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739章 惨胜

大剑神 夜梦寒 8004 2019-10-12 14:24

   两人暴冲,对撞。

  如陨石撞向另一颗陨石。

  陨石,往往表面都带着一团火。

  是不是这样,其实没有几个人能亲眼看到,但大家从听来的内容中大多都会有这样的印象。

  方昊天不是陨星,严神宗也不是。

  他们也不是玩火的庞炎,所以他们的身周没有火。

  但方昊天的身周有剑光。

  也可以说,方昊天变成了剑光。

  “星火燎原万世秋!”

  方昊天的剑抢先点出,刹那又是万千剑光,就好像繁星坠落化为万千利箭一般的射向严神宗。

  严神宗身周没火,也没有剑光,但有拳影。

  “给我碎!”

  严神宗怒吼,拳头狂砸。

  砰!

  拳影撞上了剑光。

  剑光散!

  拳头已经距离方昊天手中的赤霄炎龙剑不足半米。

  “剑虎杀!”

  方昊天脸色一沉,赤霄炎龙剑的剑招再变。

  “用我门的剑招对付我?”

  严神宗怒吼,陡然双拳一震便是以一拭极为古怪与独特之势砸出,居然一下子就将剑虎杀这一招破解,然后他的双拳同时砸在赤霄炎龙剑上。

  砰!

  方昊天和赤霄炎龙剑同时倒飞,然后连连喷血,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噗!”

  严神宗也是喷出口血来。

  其实两人都是拼足了劲,身体都受伤只是都强撑着死战,拼时机,拼力量,现在两人都是有点支撑不住了。

  “方昊天,你死定了。”

  严神宗毕竟拥有天人境八重的力量,硬打硬中,方昊天明显吃亏,所以严神宗的伤势要比方昊天轻一点。

  现在方昊天连连喷血而退,明显受了重伤,于是严神宗决定把握机会,身形一闪便是暴冲而上。

  轰隆!

  严神宗拼尽了一切力量,拳头砸出顿时带起一道长长的激流,疯狂的砸向方昊天。

  只是他的拳头砸出之时,却发现方昊天笑了,笑得是如此的灿烂,分明是胜利的喜笑。

  严神宗心里猛的一震,跟着瞳孔猛的缩起,他突然想到了方昊天的那九把剑。

  噗噗!

  严神宗刚想到九把剑,九把剑就在他的脚底下出现,然后九剑旋转,居然刹那间就绞碎了严神宗的双腿。

  “不!”

  严神宗发出惨凄的厉叫。

  “死吧!”

  方昊天脸色冷漠。

  噗!

  九魂剑没有任何停顿,再度疯狂绞杀,在严神宗双脚被毁心神大乱之时化为了万千剑光将严神宗笼罩起来。

  漫天血水喷,残肢断臂飞!

  “……”

  看着剑光中的血水碎块,场面一下了陷入死寂。

  谁也没有想到严神宗爆发这么强大的战力后不但不赢,反而惨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方昊天明明才是天人境二重的修为,他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两名天人境八重强者的联手,居然还杀了严神宗,怎么可能。”

  白池觉得自已要疯了。

  结果,完全巅覆了白池的认知。

  如果说方昊天以天人境二重的修为真的击杀了天人境六重的吴士则,这对白池来说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但至少还没有离谱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但现在的结果,真的已经无法形容了。

  天人境二重修为的人,再是妖孽,在两名天人境八重强者的手底下能活下来就已经是让人掉眼珠的奇迹,更何况是反过不杀掉对方?

  白池不敢置信,无法想象,但内心中却也升起了阵阵的寒意。

  方昊天竟然胜了,那他呢?

  白池开始后退,迅速的钻进人群,迅速离开。

  黎克眉头皱了一下,身形微动似是想去拦截白池。但最后他却又不动没有任何行动。

  他不喜欢白池,知道白池和狼牙部真的是狼子野心,是想利用狂沙部对付蛮王部,然后自已取而代之。

  但他也不喜欢方昊天啊!而且跟方昊天算起来是有大仇的。

  就算刚才他是多么的希望方昊天赢,但还不至于说他就可以帮方昊天对付白池了。

  就算他要杀白池,黎克也不想跟方昊天有任何的关系,更不想让人觉得他黎克是看到了方昊天的强大,然后杀白池刻意讨好方昊天,以示他在向方昊天表达的一种“求饶”。

  黎克是一个骄傲的人,他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向方昊天求饶。

  他黎克可以死,但不可以求饶而苟活。

  方昊天的目光也朝白池的方位瞥了一眼,但他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咻咻……!

