人意想不到的纠纷。

  总之自打那一天退朝之后,方初之忙得是焦头烂额,完全没有腾出手的空闲时间。

  虽然日子充实,但她却有点儿烦闷。

  推开大门,走到皇宫庭院中,方初之难得修仙几分钟,四处走走停停,看看美景。

  正当此时,一道黑影笼罩了她的上方,她抬头一眼,赫然发现,方昊天举着一只庞大的石刻从天而降,并且随手丢在了地上。

  “父皇!”方初之一看,很开心的迎上去,在方昊天面前施礼道,“您这一段时间去哪了?女儿很想您啊!”

  方昊天拍了拍手掌中的灰尘,听到方初之喊自己父皇,显得有点尴尬,但既然是个事实,又有什么好说的。

  稍微缓了缓气息,他道:“没什么,去了一趟天河深处,带来了一只狴犴而已。”

  “狴犴?”方初之睁大了眼睛,四处乱看,“怎么没看到呢?”

  方昊天闻言一笑,指了指石刻像说道:“喏,就这个。”

  当方初之看到石刻像的时候,蹦跳着跑去一摸,顿时激动道:“灵魂存在!父皇,您是打算让他以石头为身,然后化形是吗?”

  方初之的话,让方昊天点点头。

  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剔除丰碑的存在,将曾经的过往全都消弭,烟消云散。

  但带着这个石刻像越靠近元武,方昊天就发现,这个狴犴的灵魂跟石像越发契合。

  后来狴犴干脆不出来了,全力融合进入石像中。

  未来,这个石像可真的能够成为它的身体。至少狴犴相信,将来的它,一定能够摆脱如今的窘境。

  方初之闻言拍了拍,开心说道:“父皇送来的真是时候,刑罚一块确实需要一个公正的审判者,这个狴犴还是很有用的。”

  “嗯,朕的目的也是这样,不过狴犴需要王朝信仰之力哺育,朕想了想,如果刑罚公正了,信仰之力也就不会那么浑浊了,越清澈,越有用。”

  “接下来,就由你将这狴犴丢到刑罚处,总理天下法务吧!”

  方昊天将命令交代下去,正想着就此玩消失,却被方初之拉住。

  “父皇,现在您还不能随便消失。”

  方初之十分无奈的说道:“如今王朝内部表面平静,实则暗潮汹涌,全都是因为父皇您不在,女儿无力施为,短时间里,无法取得突破所造成的。”

  “所以,女儿希望您出手,让宵小们全都躲起来,至少这一段时间内如此。”

  听到方初之的诉苦,方昊天有点脸热,话说也正是因为自己一开始就不打算在这里呆着的原因才让方初之去处理,毕竟未来是要将整个王朝交给她的。

  先让她有点施政经验比较好,但有时候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

  方昊天无奈摇头,对世家们的贪婪感到厌恶。

  这一些家伙就像蛀虫一样,寄生在整个王朝的身上,伴随着王朝的强大,他们更强大;弱小,他们还是强大。

  就算王朝覆灭,他们依旧强势,甚至未来,为了扩大家族利益,自然会选择剑走偏锋,成就一方霸业。

  到时候,他们就会朝着皇族方向靠拢。

  不过,这也不是方昊天需要关心的,因为这些都是后人的事情。

  将来将国家移交给方初之,也就没有他太多事情,无非就是国朝倾颓的时候,出手帮扶一下。

  “你放心吧!”方昊天笑道:“剩下的事情交给朕来处理就是了。”

  “现在,你贯彻下去的政令,一个个严抓,如果有人反对,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朕在这里呢!”

  方昊天拍了拍方初之的香肩,看了看狴犴石像,嘴角带着嘲讽。

  接下来,就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昊天哥哥,你怎么才回来啊!”正当方昊天交代完所有事情,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娇呼。

  转身一看,方昊天尽是头疼。

  方灵儿居然跑来了,平时都看不见踪影的,现在居然跑来找自己,想来又有什么事情了吧。

  “出去处理了一点事情而已,你呢?”方昊天问。

  方灵儿笑嘻嘻的跑到了方昊天身边,一把抱住他的手臂,说道:“人家刚刚睡醒而已!”

  “老想昊天哥哥了!”方灵儿笑着,却没有发现,方昊天额头上布满了黑线。

  这丫头才睡醒而已,居然说老想自己,怎么想,梦里吗?

  方昊天十分无奈,真搞不懂这个丫头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

  “嗯……昊天哥哥,你不要不信吗!人家真的真的很想你呢!”方灵儿摇晃着方昊天的手臂,声音中带着一丝撒娇。

  “想?那你想什么呢?”方昊天伸手扶额,十分无奈的模样。

  一旁的方初之微微一笑,缓缓退开半步。

  保持着距离的她,其实很清楚,方灵儿根本就不是想方昊天,而是有着别样的目的,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但一定不简单。

  她的想法才落下,方灵儿就笑嘻嘻的说:“其实吧,人家想很多呢!”

  “昊天哥哥去了域外,有没有带来一点好吃的呢?”

  我就知道……

  方昊天真想找个椅子坐下,瘫着。

  这个丫头的脑袋中除了吃的之外,估计什么都没有剩下。

  缠着自己,就是为了讨吃食,这是小狗子,还是猫咪啊?完全就是宠物好吗?

  方昊天无奈,丢出一块天河某处星辰上采下来的果子说:“就这个了。”

  “嗯!昊天哥哥真好!”方灵儿放开方昊天的手臂,夺过果子,飞速吃了起来,腮帮子鼓鼓的活脱脱一只仓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