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剑神

第847章 跪求

大剑神 夜梦寒 6839 2019-10-12 14:24

   剑光闪烁。

  鲜血飚飞。

  “啊……”

  “不……”

  惨叫声此起彼伏。

  连富财瞪大着双眼,满是愤怒的赤红,但更多的是恐惧。

  其他身的连家人有些人更是直接被吓尿了。

  “难道我连家真的要完了吗?”

  连富财突然闪过此念,然后他突然吼起:“住手,住手!”

  连家余下的高手本就被苏青璇的手段所慑,闻言之下赶紧后退,只是等他们退到连富财的身边时,也不过是十人之数,其他的人全死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根本就不是郑家的女儿,郑家的女儿已经死了,你不是郑小花。”连富财盯着苏青璇吼,“你既然不是郑家的人为何要跟我连家做对,杀我连家人,难道你就不怕我儿子对你的家人报复吗?”

  “报复?”苏青璇听到这话为之一笑,“有本事你就去我家报复好了。”,说话中,她手中的剑再度举起,直指连富财,“去背我哥回来,否则你们就真的要全死了。”

  “你,你是苏家小姐!”

  连富财也不知道哪来的灵光,他突然想到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是谁了。

  苏家,沧澜郡第一大家族。

  连家虽然因连千波而得势,但连富财很清楚对苏家根本没有震慑之力。

  “小花,你看到了吗,小姐还活着,她回来了,她回来帮我们了……”

  伍莲这个时候彻底的知道苏青璇的强大足够灭杀连家了,内心中的担忧与忐忑彻底消失,她突然对天悲呼。

  伍莲倒是等于承认了苏青璇的身份。

  连富财内心暗恨,但却也恐惧。

  苏家如此强大,今天苏家小姐灭了连家,黑水宗和相王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弟子,一个护卫而跟苏家全面开战。

  “郑小花都死了,没想到苏家小姐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会过来替郑家出头……真的惹不起啊,这跟头只能认栽了……”

  连富财得知苏青璇的身份后更加不敢惹她了。

  “苏小姐请耐心等候,我这就去带郑志齐回来。”

  连富财念头急转万千后还是提不起再对抗的勇气,选择了妥协。

  虽然身为连家家主背一个贱民回来会让他声誉扫地,但能活着比什么都好。

  只要他还活着,只要他儿子还是相王的护卫,他仍然能够快活的活在世上,连家还是银溪城让人畏惧的存在。

  连富财回头跟连家一个老人交代几句后便急急离开。

  连家的人也知道家主去背郑志齐回来绝对会成为银溪城人的笑话,是连家最大的耻辱,但现在他们没有更多的选择。

  选择接受耻辱还是选择死,他们觉得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怎么选。

  跟活着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娘,这里太臭,我们找个地方等。”

  苏青璇带着伍莲朝一旁的阴凉处走去。

  两人刚站稳,连家就有人搬来椅桌,竟然还有茶水点心。

  四周看热闹的人目瞪口呆。

  这连家的人可以啊!被人打上门杀了这么多人,逼着家主去背人,竟然还能够侍候仇家?

  苏青璇和伍莲也是愕然。

  但苏青璇的眼中很快就有冷芒与嘲讽一闪而逝。

  连家的人为了活着竟然能够如此忍让,这份隐忍其实可怕,但也从中看出连家的人是彻头彻尾的软骨头。

  对他们来说,只要活着什么都好。

  茶水点心都是最好的,但苏青璇并不想吃,只要是连家的东西,包括了人,她都厌恶。

  伍莲更是对连家人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儿子现在还在连家的手中,她刚才都要忍不住出声求苏青璇将连家的人全杀了。

  对伍莲来说,就算连家的人全死了,她那气死的丈夫她那刚入门就被逼得自杀的媳妇都是不能活过来啊!

  连家的人忐忑不安,心情复杂的等着。

  苏青璇和伍莲轻声交谈,四周的人窃窃私语。

  中间的空地上,连家的人虽然将死去的人尸体拉回里面,但满地的血水不断弥漫着血腥味,让得连家大门口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情景。

  ……

  连家在城西承受的矿山正在热火朝天的挖采着。

  在这里干活的矿工,除了被连家抓来的人,还一些是城中自愿来当苦力赚钱的普通人。

  郑志齐便是被连家抓来的人。

  但凡是被抓来的人,在矿山中地位那是连普通人都不如。

  此时一个监工正一鞭子抽打在郑志齐的身上,立马一条血痕悚目惊心。

  这个监工也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曾经跟郑志齐是好朋友,叫陈东。

  只是前几年,陈东在这里干活,郑志齐是小饭馆的小老板,陈东每一次难得放工时就会去小饭馆找郑志齐,郑志齐每一次都请陈东吃饭。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当郑志东家破人亡,被连家抓来矿山当苦力后,对郑志齐最凶的人居然会是陈东。