  剑光淡下,九魂剑化为九道剑光飞向方昊天转瞬消失。

  造化神鼎也消失了,能让严神宗施展“青衣仙法尊”的那块小牌子也消失了。

  但只有方昊天才知道,那块牌子现在就在造化神鼎中。只是现在人太多,方昊天没有让它出现。

  而且在场的人中,知道小令牌存在的估计没有。

  但方昊天也想到这令牌应该是青衣门门主的杰作,证明对方已到了蛮荒城,于是他的灵魂感应力一下了散开。

  最后方昊天双眼突然瞪大,他看的方向是城主府的高楼之顶,很是意外的样子。

  姜远行见方昊天看过来,以为方昊天发现他观战时先是一怔,但随这脸色大变,他发现方昊天虽然是朝城主府看过来,但看的不是他这个方向,而是城主府最高的那一栋楼。

  嗖!

  姜远行身形一闪便在原地消失,不出两个呼吸就站到了那栋高楼之顶,然后他看到前方的虚空有一道青色影子闪了闪,跟着消失。

  “这老家伙好大的胆子,竟敢潜在城主府,我倒是大意了……不对。”姜远行突然伸出手来,然后轻轻一握,似是感应身周的能量波动,最后脸色再变,同时也是愤怒:“庞炎竟然还敢回来,居然就在我的身边,这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啊!”

  姜远行愤怒,彻底的怒了!

  “轰!”

  他拿出一块令牌,随之令牌微微一震便发出墨色光芒。

  墨色光芒形成了一道门户,门户里一名老人走出来。

  老人对着姜远行恭敬揖了一礼说道:“楼主,发生什么大事了?”

  “青衣门与圣魔殿勾结,灭!”姜远行语气冰冷到了极点,“同时传令下去,全面搜捕庞炎,若有发现,您老亲自去将其击杀。”

  “是。”

  老人想都没想就应诺,然后再度踏入门户,随之消失。

  姜远行将楼主令牌收起,脸庞阴寒到极点:“居然敢如此挑衅我。哼,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疯猫?”

  “方昊天,胜!”

  这时万庆的声音响彻而起,几乎响彻全城。

  “昊天哥!”

  已经激动到极致却又拼命抑制的蛮王部人,这一刻终于无法再抑制了,激动的情绪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喷涌,兴奋的叫声竭斯底里,声动九霄。

  “方昊天,威武!”

  “第一名!”

  蛮王部人激动的情绪感染了其他的人,广场顿时爆发兴奋的呐喊声。

  呐喊的人很兴奋,兴奋到有很多人已经忘了自已刚才嘘过方昊天,忘了自已在严神宗突然变得强大之时是多么的不看好方昊天。

  人有时总是如此。

  你弱小时,他瞧不起。

  你强大了,他就会忘了他曾经瞧不起你。

  “恭喜你!”万庆飞到方昊天的面前,手直接搭在了方昊天的肩膀上,很亲热的说道:“前三名的奖励今晚会送到你们的住处,所以你现在先回去等。”

  “明白。”

  方昊天诧异而又感激的看了一眼万庆。

  万庆的手搭在方昊天的肩膀上并不是表示亲热,而是暗中输了一股精纯的元力能量,显然万庆看出方昊天表面上伤势好像不算是特别严重,但实际上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许下一刻连站都站不稳了。

  有了万庆这股能量,方昊天感觉好了一点,至少站着是没有问题了,于是他对抱拳一拳对万庆微揖了一礼。

  万应笑着摆了摆手,退到一边。

  方昊天这才看向正目光炽热盯着他的蛮王部人,笑道:“想过来就过来吧!”

  “昊天哥。”

  “哈哈!”

  辰天等人顿时一拥而上。

  方昊天的声音突然钻进辰天和辰敬的耳中:“辰天,辰敬,你们挽着我的手臂,但别让人看出异样。”

  辰天和辰敬内心剧震,这才知道方昊天虽然获胜,但伤势已经严重到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地步。

  “昊天哥,你行啊!”

  “昊天哥,你那只鼎哪来的,走,回去给我们看看。”

  辰天和辰敬尽全力让自已很自然的一左一右挽着方昊天的手臂,一付很崇拜的样子与方昊天同行。

  其他的人不知道内情,个个都很开心很兴奋的拥簇着三人朝广场门口走去,他们有说有笑,脸上都荡着骄傲的喜悦。

  他们这样的表现,却也完美的掩饰了方昊天三人极度细微的异样。

  当然,再完美的掩饰,若是一些人细心观察的话也许会看出什么。

  黎克看着前行的蛮王部人,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方昊天的背影,眼神中若有所思。

  石青也是如此,但他的眼神中没有半丝的恶意,有的只有感谢。

  方昊天有意让他尽观“怒剑寒光百万丈”这一招,石青自觉得对“斩断秋水”这一招已经全部悟透了。

  这对石青来说,他内心中已经视方昊天对他有授剑之恩,对整个铁剑派都是大恩。

  所以他感激。

  姜远行也看出,暗中也有曲指可数的几个人看出,此时站在姜远行身边的费安也看出来了。

  “他的伤不是一般的重……”

  费安在姜远行的面前一直都保持着一种低头卑谦。

  其实低头也是一种掩饰。

  比如掩饰他此时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寒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