  “你还以为你是小饭馆的少东家了吗?你现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注定了要在这里干活干到死,永无翻身之日,你竟然还想喝水?”陈东再度举鞭,“以前你因为你妹妹竟然一家人开起了饭馆,过上好日子,而我却终日在这里挨苦,凭什么?我比你聪明,为什么我就要比你吃更多的苦?现在你也会有今天,现在你是一个贱犯而我是监工,我就是想抽你就抽,你又如何?”

  话落,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但这一次鞭子抽到一半就停,被人抓在手中。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陈东扯了扯,手中的鞭子扯不动,顿时怒而转身,然后他看到了一张愤怒狰狞,铁青到极点的脸。

  “家主!”

  就在此时,连家派来这里负责矿山的几个高手诚惶诚恐的飞身过来。

  连富财极少会过来这里,可以说这二十年都没来过这里了。

  今天却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看上去心情很不爽的感觉,所以连家那几个高手深怕自已在这里做的一些小勾当被家族知道,现在家主亲自来查了。

  连富财不理会其他的人,而是目光复杂到极点的看向郑志齐,问道:“你就是郑志齐?”

  “我就是。”

  郑志齐知道对方就是连富财,就是连千水那个人渣的父亲时,顿时满脸怒容。

  “放肆,竟敢这样跟家主说话。”

  连家一名高手见郑志齐如此,顿时大怒,一巴掌就向郑志齐扇来。

  砰!

  连富财突然出手,直接就将连家那名高手拍得喷血倒飞,落地后半点起不来。

  “……”

  整个矿场突然一片寂静,所有人看着连富财都是很震愕。

  连富财竟然不让人打郑志齐,还出手将要打郑志齐的人拍飞?

  这画风感觉不对啊!

  “连富财不会是为郑志齐而来吧?”

  陈东的内心中突然有种极度不妙的感觉。

  然后他和其他人在下一瞬间彻底石化,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志齐,求求你放过我连家吧!”

  连富财突然在郑志齐的面前跪了下来。

  “这老王八脑子坏了?”郑志齐郑志齐也是呆住了,他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整个矿场都是一下子静寂无声,看着跪在郑志齐面前的连富财没有一个人能够相信自已的眼睛,没有一个人相信现在是真实的。

  实力不是最高但在整个银溪城却人人忌惮的连家家主连富财,黑水宗弟子兼相王护卫连水波的父亲,这样的一号人物竟然会给平时在矿场里总是默不作声人人都可以呼喝打骂的郑志齐下跪,跪求郑志齐放过连家?

  郑志齐这么厉害?

  难道郑志齐是超级强者,一直以来在矿场深藏不露,现在连家知道自已竟然将这样的人物抓来当苦工而恐惧,堂堂家主赶紧来跪求?

  这没道理啊!

  特别是打小跟郑志齐一起长大,对郑志齐最为了解的陈东更是感到匪夷所思。

  当然,不管内情如何,现在连富财跪在了郑志齐的面前,陈东感到匪夷所思之时内心更是升腾起极度的恐惧,还有深深的懊悔。

  恐惧的是郑志齐能够让连富财下跪,那郑志齐只要一句话连富财绝对会马上杀了他。

  懊悔的是他跟郑志齐一直是好朋友,如果不是因为嫉妒心以及故意打骂郑志齐怕连家找他的麻烦而撇开关系,那现在郑志齐一句话也能让他成为矿场更高职务的人,成为矿场的高层。

  矿场中那些平时对郑志齐多有打骂的人也是内心生寒,忍不住体如筛糠,战战兢兢,怕郑志齐找他们算帐。

  郑志齐也是一脸愕然的盯着连富财,他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志齐,求求你放过我连家,求求你啊!”连富财见郑志齐没有说话,内心焦急,“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肯放过我连家,以后你就是我连家的大恩人,我连家对你的冒犯让你吃的苦,我会千万倍补偿给你,以后你就是我连富财的兄弟,以后在银溪城只要你的事就是我连富财的事,你要女人要财富要地位我统统给你……”

  郑志齐盯着连富财,眼神渐渐凝实,突然怒吼:“连富财,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不管怎么想,真的想不明白连富财演的是哪一出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